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自豪多过遗憾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六十四章 自豪多过遗憾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大笑着欢呼着,可笑着笑着,也有人捂着脸哭出了声。

    大起大落之中,情绪分外容易感染人,刚刚还笑容满面的将士,不由地也低落了下来。

    战事,不可能没有牺牲。

    作为领兵的将领,能做的是推算最优势的战术和策略,把战损降到最低,可无论有多么的周密,战损也不会为零。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北地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强者,在出发之前,所有人都做好了有可能回不了的准备。

    怕死?怕死就不会义无反顾地加入奇袭之中。

    而现在,他们回来了,但他们也有战友,醒不过来了。

    有一些人的遗体被兵士们带了回来,还有一些来不及收殓的,就这么长眠在了北狄。

    昨日还在说笑,今日就已经……

    顾云宴深吸了一口气,他当然也难过,没有人会对生死无动于衷,他拍了拍泣不成声的一个年轻参将的肩膀,道:“如果战死的是你,你最后会想些什么?”

    参将愣了愣,眼泪还在往下落,话语已经冲口而出:“死前再带上两个狄人蛮子!黄泉路上,我还能一打五!”

    一句话,逗得边上所有人又哭又笑。

    顾云宴也笑了,道:“所有没有回来的兄弟,他们战死前想的一定和你是一样的。”

    这就是打仗,能打下这么一场大胜,即便牺牲,自豪也多过遗憾。

    蒋慕渊也笑,道:“收起眼泪吧,北地的乡亲们在等我们回去,我们哭丧着脸,哪里像打了胜仗?”

    穿过了密道,重新踏上北境土地时,日头当空。

    北地城上,骆参将背手站着,等候前方的消息。

    他的身边,驿官也翘首企盼着,心急如焚。

    驿官是昨日抵达北地城的,圣上的传召从京里快马加鞭送出来,催着蒋慕渊赶紧回京。

    事关两位皇子,事关南陵的安危,谁敢怠慢?

    驿官赶了一路,哪知道蒋慕渊根本不在北地城中。

    听骆参将说蒋慕渊出兵打北狄去了,驿官只觉得眼前一黑,这会儿是打北狄的时候?明明是打孙璧更要紧。

    但小鲍爷做的也没有错,毕竟,北地这儿还不知道南陵的事情呢。

    纯粹就是不凑巧罢了。

    其实运气还算不错,只等了一日,蒋慕渊带兵回到了北地。

    入城之时,留在北地的将士、百姓纷纷涌过来,一脸期盼地看着他们,待听闻此战大捷、连斩安苏汗三个儿子、烧毁三座营帐之后,整座北地城也陷入了狂喜和大悲之中。

    他们都经历过去岁城破的痛苦,如今的大胜,不能抹去当时的悲伤,但也是一份藉慰,更是一份鼓舞。

    骆参将长松了一口气,交代传令兵道:“快回裕门关报与向将军,我们赢了!”

    蒋慕渊静静看了会儿热闹的百姓,而后转头看向了驿官。

    驿官把圣上的旨意交到了他手中。

    南陵的变故,蒋慕渊先前已经收到消息了,但此时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南陵郡王造反?两位殿下不知所踪?现在有消息了吗?”

    驿官一路北上,南边即便有新消息传到京中,也传不到他这儿,他只能摇头。

    蒋慕渊按了按眉心,道:“我即刻返京。”

    南边的事儿,之前蒋慕渊也与顾家兄弟们交过底。

    顾云熙见蒋慕渊收拾行李,低声道:“这么匆忙?”

    蒋慕渊道:“路上还要些日子,也不知道回到京中,南边会是什么样一个状况。”

    顾云骞低低骂道:“让那个三皇子死在南陵吧!如果不是他……”

    这话只说了半段,后半截,自家人都心知肚明,且也不适合说出口。

    蒋慕渊手上不停,道:“他可没那么容易死。”

    从一开始,孙睿就盯着南陵的状况,截杀老郭婆、带着孙去南陵,这都是孙睿自己弄出来的事情,孙璧的一些问题,想来也是在孙睿的掌握之中的。

    有心算无心,孙睿逼反孙璧,也一定设想了几种脱身的法子,不会让自己落在孙璧手里。

    反倒是孙璧,他是被动的一方,仅仗着地利控制了南陵罢了。

    顾云宴拍了拍顾云骞的肩膀,以示安慰,又问蒋慕渊道:“朝廷现在是用人之际,我们是不是也要回京?”

    蒋慕渊想了想,道:“南陵大战将始,也不知道会打几年,未免后顾之忧,圣上必定会先把北地守将给定下来,此番得如此胜果,将军印十之**会在顾家手中。

    北地重建离不开人,一旦接下将军印,你们按部就班在北地更妥当。

    倒是六舅哥,前方现今领军的是余将军,你本就是他麾下将士,先前只是抽调到了北境,此刻回去倒也合适。”

    顾云齐受余将军照顾颇多,闻言自是应下,转身也收拾行囊去了。

    其他人也不添乱,各自散了。

    顾云宴、顾云熙他们有母亲妻儿在京中,抓紧时间写了家书,让顾云齐捎回去。

    顾云齐把家书塞进了包裹里,抬起头眺望着城墙上的大旗,道:“过几日大祭,替我们四房多磕几个头。”

    大胜之后,必定会有大祭,告慰亲人们的在天之灵。

    蒋慕渊和顾云齐是在北地百姓的欢呼中离开的,而此时的京城,气氛阴沉,就像是一直等不到雷雨的夏天傍晚,闷得人根本喘不过气来。

    孙祈和孙宣私底下为太子之位争得再凶,这个当口上,谁也不敢去顺德帝跟前触霉头,也不敢表露出自己的野心,被圣上盖上一个“急不可耐”的章,那可不是好事。

    这两兄弟都盼着孙睿回不来,可南陵那儿迟迟没有孙睿和孙的消息,也叫他们心里直泛嘀咕。

    他们有没有落在孙璧的手中?

    若孙璧握着这么两个人质,为何不与朝廷讨价还价?

    或者说,文英殿里对南陵的消息掌握得太少了。

    孙璧为什么造反,他手里有多少兵,如何分布、如何驻扎、粮草储备如何,南陵官场谁是坚定不移地支持孙璧,谁坚决不降,谁又在虚以委蛇,没人知道。

    两眼一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