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要杀就杀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六十一章 要杀就杀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亲卫倒下的时候,砸在了阿图步身上。

    浓郁的血腥气让阿图步清醒了些,他难以置信看着眼前的状况,思路还没有理顺,火爆脾气先冲了上来:“你这是与我开战?你好大的胆子!”

    阿独木冷笑:“外面那些可是天神给你的礼物?!”

    “什么礼物?”阿图步没有明白,“你既然朝我出手,那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哪怕死在了这里,父汗跟前,你也别想交代!”

    话音未落,阿图步余下的亲卫齐齐向阿独木出手。

    可惜,他们的酒气未醒,有几人匆忙间都没有带上兵器,能用的只有割肉的匕首,仓促出手,不止没有伤到阿独木,还被阿独木的人手反杀。

    阿独木的刀抵着阿图步的脖子:“你的向导呢?”

    阿图步抬脚就踢:“要杀就杀,少废话!”

    如果有时间,如何能心平气和,兴许这两兄弟会明白“天神的礼物”就是一场骗局,可他们没有时间,厮杀越来越近,他们也不可能心平气和,本就不和睦,生死关头,阿图步才不会和阿独木交流。

    阿独木一刀,砍下了亲弟弟的脑袋,一如他杀长兄时一般,毫不犹豫。

    都呼看了一眼,低声道:“大人,我们该走了。”

    阿独木踢开了阿图步的遗体,不甘地望着敌军,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顾云宴,他认得对方,那是顾謑uo涞拇蠖印


    顾云宴如此的年轻,今夜大胜而归,中原皇帝一定会把北地守军的将军印交到这人手中。

    他不想让他们胜得那么顺利。

    都呼还在催促。

    顾云康上前拦了拦,道:“大人,我们这么撤离,恐不太合适。

    敌军打了三处营帐,阿斯汗和阿图步都死了,最先受到攻击的大人您却毫发无伤,大汗英名,恐会怀疑。

    阿图步丢了性命,死无对证,他也无法证明敌军不是您从北境引来的,其他大人们落井下石,您脱身不易。

    不如杀出去,多少受些伤,也能说明大人您是好不容易退出来的。”

    这话很有道理。

    看他们这一行人,身上染的血还是阿斯汗和阿图步的,伤口一处都无,做戏做得这么假,毫无诚意可言,简直是在藐视安苏汗的智慧。

    可杀出去……

    亲卫们不想死,更不敢让阿独木冒险,敌军又不跟他们串通,阿独木不敌之下重伤,那就惨了。

    都呼杀气重,提着手中大刀,道:“大人,不如我动手?我下手有分寸,看着凶险,却不会伤筋动骨。”

    顾云康冲都呼摇了摇头:“先前他们攻打阿斯汗大人的营地时,我观察过,都是枪兵。阿独木大人受伤,也必须是枪伤,不能是刀伤。”

    阿独木看了顾云康几眼,道:“那你去夺一把长枪回来。”

    顾云康面露难色:“我的武艺恐不敌,时间不多了,我跟几位亲卫一起去!”

    阿独木点头,示意亲卫们跟顾云康一块冲出去。

    前方一片乱战,营火冲天,但浓烟滚滚,视线并不算清晰。

    原本,阿独木和都呼应该退出营帐,去外头等候,可阿图步这里与安苏汗的营帐不算太远,那边若是警醒,可能已经看到浓烟了。

    一旦安苏汗的增援赶到,半道上遇上做假伤口的阿独木,那就别想蒙混过去了。

    而且,他们也不是无事可做。

    阿独木与都呼道:“大帐边上,不留一个活口,搜仔细些!”

    醒来的人几乎都冲出去对敌了,这会儿没醒的,肯定什么都不知道,但要以防万一,兴许有人藏在暗处,看到了他对阿图步动手。

    死人不会说话,那就都死在这里。

    顾云康冲在前面,看了眼战况。

    奇袭能带来压倒性的胜利,却不可能毫无损伤,他看到了北境将士的遗体,直至战死,那人都握着长枪。

    顾不上悲伤,顾云康丢开大刀,一个猫腰,接下了长枪。

    战局混乱,敌我双方分辨身份,就看甲衣和武器。

    顾云康虽穿着北狄装束,但他手握长枪,北境的将士下意识都会避开,他们知道,这可能就是顾三爷,不能误伤了。

    反倒是顾云康,他杀得很凶,反正混战之中,远处的人也看不清谁在打谁。

    顾云康冲到了一个亲卫边上,二话不说,长枪直扎对方心脏。

    有一就有二,阿独木剩下的人手本就没几个了,杀出来的就更少,顾云康迅速杀完,反身赶回了阿独木身边。

    都呼看着顾云康手里的长枪,道:“其他人呢?”

    “不知道,”顾云康道,“杀过去的时候就冲散了,我这长枪还是地上捡来的,敌军损伤也不小。”

    都呼哼了一声。

    顾云康把长枪递过去,道:“我不会用枪。”

    都呼接过来,他知道顾云康的意思,这小子不敢对阿独木动手罢了,只是,这人今夜的表现颇为让都呼意外,尤其是阿独木刚刚已经露出些怀疑来了。

    倒不是怀疑顾云康是汉人,而是怀疑他是其他兄弟的人手。

    阿斯汗死了,阿图步死了,阿独木即便活下来,在安苏汗跟前也要吃一壶,得益的是其他兄弟。

    真让他动手,都呼怕他一枪扎穿了阿独木。

    可现在,顾云康身上没有刀,长枪一交,赤手空拳的,玩不出花样来,一会儿半道上砍死就行,不用现在费力。

    都呼打定了主意,对阿独木道:“大人,得罪了。”

    一枪扎进了阿独木的左肩,阿独木一声闷哼,示意都呼继续。

    都呼计算着,又给了阿独木几下,都是不轻不重的,先前去清扫四周的亲卫也都聚了过来,都呼同样给了几下。

    “你自己呢?”阿独木道。

    都呼刚要回答,余光扫到了地上的长刀、匕首,他心中一凌。

    阿图步的人留下来的武器……

    先前不敢动手,是敌众我寡,可一旦他们人人受伤,这小子若是个狠的……

    都呼心念一动,长枪直接刺向顾云康。

    顾云康从头到尾都防备着这群人,当即滚地一翻,再起时,手上举刀,却是不管都呼,闪身到阿独木背后,刀刃抵在了阿独木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