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章 笑话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五十章 笑话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孙睿回来时,孙的屋子里站了不少官员,外头廊下也挤了不少,三三两两凑着脑袋说话,有人警觉,一眼瞧见了孙睿,赶忙问安。

    “让众位大人们担忧了,七弟……”孙睿只开了个头,没有往下说,犹自摇了摇头。

    当官的人心思多,就算是半截话,也能品出一堆儿的弯弯绕绕,心里小小的一块地,愣是能绕得比京城里混居的胡同还复杂,都纷纷冲孙睿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寻个理由,各自避开了。

    走得远了,再顿下步子,回头往院子里看上一眼,互相又感慨几句。

    “三殿下可真是不容易,摊上这么个要操心的胞弟……”

    “可不是,刚殿下那口吻,替七殿下赔罪吧,这罪又实在没脸,他这个做哥哥的也是进退两难。”

    “不能不管,管又管不住……”

    “七殿下受伤是大事,总要报到京城里,还要被说没有顾好弟弟。”

    “亏得是一位娘娘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这要不是一个娘,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呢。”

    “攀崖摔下来,还有脸闹?”

    “谁知道呢……”

    孙睿没有听见这些臣子们说什么,但大抵也猜得出来,他慢慢走进了屋子里,阴沉着脸看着孙。

    孙受了伤,摔下来的那一瞬间是懵的,此刻缓过神来了,四肢里的痛才一股脑儿地渗出来,让他额头上全是汗。

    若是在虞贵妃跟前,孙少不得撒娇卖惨,可面对孙睿,他自知理亏,根本没那个胆子,只能憋着嘴不敢喊痛。

    孙睿坐下,冷声道:“早上不是受凉了起不来身?现在知道什么叫起不来了?”

    孙缩了缩脖子,小声道:“皇兄,这郡王府里肯定有事儿,孙璧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我自己开脱,我不是踩空摔下来的,那地上……”

    孙睿冷着脸,一瞬不瞬盯着孙,把孙盯得说不下去了。

    “所以你就有理了?”孙睿嗤笑一声,“孙璧敢让你摔下来,就是他不怕跟我们撕破脸,在南陵、在孙璧的眼皮子底下,你有什么底牌跟孙璧对上?真当这是京城?真以为你能呼风唤雨?”

    孙被孙睿说傻了,想坐起身来,偏身上痛得根本使不出劲儿:“皇兄的意思是……那我们还在这儿?不走等着让孙璧瓮中捉鳖?”

    “你断腿断手了,能走?”孙睿站起身来,“你好好养着吧!”

    孙急了,眼下是养伤的时候?

    可不管他怎么呼唤,孙睿都不再理他。

    孙睿出了屋子,背着手站在廊下,抬起眼皮子看着湛蓝湛蓝的天,窗户里头,传出来孙的声音,“皇兄”、“皇兄”叫个不停。

    他有那么一瞬的恍惚和错乱。

    他想起了那阴冷的天牢深处,他在牢笼里不见天日,对时间的流逝都失去了把握。

    最初时,钉子们递消息进来,孙睿还能知道今夕何夕,等钉子们的讯息断了,就无法再确定年月了。

    糟糕的环境摧毁了孙睿的身体,他最后一次见到孙时,是他的四十岁生辰。

    不惑之年,他却苍老得像个暮年老汉。

    孙亲自送了一碗长寿面来,孙睿这才知道,那一天是自个儿的生辰,他在天牢里已经过了四年多了。

    那碗长寿面,也是孙睿下天牢那么久,吃到的唯一一顿人吃的饭。

    孙睿不怕孙给他下毒,他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孙想让他怎么死,他就只能怎么死,因而那碗面,他吃得很香。

    哪怕,孙给随时能处死的孙睿送长寿面,本身就很讽刺,孙睿还是吃了。

    兄弟两人隔着木栏,谁也没有说话,直到孙睿放下筷子,抬头看了眼孙。

    孙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在这阴暗的地牢里,瞧着甚至透着些黑。

    “我还能活多久?”孙睿问了声。

    孙面无表情,道:“母妃舍不得你死。”

    孙睿嗤的笑了声,这就是虞贵妃的妇人之仁了。

    她当日已经做出了选择,她遵照着顺德帝的意思让孙坐上了皇位,甚至帮着孙压制孙睿。

    成王败寇,孙睿失去了所有倚仗,落到如此境地,明明给他一个痛快才是最好的解脱,虞贵妃却坚持留着他的命,不许孙真的杀了亲兄弟。

    是心疼孙睿吗?

    倒也未必。

    大抵是虞贵妃不希望孙背上一个弑兄的名声,哪怕孙根本没有什么好名声。

    孙出天牢时,孙睿又问了一句:“龙椅坐着舒服吗?”

    对方没有回答,就这么走出去了,隔了一会儿,才有个内侍不咸不淡回来扔下一句话:“圣上说,他抬头看到的天是蓝的,肯定比你这儿舒服得多。”

    孙睿又在黑暗里过了些日子,直到一顿看着像那么一回事儿的断头饭送到跟前,他才明白,可以解脱了。

    虞贵妃、或者说是皇太后娘娘薨逝了,他这个长子,也能陪着上路了。

    送饭的好心,告诉了孙睿年月,离孙送面那天,又过去了**个月了。

    天宝九年,孙睿死在天牢里。

    而现在,躺在屋里挪不动的是孙,站在外头看蓝天的是孙睿,这可真是一场笑话。

    话又说回来,孙身子底下那张床,怎么说也比天牢舒服多了。

    真是便宜他了!

    孙睿眯着眼看了会儿天,这才缓缓收拢了心神,他是故意让孙去逼孙璧一把,只是没有意料到,孙璧的反应如此直接又剧烈,险些就要了孙的命。

    孙的命可金贵着呢,岂能随随便便折在孙璧手里?如此越俎代庖,孙睿很不满意。

    不过,孙睿也算是摸明白了孙璧的底,孙璧想反,而且豁得出去,否则小惩就足够,他不该如此对付孙。

    孙璧自恃山高皇帝远,南陵一旦动手,孙睿和孙落在他手上,朝廷投鼠忌器,毕竟,两人皆是虞贵妃的儿子,满朝又认为圣上最器重孙睿。

    可孙睿也是有备而来,虽然孙的状况不在预料之中,但反过来想,行动不便的孙也会麻痹孙璧。

    孙睿招呼了一个亲随上前,低声吩咐了几句既然孙璧要反,那就再催他一把吧——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