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祝诸君凯旋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五十五章 祝诸君凯旋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北境的白日很长。

    京城的掌灯时分,这里还很亮堂。

    向威站在裕门关的城墙之上,看着这些年已经习惯了的风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去岁北地陷落开始,向威就知道,北境的局势很难再像先前的几十年一样了。

    由顾将军领头,在北境上布起一层一层的防卫线,裕门关作为北境的最后一道屏障,严守后方。

    前方的将士们和北狄年年打仗,有大有小,来来回回的,有时候像是小打小闹,有时候又是沉痛一击换来几年平稳,这些都是常事,而现在,这种平衡被彻底打破了。

    别看北狄现在退回了草原,他们在山口关的确损失不少,但还真不是伤筋动骨,眼下还蛰伏不出,与其说是伤了根本,不如说,是安苏汗的身体不够康健,北狄里头心不齐。

    只是,安苏汗并非强弩之末,一旦他恢复元气,那北狄势必南下。

    尤其是,北境如今的守备真的比不得出事之前。

    新兵就是新兵,补充进来的新人和在先前的战事里战死的老兵,差距很大。

    向威自己练兵,眼睛毒辣,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受限于天赋,而是经验和见识,可惜,现在的北境,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们练兵了。

    况且,朝廷给的时间也很少,镇北将军的位置不可能一直空着,向威跟着顾家两位将军习惯了,一旦换了新上峰,谁知道对方什么性子、又能不能合拍。

    不说蒋慕渊和顾家不希望交出将军印,向威也想让将军印留在顾家手中,再退一步,留在北境出身、土生土长的北境将领手中。

    只有这样的新上峰才会懂得北境,懂得怎么对付狄人,兵士需要经验,将军一样需要,其他地方的那一套,未必就适合北境。

    向威甚至想过,真到了那个关头,他就向朝廷自动请缨,说什么也先接下将军印,起码他知道北境的百姓在想什么,再让顾家几个小子在自己麾下历练些时日,等他们建功立业,能扛起那杆大旗了,他再功成身退,向圣上告老,把将军印换给顾家。

    反正他向威的儿子没那么大的能耐接班,真不行,就先代领几年。

    还是蒋慕渊说服了他,说还未到那一步。

    毕竟,眼下看的还是北狄那儿的状况,安苏汗真的铁了心南下,镇北将军是谁,眼下都不一定守得住。

    人不够还能想办法,朝廷的银钱不够,真让将士们喝西北风吗?

    那仗还怎么打。

    蒋慕渊给向威透露了奇袭的想法,向威虽觉得风险极大,可思前想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要么一柄尖刀捅破北狄心脏,让他们之后五年、十年不敢进犯,要么就听天由命,北狄什么时候大军南压,北境就挺到什么时候,真挺不住了,他们北境将士也对得起所有人了。

    说穿了,就是盼着安苏汗死。

    安苏汗死了,几个儿子闹腾起来,真顾不上来北境作乱了。

    向威一个人想了很多,城墙上的视野极好,他眼睛尖,看到了远处快马加鞭的独行人,他的心跳快了些。

    一看就是传令兵,可千万别传什么惊天的大消息……

    来传信的是寒雷。

    向威急匆匆从城墙上下来,见寒雷身上只有尘土而无血污,悬着的心落了大半。

    还好,不是北地出了危机。

    再看寒雷神色,却是郑重又谨慎,哪怕他不说话,向威也知道对方的来意了。

    “小鲍爷下定决心了?”向威压低声音,道,“何时出发?”

    “明日夜里。”寒雷答道。

    向威拧眉。

    这么快?这么紧张?莫不是临时定下的日子?若不然,好歹会有个三五天的缓冲……

    “是云康回来了?”向威惊道。

    寒雷重重抿了抿唇:“顾三爷没有回来,是另有状况,小鲍爷说不能再等了,错过了这一次,机会难了。”

    向威深吸了一口气。

    不是顾云康返回,北地看来也不像是出了状况,那就是……

    向威回过头往南看,那是京师的方向。

    他虽然还不知道内情,但想来小鲍爷有他自己的信息渠道,京城出了些变故,逼得蒋慕渊不得不速战速决。

    想通了这些,向威冲寒雷点了点头:“我会在后方守住裕门关,骆副将调往北地,暂时镇守北地城。”

    寒雷并无意外,这是先前蒋慕渊与向威商议过的,一旦北地精锐全出,总要有一个能安稳人心的存在,骆副将这样在向威麾下十余年的大将是最合适的。

    向威让人去通知了骆副将,见寒雷又要赶回北地去,他站直了身子,看了眼远方,冲寒雷一字一字沉声道:“祝诸君凯旋。”

    寒雷亦是沉沉颔首,这一去,谁都盼着凯旋而归。

    北境的黑夜,终是渐渐来临,裕门关营帐中,点燃了营火。

    向威背手站在大帐的地图前,一瞬不瞬看着。

    蒋慕渊带回来的地图,向威没有看过,但小鲍爷给他指过,北狄的先锋营帐大致在哪个位置。

    向威现在看的,就是那个位置。

    他恨不能化身一把利箭,直直往北,一路扎到北狄的营帐去大杀四方,哪怕折损在那儿,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年轻了,镇守后方还有余力,真的上阵杀敌,这几年还行,过几年,谁知道呢?

    能厮杀几十年,还没缺手断脚保着命,已经是大幸了。

    像顾老将军、顾謑uo淠茄模剿郎吵。攀茄俺J隆


    最后能燃烧一把余火,向威是愿意的。

    起码,比让年轻的精锐们去拼死要强,那些年轻人,才是北境以后的希望。

    顾家那几个,从辈分上,还是他向威的侄儿呢,最后,还是要让侄儿们去拼杀,他一把老骨头留在后面,虽说是为了战功,可何尝不担心他们性命?

    再说蒋慕渊,不说他卓越的出身,本身就是天骄。

    向威重重挥了下拳。

    还是那句话,祝诸君凯旋。

    翌日,夕阳余晖之下,骆副将站在北地城墙上,对墙下被点兵的众将士,也是这句话。

    祝诸君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