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异想天开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六十五章 异想天开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并不是不想打听,而是无从下手。

    孙璧反得突然,先前就是个老实度日的郡王,谁能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胆子?

    甚至于,孙璧的兵是哪里来的,都没有人都说明白。

    南陵那地势,易守难攻,孙璧造反后,朝廷想调人去弄清楚其中状况,都需要时间和精力。

    圣上不想等,两个儿子毫无音讯,他等不住。

    文英殿里,几位大臣从早商议到晚,一切还算按部就班,可落在圣上眼中,终究是不够快捷。

    他这几日精神不济,额角生了不少白发,眼下也泛青了:“阿渊什么时候能回来?”

    韩公公垂着头,道:“算算日子,小鲍爷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他骑术出色,想来也就这两天……”

    圣上阴沉着脸,不说话了。

    他何尝不知道北地和京城的距离?何况,他让蒋慕渊回京,是要让他参与到攻打孙璧的战事之中,不至于让他赶路就赶掉半条命,那没有意义。

    道理归道理,但日日盼着的时候,就会觉得,每一天都格外得长。

    后宫里,虞贵妃一病不起,整个人瘦了一整圈,阔达如皇太后,也忧心不已,三两天就召顾云锦进宫。

    “外头如何了?”皇太后问道。

    顾云锦瞧瞧看了向嬷嬷一眼,向嬷嬷转了转眼珠子,示意顾云锦悠着些开口。

    “两位殿下没有消息,倒也不失为好消息……”顾云锦道,“只要没有落在孙璧手中,以三殿下的能耐,总有法子离开南陵的。”

    这也是京中百姓们普遍的想法。

    孙璧在南陵造反,与北狄人攻打北境是不同的。

    北狄人的主旨是掠夺,是杀戮,过境之处,黎民百姓都要遭殃,可孙璧不同,他要在南陵“占山为王”当皇帝,那是他的根,他需要百姓,只要不是负隅顽抗,孙璧不会对百姓出手。

    南陵再难打,最不济也能打成长达数年的消耗战,关键是孙睿和孙要逃出来,真落在孙睿手上,对朝廷来说,不是好事。

    这其中道理,皇太后并非不懂,她叹道:“查个买卖孩子的案子,怎么最后就查得造反了……”

    顾云锦抿唇,道:“猜测不少,有一个说法时买走孩子的就是孙璧,他想求长生不老。”

    “荒唐!”皇太后拉长了脸,“哪里能有长生不老?异想天开!”

    可再是异想天开,也一样会有人去尝试。

    从古至今,长生是多少帝王的梦想,求仙问道炼丹药,走火入魔到把自己弄得一命呜呼的帝王,都能数出一只手来。

    先帝爷也有那等梦想,可他明白那是虚无缥缈的一个梦,平日当笑话与皇太后讲过,却不会去尝试。

    没想到,起了这个念头消不下去的,反倒是孙璧。

    “十之**,”皇太后摇了摇头,“若不然,孙璧反什么?”

    这种猜测,这两天京里是越来越盛行了,也有不少人,不知道是道听途说还是胡乱编排的,各种炼丹求长生的法子,讲了一套又一套,唬得人一愣一愣的。

    那些消失在南陵的孩子,有说是孙璧养死士,有说是被孙璧当作了血奴,有些说早已经扔进了药炉成了丹药了,富丰街丢了孩子的那两家、从京畿一带进京的家属,为此厥过去好几个人,绍方德负责,衙门出面请大夫帮忙看诊。

    只是,心病还需心药医,人中掐醒了,心魔不除,一样病怏怏的,就像虞贵妃似的。

    皇太后正和顾云锦说着话,外头突然传来通禀,说是蒋慕渊刚刚抵京,已经进了御书房了。

    顾云锦看着来传话的小内侍,一时之间,竟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她暗悄悄看了皇太后一眼,倒是想起了她老人家先前说过的那些话。

    既来之、则安之。

    皇太后朝小曾公公抬了抬下颚:“去御书房外候着,有什么消息就来报。”

    不止是慈心宫,文英殿里,几个皇子得了讯,也起身赶去御书房,一众近臣,哪怕没有传召,也随着去了,站在天井里等吩咐。

    蒋慕渊风尘仆仆的,甚至来不及梳洗更衣。

    圣上道:“阿渊有什么看法,只管说。”

    蒋慕渊抿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道:“在说想法之前,有一桩振奋人心的喜事要禀报圣上。”

    圣上挑眉:“喜事?”

    蒋慕渊颔首,眼神奕奕:“圣上传召送到北地之前,我与顾家兄弟带领北境骑兵,突袭了北狄营帐,斩杀安苏汗长子、三子、四子,大破三座营帐,去岁攻打我北境的狄人大将都呼也被斩杀,大挫北狄,此战斩敌约……”

    随着蒋慕渊的讲述,圣上从愕然到狂喜:“当真?”

    “千真万确!”蒋慕渊一字一字道,“经此一战,料想他安苏汗元气大伤,再想南下,无异于痴人说梦!”

    “好!”圣上重重拍了拍桌子,站起身来,大笑着道,“打得漂亮!”

    御书房里的动静传到了外头,候着的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不知道圣上为何高兴,但小鲍爷一回京,好些日子未展笑颜的圣上如此高兴,这就足够让大伙儿松一口气了。

    孙淼、孙宣和孙骆也很高兴,眉宇之间透着喜气。

    只孙祈,略一拧眉,道:“南边战事吃紧,北边私自兴兵,这……”

    蒋慕渊笑了笑,道:“出兵之前,不知道南陵出事了,当时天时地利人和,是个打北狄的好时候……”

    孙祈道:“阿渊打仗自然有你自己的判断,战局也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我只是做了最坏的预想,万一当时奇袭出了些岔子,那岂不是……”

    “大哥,”孙宣打断了孙祈的话,“这不是没有出岔子嘛!我反倒是觉得,奇袭大胜,振奋人心,是一个好兆头。”

    好兆头。

    孙祈和孙宣这些日子为了争夺太子之位,没少宣扬这一观点。

    闻言,孙祈自然不能自己拆台,当即改口,堆着笑道:“的确是个好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