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87章 收获多多

六零俏佳人 第87章 收获多多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村里的壮劳力,譬如盛利之流是负责拉网打鱼。

    徐铁柱组织他们打捞上的大鱼称好数量直接上交,余下的鱼才能分下去。

    至于盛夏这些小孩子力气小,下网捞鱼这种力气活,没他们的份儿。

    等池塘水彻底放干后,他们就跟在大人后头,下池塘里去摸那些螺蛳啊、小鱼仔啥的。

    螺蛳、虾米等肉少个头还小,填不饱肚子,但好歹能过个嘴瘾不是。

    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

    糙汉子私下里常说,成天没能吃到荤腥,嘴里能淡出个鸟来了。

    正所谓,众人持柴火焰高,人多力量大。

    面积有一亩的大池塘,里头的大鱼全被网捞起来了。

    一筐筐的鱼上了称,记下总数上交一定比例。

    供销社大清早就派人开了车过来,等着盛利他们把鱼打捞上来,装好车立马就走。

    今年闹了旱灾,这池塘的水位下降得比去年早,池塘里的鱼养的时间短了些,个头不如去年的大。

    好在池塘里的鱼数量不少,每家每户能分到两条一斤多的大鱼。

    大鱼全捞上来后,徐铁柱一声令下,围在池塘边的人不分男女老少,齐齐下池塘摸鱼。

    盛爱国紧跟在盛夏身后,时不时地小声问她:“妹妹,你说咱们往哪边摸鱼?”

    耿直的小少年认定了他妹妹有特殊的能力,还没下池塘就先看准了方向。

    李香香看他们兄妹俩脑袋挨着脑袋,凑在一起说小话,微微一笑。

    “妈,我们往那边去。”盛爱国问到了方向,转头拉住李香香的手腕,摸鱼去。

    盛爱国误打误撞地问了盛夏方向后,母子三人捞到了不少好货。

    光盛夏一人就摸到几斤泥鳅,一抓一个准的那种,乐得她眼睛眯成一条线。

    盛夏抓住一只滑溜溜的大泥鳅,足足有她两根手指粗,“哥,我摸到一条大泥鳅!”

    盛爱国一脸平静地回答:“你抓起来就往筐里丢,别让人看见了。”省得人家眼红。

    他从一开始的惊喜,这会儿已经麻木了,看多了自然就习惯了妹妹的好运气。

    一摸一个准,偌大的池塘除了他妹妹能做到,没别人了。

    盛夏嘿嘿一笑,她懂得财不露白的道理,别人捞到多少,她不在乎。

    但这不代表人家不在乎她们捞到多少啊,就说离她不远的婶子吧。

    许是看出了什么端倪,刚刚离她有几米远,现在跟她只有半米远了,看向她的眼里满是艳羡和不甘心。

    盛夏当没看到人家羡慕妒忌恨的眼神,连泥带水地将大泥鳅丢入筐里,不仔细盯着压根看不出它有多大。

    李香香不动声色地过来,半个身子挡在了闺女身后,隔绝了身后那婶子的视线。

    那婶子与李香香对视,心虚地转移视线,没再露出那么明显的眼神。

    盛爱国摸不到什么好东西,泥鳅什么的,大概全都忘他妹妹那边过去了。

    他摸到最多的是螺蛳,没他大拇指大,好在数量不少,手伸到石缝里就能抓出十个。

    他又一次摸到石缝里,这次触感滑腻,他心头一喜:“妹妹,我摸到泥鳅啦!”

    盛夏转过头去看他,正为他高兴呢,等她看清楚她哥手里抓的是啥,眼睛都瞪大了。

    “敢情我摸到不是泥鳅,是蛇啊!”

    盛爱国脸上的欢喜凝固了,这哪是泥鳅啊,分明就是一条挺大的水蛇。

    幸好,他摸到的不是毒蛇。

    李香香只瞅了眼,很平静地对吓呆的兄妹二人说:“没毒的,拿给我,晚上回去熬蛇汤喝。”

    盛夏心有余悸,小心脏噗通噗通地跳:“哥,你怕不怕?”

    “不怕,水蛇有啥好怕的。”

    盛爱国迟疑了下,挺直了腰杆子,嗓音特别响亮回答。

    他最多是吓了一跳,真不觉得有啥好怕的。

    盛夏默默地闭上嘴,在心里念叨:“我不想抓到水蛇啊,千万不要给我抓到水蛇。”

    说来也神奇,她念叨了几句后,再也没摸到泥鳅,倒是摸到几条往水里钻的罗非鱼。

    盛利帮忙将鱼运到村里开会的空地,转身就跑来池塘摸鱼,“夏夏,爱国!”

    因为距离有点远,他赶过来时盛夏她们摸到小半筐鱼了。

    “嗨哟,不错哦。”盛利瞄了眼她们娘仨背来的筐,心情颇好地夸道。

    盛夏一看她爸爸来了,立马将她哥摸到水蛇的事情说出来:“爸,哥哥刚刚摸到了条水蛇。”

    盛利看她皱巴巴的小脸,呵呵笑着劝了几句,想让她上去歇着。

    盛夏不同意,盛爱国更加不同意这决定。

    妹妹的运气好着呢,筐里的鱼,她贡献了大半呢。

    一家四口人围在一起摸鱼,分鱼还得排队咧,还不如先来摸点螺蛳回去,当个零嘴也不错啊。

    盛夏摸鱼都摸上瘾了,要不是看天色晚了,她都不乐意回家去呢。

    这天晚上,向阳村里家家户户都飘出了鱼香味儿,活蹦乱跳的鱼搁水缸里养着,慢慢吃。

    螺蛳同样得养上几天,等它们吐了泥才能炒着吃。

    当天晚上,李香香亲自下厨将分到的鱼和那条水蛇杀了吃,还特地煮了不掺红薯的白米饭。

    第二天盛家接着吃鱼,吃的是盛夏摸到的那些泥鳅。

    端泥鳅上桌时,盛利不无遗憾地说道:“要是咱们有油炸一炸,更好吃。”

    盛夏笑眯眯地说了句:“等我和哥哥考上大学,咱们就有钱和票买油吃啦。”

    等他们兄妹俩考上大学,在学校里省吃俭用些,准能往家里寄钱寄各种票证,到时候爸妈的吃穿就不愁了。

    盛爱国在一旁只管点头,他起初是被妹妹画的大饼给勾起了读书的兴趣,跟着妹妹念了这么久,他逐渐地爱上了学习文化知识。

    好些他以前**氖虑椋槔锒加薪玻靼琢撕芏啻笕瞬换崽匾饨痰牡览怼


    盛利错愕了片刻,继而欢快地大笑起来:“我家闺女有志气,你们只管安心读书,砸锅卖铁,爸妈也会供你们!”

    他们家不兴重男轻女那一套,他统共就俩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更别说他更喜欢小棉袄一样贴心的闺女,只要闺女乐意读书,让他去死人谷打老虎,他都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