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360章 家信

六零俏佳人 第360章 家信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周兰兰难得找到机会倾诉内心的苦闷和迷茫,一口气说完之后,她如释重负。

    她真诚地向盛夏道谢:“夏夏,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说完之后,我感觉好多了。”

    盛夏微笑着鼓励她:“咱们的人生路还很长呢,不用担心,慢慢想慢慢找正确的路。”

    周兰兰长呼出一口气,握着拳头加油鼓劲:“夏夏,我们一起加油吧!为了更美好的明天奋斗吧!”

    “嗯,我们一起加油!”

    盛夏握住她的手,两个年轻的姑娘看着对方傻乐:

    “夏夏,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傻呀?”

    “哈哈哈,你才发现吗?”

    “哈哈哈。傻就傻吧,反正没人看到。”

    站在角落里的梁云凤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她是不经意间路过,听到两道熟悉的嗓音,忍不住停下脚步。

    躲在角落听墙角,到底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梁云凤没好意思站出来。

    事实上,梁云凤对盛夏抱有很大的期盼,希望她能成为台柱子,但现在,听到她志不在此,有些可惜的同时又忍不住为她开心。

    活到她这年纪,梁云凤是支持盛夏的想法。

    经历得多了,自然少不了留下不可弥补的缺憾。

    梁云凤想到了她的那些个遗憾,越发觉得盛夏的想法难能可贵。

    走自己的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为此获得了荣耀,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正如梁云凤心中所想的那样,盛夏每天坚持训练,训练之余便是跟偶像黎韶华学习剧本的创作,她的时间排得满满当当的,日子过得非常地充实。

    当向阳村的家信寄过来时,盛夏第一次创作的剧本刚好修改完成,准备挑人排演。

    虽说黎韶华同盛夏说了,挑选演员的时候会叫她过来掌掌眼,但盛夏压根没放在心上。

    这些事情就不是盛夏能插得上手的了,她的处女作得到偶像的青睐,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知足常乐。

    盛夏结束训练才去领的信,她找了个安静角落看信。

    看到信上说家人们的身体康健,一切安好,其中特地提到了徐广田的身体状况,说老爷子天天都能吃一大碗米饭,跑去田间地头看庄稼。

    盛夏眼中随即浮现出老爷子抽着旱烟,蹲在田埂上的画面,她不由得微微一笑,她希望老爷子长命百岁。

    等到那时候,老爷子定能看到更加繁荣昌盛的祖国大地。

    再往下看,盛夏的眉头微微一蹙,原来信上说了她哥盛爱国已经参军了,而且不是在他们省内的军区,而是去了西南那边。

    她哥去哪儿不好?

    怎么偏偏就去了西南那边的军区呢?

    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近几年西南边境会有摩擦,等到七二年会爆发战争。

    盛夏有些懊恼,她想当然地认为她哥应该是在省内的军区里,所以她就没想着提醒他一声。

    罢了罢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哥都到了那边的军区了。

    与其懊恼和自责,还不如她多给她哥做几个护身符。

    最起码,她所做的护身符能确保盛爱国的安全无虞。

    最后一张信纸上,字迹明显不一样,刚劲有力。

    盛夏坚持不懈地练了这么久的字,依旧比不上。

    她知道这是胡宗玉所写的,细细地看下来,得知他已然有了应对之策,轻轻地松口气。

    胡宗玉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所受的教育以及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并没有因他的商人身份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胡宗玉此时所做的事情是有利于国家和民族,能给向阳村周边的市县区带来积极的影响的。

    用后世的话来说,胡宗玉是一位非常典型的“红色资本家”。

    而这些“红色资本家”在这时候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他们是值得后人敬仰的存在。

    后世的评价大多含糊不清,而且是基于大范围的。

    盛夏之所以特地给胡宗玉写信,目的是提醒他按着规则行事,免得给人落下话柄。

    某些野心家最爱干的事情是将人踩在脚底下,这样能爬得更高更快。

    这一封厚厚的信,盛夏又看得很仔细,等她看完天都黑了。

    之后的日子,盛夏她们正在为新年汇演全力以赴地努力,谁都不敢松懈。

    老话说得好,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想要获得表演的成功,离不开舞者们辛勤的汗水和刻苦的努力。

    新年汇演的时间越来越近,盛夏她们自发地增加了训练的强度,争分夺秒地练习,就为了在舞台上短暂的几分钟表演。

    梁云凤等团领导特地抽出时间,给盛夏她们加油鼓劲,希望她们能发扬勤劳刻苦的精神投入到即将到来的新年汇演上。

    和其他人不同,越是临近新年汇演,盛夏的心里反而更加踏实,她付出的努力是她内心平静的主要原因。

    周兰兰本就是个非常刻苦的姑娘,她正好跟盛夏相反,越是临近越是紧张。

    压力太大,周兰兰几乎要崩溃了,她不得不拽着盛夏出去谈心,“夏夏,怎么办?我昨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看着还有一周就要表演了,我老是这样失眠下去,肯定会影响到我的发挥。”

    盛夏用力地握住周兰兰的肩膀,目光坚定地说道:“兰兰,你必须要睡好,你要是睡不好,一整天都没精神。没精神,你就练不好,练不好你就更紧张。如此恶行循环下去,没到新年汇演,你就先倒下了。这样多不值得啊。”

    理是这么个理。

    问题是,周兰兰她做不到啊。

    她特别痛苦地揪着头发:“道理我都知道,可,可我就是紧张得睡不着啊。”

    盛夏想了想,拽着周兰兰就走:“这样吧,你跟我去训练场跑圈,跑到你累为止。你之所以睡不着,就是因为你不够累。”

    与其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还不如拿这些时间去训练去做一切能抒发郁闷情绪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影响,当天晚上周兰兰睡得特别踏实,一大早醒过来披头散发的,高兴得像个小疯子抱着盛夏哈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