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俏佳人最新章节 - 第10章 无言的母爱

六零俏佳人 第10章 无言的母爱

作者:颜小宛书名:六零俏佳人类别:玄幻小说
    盛利指着那大碗芋头粥的手指哆嗦着,他想训斥胆大包天的孩儿,但他张了几次嘴都没能骂出一个字。

    他们家的米缸连一粒米都没有,光吃那些野菜能活多少天?

    再不去找吃的,难不成要一家老小坐着等死吗?

    李香香的脸色很难看,她一声不吭地将两个孩子拉到跟前,掀了他们衣服看身上有没有伤。

    等确认兄妹俩身上俱没有伤痕,她悄悄地松了口气,斩钉截铁地说了句:“不许去了。”

    “妈……”盛夏想要解释给她听,只喊了她一声,就被李香香粗声粗气地打断:“我说不许去了!”

    盛爱国张口欲言,一旁的盛利眼疾手快地攥住他的手腕,朝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免得激怒李香香。

    做了这么多年夫妻,盛利非常了解自己的枕边人。李香香平日里不爱说话,一旦她说了出来定是不容人反驳的。

    盛利不希望孩子们跟他们的妈妈起冲突,赶忙充当和事佬说道:“爱国,夏夏,听你们妈妈的,以后不要再去了。”

    盛爱国看了看父母,低下头言不由衷地说道:“爸妈,我答应你们,以后不去了。”

    盛利看着一脸倔强的盛夏,语重心长地劝道:“那地方太危险了,你们又这么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剩下我们两个老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实在是不明白,盛爱国和盛夏兄妹俩哪来的胆子去死人谷找吃的!

    兄妹俩从小到大听了那么多死人谷的恐怖传说,难道不知道怕吗?

    盛夏没吱声,她无论如何都要去死人谷找到,足以支撑全家人活下去的食物,离粮食成熟还有大半个月,附近的那些野菜支撑不到收粮的时候。

    李香香突然伸出手扣住盛夏的肩膀,干瘦可见骨头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气,“看着我,说你不会再去了。”

    从她肚里生出的孩子,盛夏心里在想什么,她只看一眼就明白了。

    除了比她爱说话,闺女跟她很像,一样的倔脾气,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是不可能会半途而废的。

    盛夏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带着浓重的哭腔说道:“不!我要去!不去那里,还有什么地方有吃的?我想让你们都活着!”

    死人谷再危险,甚至有可能会死在那里,这些盛夏都不怕,她只怕前世的悲剧重演李香香活活饿死!

    她品味过孤苦无依的滋味,感受过撕心裂肺的痛楚,甚至还死过一次。

    但跟失去她最亲爱的家人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

    她重活一世最大的愿望就是守护家人。

    如今家里断了粮,她必须要去找吃的回来,哪怕父母把她的腿打断,她爬也要爬着去!

    李香香扬起手想要打她,希冀着能一巴掌把她打醒,可看着闺女那双泪朦朦的大眼睛,她的手怎么都打不下来。

    打不得骂不得,李香香最后撂了句狠话,“你,你要是不听话,你就别认我这个妈!”

    “我是你生的。”盛夏破涕为笑,扑到李香香怀里。

    “你,我不是在跟你说着玩!”李香香气得狠狠揍了她屁屁几下,这闺女咋这么倔呢?

    盛夏抱得更紧了,小脑袋紧紧贴在她的肚子上,闷声闷气地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就算你不认我,我也是你闺女。”

    李香香气得直翻白眼,她的闺女咋变得这么难教?前几天明明软软萌萌的,乖巧听话啊。

    “你!你想气死我吗?”

    “妈,我们吃饭吧。”盛夏心疼他们累了一天,从母亲的怀里跳出来,拉着她哥的手进厨房去拿碗筷。

    目送着孩子们离去的背影,盛利的嘴边有一点点笑意,他很少看到闺女跟媳妇这么亲昵,光看着他就觉得胸口暖暖的,仿佛有道暖流在流淌着。

    “明天出门就把门锁了。”李香香撩起耳边的碎发,小小声地说道。

    当妈的,哪里舍得让孩子冒着危险去死人谷里找吃的?

    她宁肯饿死,也不想让孩子们去冒险!

    盛利回头看她面无表情的脸,郑重其事地点头:“嗯。”

    盛夏竖着耳朵听到李香香的话,凑到她哥耳边复述了一遍:“哥,为了不让我们去死人谷找吃的,妈说要锁门。”

    “嗯。”盛爱国轻轻地应了声,没说别的。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去死人谷找吃的,什么都拦不住他。

    盛夏了解他,看他平静无波的稚嫩脸庞,笑了笑:“哥,我们一定能熬过去的。”

    盛爱国憋了许久,不是说好了要偷偷去吗?妹妹为什么要坦白?

    “妹妹,你刚刚为什么要说实话?”

    明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他们去死人谷冒险,为何不干脆瞒着呢?善意的谎言,总好过让妈妈伤心来得好吧?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盛夏脸上的笑容隐去,胸口沉甸甸的。

    盛爱国不明所以地看着盛夏快步离去的背影,想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变了,跟那丈二的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

    “爸,妈,坐下吃饭吧。”盛夏出来时平复了激荡的情绪,笑意妍妍地朝父母说道。

    李香香的脸色不太好看,显然还记着盛夏刚刚说的话,再者她又不爱说话,只是接过闺女手中的碗筷,走到窄小的木桌前给他们碗里盛粥。

    盛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着痕迹地移动几步,让她哥看得更清楚。

    李香香给两个孩子装了满满的一碗,给盛利是一平碗,轮到她时大碗里的粥就只剩小半碗。

    她不吭声,拿着那大碗就往嘴里送,呼呼几口吃下肚,端着碗就往外头走,看样子是准备洗碗。

    盛夏紧紧拉着她哥的手,目送着李香香离去的背影泪流满面,若不是她刻意盯着看,压根发现不了李香香吃得那么少。

    她平日太沉默了,以致于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自然不会去关注她到底吃了多少。

    前世,她的母亲就是这么把自己活活饿死的吧?

    盛爱国的脸上同样布满了泪珠,忽然想明白了盛夏为何要坦白:若是不说出来,母亲以为家里没吃的,她就会一直这么吃这么丁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