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159章 买高价粮

六零俏佳人 第159章 买高价粮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林满仓兄弟几个没一会儿就到了盛家门外,比盛利预计的早到了一个钟。

    盛利招呼林满仓几个:“你们来了,快进屋去吃东西垫肚子,等弄完了回来再吃顿好的。”

    林满仓摆摆手:“利哥,嫂子,你们别忙活了。我们哥几个吃了东西才过来的,先干正事要紧。”

    不用他招呼,林秋实等几个兄弟纷纷过来帮忙,抬的抬,搬的搬,四个壮实汉子力气足,手脚麻利,天没亮就把粮运完。

    在盛利他们忙着运粮的时候,盛爱国和盛夏则是忙着做饭,炒菜,等大人们忙完就能吃上美味可口的饭菜。

    招呼林满仓兄弟几个吃了饭,盛利在院子里碾米,稻谷去了壳就是白花花的大米,碾出来的米糠留着拌猪菜喂猪、喂鸡。

    要说前几年闹灾荒,他们的稻谷都是带着壳磨得细细的,当口粮吃的。

    那味道、口感自然算不上好,但没法子,闹灾荒缺粮吃,只能这么吃糠咽菜。

    灾情最严重的那几年,有米糠吃都不错了,好些人还得去挖树皮草根来充饥。

    最惨的时候甚至有人吃观音土,因吃观音土腹胀如鼓,无法排便,活活憋死之人不计其数。

    盛爱国眼里带着期盼:“爸,你待会儿去邮局吗?”

    盛利满头大汗地推着石磨:“碾好米就去,怎么?你也想跟着去?”

    “妹妹也想去。”盛爱国睁着眼睛说瞎话,盛夏压根没说过要跟着去邮局,不过是他找的借口。

    盛利一听是宝贝闺女要去,说话的语气顿时变了:“那成,你们给建军写的信写好了吗?没写好赶紧去写,待会儿一起寄过去。”

    “我早写好了。爸,我给你搭把手。”

    盛爱国见他爸一提妹妹就变了个人,微微有点醋意,不过这点醋劲儿只存在了很短暂的时间,毕竟他跟爸爸一样都很爱妹妹。

    李香香看他们父子一块忙活,回头看向盛夏紧闭的房门,蹙了蹙眉头:夏夏怎么窝在房里不出来?莫不是病了吧?

    这么一想,她嘱咐盛爱国一声,步伐微乱地朝盛夏的房间走去:“夏夏,你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李香香拉开盛夏的房间门,看她像只小虾米缩在床上不动弹,紧走几步来到床边,手探向她的额头,体温正常,没发烧啊。

    她轻轻地摇了摇缩在被子里不动的小泵娘:“夏夏,你哪里不舒服?你跟妈说。”

    “妈,我肚子疼……”盛夏没想到月事会来这么早,肚子一抽一抽地疼,疼得她想哭。

    李香香问清楚是月事引起的疼痛后,稍稍松口气。

    之后便是惊奇,因为她家闺女月事来得挺早的,李香香当初第一次来这东西是十三岁,闺女才十一岁就来了。

    小泵娘家第一次来这东西都会不舒服,特别是这吃不饱穿不暖的年月,没法好好养着身子,更容易引起痛经。

    李香香给她找来了洗干净的月经带,里头添了干净的草木灰:“我去给你烧热水,待会儿你多喝几口,热的东西下肚会舒服点。”

    盛夏时隔一世再见到这简陋的月经带,脸颊红扑扑的,她突然很怀念后世的卫生巾,方便又干净。

    唉~

    盛夏轻叹口气,默默把自己飘远的思绪拉回来,她全程红着脸换上这简陋的女/性/用品。

    李香香端来碗热水,低声嘱咐盛夏:“你这几天别喝凉水,冷的东西,衣服也别洗了。”

    特殊时期多注意,不然下个月再来这东西,更加受罪。

    盛夏乖巧听话地应了,小口小口地喝着热水,而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李香香帮她掖好被角,看她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个头的可爱模样。

    她的唇角微微扬起,蓦地,她想到了陈家村那些人,想到他们曾经做的那些事儿,李香香眼里迸发出炙热的仇恨之光!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给那些人伤害她家人的机会!

    盛爱国帮着爸爸碾好米,兴高采烈地跑去拍妹妹的门,刚拍了没几下就被李香香喝止。

    “爱国,你妹妹不舒服,你别去吵她!”

    盛爱国脸上的兴奋顷刻间荡然无存,换上了焦急的神色:“妈,妹妹生病了?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

    听着儿子连珠炮的问题,李香香到底没能再板着脸:“不严重,不需要去医院,你别去吵她,让她多歇会儿就好了。”

    盛爱国一听心放下大半,但他不能亲眼看到盛夏本人,始终没法放心地跟盛利去邮局,趁着李香香去屋里整理东西时,悄悄拉开盛夏的房门。

    “妹妹,你哪里不舒服啊?是不是昨晚没盖好被子?着凉了?”

    “唔……哥,我没事儿。”盛夏的嗓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她肚子疼得厉害,说话都扯到肚子,说话有气无力的。

    盛爱国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不是发烧,又问了她几句,这才放心地离开。

    盛利听到了李香香说的话,见她回屋里赶紧跟着进来:“媳妇,夏夏咋了?”

    李香香淡定地回答:“没啥。姑娘家长大了,每个月都会来那东西。”

    原来如此,盛利把心揣回肚里,笑着说道:“那我待会儿去供销社买红糖回来。”

    李香香想了想,跟盛利说道:“你看看有没有那种卫生纸卖,有的话买点回来。”

    她看得出来闺女不太乐意用月经带,干脆让盛利买点卫生纸回来。

    “诶,那我跟爱国走了啊。”

    盛利跟她说了声,拿好钱和票,扛着大米和盛爱国一起出门去邮局寄给贺家。

    贺建军装扮一番,从黑市买了高价粮回来,快步往他们家赶回去。

    他出门之前摆脱张秀芬帮他看弟妹,他才能安心出门去黑市买粮食。

    贺伟和宋红旗一起出任务去了,他们一走就是半个多月,不见丝毫音讯。

    他们家吃供应粮的,粮店关了门买不到粮食,没粮食下锅了。

    幸亏张秀芬好心借了他们些粮食救急,不然他和俩弟妹要饿肚子了。

    老话常说,救急不救穷。

    贺建军深知这个道理,他也没指望全靠张秀芬借粮,花高价去买粮囤着,怎么说也要撑到粮店开门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