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三章 顾家枪法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六十三章 顾家枪法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过年期间应该没有人蹲点刷新吧,我卡一波防盗,一个小时以内替换——

    剑拔弩张。

    阿图步营帐中的兵士并未抵挡住彼家骑兵的冲击,此刻已经是颓势一片,而这厢,打翻的营火点燃了大帐,火焰窜起,烤得人半边脸发疼。

    最让人不舒服的,是眼下的局面。

    阿独木脖子上的那把长刀,银光谣言。

    都呼的眼中满是杀气,喝道:“你胆子真不小?”

    顾云康冷声道:“都呼大人先对我起了杀心,我为求自保,如此行事,不也是情理之中的吗?”

    “自保?”阿独木拦住了都呼,他斜着眼瞥着长刀,嗤笑道,“只是自保?今晚上你就没想过让我活着出这个营地吧?”

    顾云康道:“大人这话说得不对,我今夜给您带来了消息,若不然,大人岂不是连死在谁手里都不清楚吗?天神给了阿图步大人礼物,而阿图步大人又把礼物送给了您……”

    “笑话!”到了这一刻,阿独木自然是不信顾云康的,甚至连今夜的一连串事情,在他心中也有了别的理解,他恶狠狠看了眼地上的阿图步的遗体,道,“你砍了我,你难道能脱身?”

    “我脱不了身,但我今夜算计了三位大人,这事儿赚大了。”顾云康朗声大笑起来。

    他笑得坦荡又得意,丝毫没有此刻被都呼等人围困在其中的胆怯和害怕。

    他很自信,自信他是最后的胜利者。

    即便是死,一夜让安苏汗死三个儿子,这也是大赚。

    语气和神色骗不了人,都呼打过很多仗,知道怕死的人是什么样,装作不怕死的人又是什么样,根本不怕死的……

    那就是眼前顾云康这样的。

    拿性命威胁他,他不会有半点动摇。

    都呼给阿独木递了个眼色,想靠言语威胁让顾云康让人,很难。

    阿独木凝神,他只能靠自己的武艺来摆脱顾云康的制衡了,可偏偏背后这人很有本事,阿独木根本抓不到空隙。

    事已至此,阿独木清楚,恐怕是真要折在这里了。

    不甘、愤怒,各种情绪翻滚而来,一如这冲天的大火,烧得阿独木眼睛都红了。

    “死了也就死了,”阿独木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道,“就如你所言,死也要死得明白些,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你最后给我留一句准话。”

    顾云康道:“准话?阿图步大人……”

    “怎么的?这时候还不肯说?怕都呼去寻父汗,收拾你主子吗?”阿独木嗤笑一声,“你即便杀了我,你也拦不住都呼,说说看,是我那二哥,还是我的五弟?谁那么大的本事,一场大戏,夺兄弟三人性命?”

    顾云康笑得越发畅快了,道:“都呼大人要如何与大汗交代?说阿独木大人您亲手杀了阿斯汗和阿图步两位大人吗?您别忘了,那两位身上的可是刀伤,而且,是大人您的佩刀下手的,以安苏汗大人的眼力,难道会看不出来吗?”

    北狄人都用长刀,安苏汗的几个儿子也是,但他们为了各显身份,用的长刀各自有些许不同,若不用心看,反正都是刀伤,但一旦仔细查了,必然会发现其中隐秘。

    “我的主子既然能从天神的手上夺下礼物,在大汗的身边,难道还会没有钉子?”顾云康笑道,“自然会有钉子引着大汗去查,等他知道是你们兄弟自相残杀,大汗会如何呢?

    三位大人死了,可你们的儿女都在大汗身边,大汗会留下谁,又杀了谁?”

    阿独木的脸色黑成了炭,他自己可以死,但他的儿女都年幼,一旦失了他这个父亲,又失去了安苏汗的庇佑,那在草原上,等待他们的绝不会是什么好的结果。

    顾云康张嘴闭嘴吓唬了阿独木一通,他一面留心阿独木和都呼几人的动静,一面关注着彼处的战事。

    今夜,这些人,他一个都不想放过。

    阿独木是北地战事的主导者,都呼就是他的先锋军,都呼手上沾染了北境百姓的鲜血,也许还有顾家人的血。

    国仇家恨,让顾云康决计不会轻饶了他们。

    他知道自己以寡敌众,不过是占据先机、抓住了阿独木罢了,但要全灭众人,他做不到,反而容易丢了性命。

    顾云康了解过,都呼此人武艺出众,行军打仗、排兵布阵,他的能力只是优秀,但论单兵,他是真正的战士,草原上难逢敌手。

    都呼和阿独木也反应过来顾云康在拖时间。

    “怎么?”阿独木道,“你以为北境那些人会与你联手吗?他们攻过来了,杀了我,也会杀了你,我知道你不怕死,难道,我就怕吗?”

    话音一落,阿独木突然向前探身,脖子用力压向了刀锋,鲜血泌出。

    顾云康眸子一紧,下意识地松开了些禁锢,免得阿独木自杀,让都呼等人没有后顾之忧地对付他。

    也就是这个一个空隙,阿独木抓住了,他一肘子往后撞,趁机脱出了身。

    都呼和阿独木上了马,让亲卫留下阻拦顾云康,想要借机突围。

    顾云康哪里能让他们走,也不管亲卫们提刀砍来,翻身往前,长刀砍向两匹马的蹄子,马匹踉跄,马上的两人摔了下来,顾云康看也不看,反手刀身掠过其他战马,马嘶声中,能跑的马儿飞奔着远去。

    顾云康站起来,啐了一口。

    他断了都呼等人的后路,自己却不好办。

    别看亲卫和阿独木有伤,但都呼先前作假很有分寸,不至于让这几人动弹不得,只是战力略有受损罢了。

    而都呼没有伤,冲在最前面,打得顾云康节节后退。

    都呼显然也不满意手里的长枪,这不是他惯常用的武器,他干脆扔开,从亲卫手里抢过一把长刀,朝顾云康砍来。

    顾云康也是同样,他用刀着实没有用长枪熟练,在行家手里,长枪攻击范围广,防卫能力也强,见都呼丢来,他飞身扑过去接在自己手中,而后翻身就往阿独木的方向挑去。

    长枪如虹,银光一片,阿独木躲在亲卫背后,愕然看着顾云康:“顾家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