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四十三章 疏远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四十三章 疏远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伯夫人说不过虞贵妃,只能怏怏作罢。

    她不敢与虞贵妃顶着来,虞家也不愿意那样,毕竟,府里的荣光全仰仗着虞贵妃,将来也要仰仗虞贵妃生下的殿下们。

    虞贵妃见嫂嫂拎清楚了,又说了几句软话。

    等伯夫人一走,虞贵妃赶紧把赵知语招进宫来。

    不许娘家人插手,和不把京中状况告诉孙睿,这是两码子事情。

    即便孙睿和孙不在京里,也不能让他们打无准备的仗。

    赵知语得了传召就来了,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只是,太老实了,老实得虞贵妃都忍不住嘀咕,赵知语是真的性子绵软、毫无主见,还是,她心里的所有想法都不与自己交流。

    若是前一种,虞贵妃虽然看不上,但也不至于讨厌。

    赵知语是孙睿的侧妃,以孙睿的出身,哪怕以后没有其他厉害的侧妃侍妾,正妃肯定会有,听话如赵知语,想来不会让儿子后院起火,这样的性情倒也合适。

    可虞贵妃担心的是后一种。

    赵知语是孙睿自己选的,别看孙睿当时涂涂画画随便圈出了几个名字,但要说其中一点考量都没有,虞贵妃作为生母,一个字都不信。

    赵知语必然偏向孙睿,与孙睿齐心,那么,赵知语的不交流、不通气,岂不就是孙睿的意思了吗?

    明明是一条船上的,明明是利益共同,一想到儿子不愿意跟她说真话了,虞贵妃心里就憋得慌。

    偏孙睿不在京中,只凭赵知语的态度,虞贵妃也不知道是自己想岔了、多心了,还就是……

    虞贵妃揉了揉眉心,压下心中起伏,她想,她是被伯夫人那些弯弯绕绕给绕进去了,京里这些时日暗潮汹涌,涌得她都不信自个儿的儿子了……

    不能不信,母子若离心了,在这后宫里,还能有什么盼头?

    虞贵妃安抚着自己,又耐着性子去叮嘱赵知语,听赵知语本分地应和。

    见状,虞贵妃暗暗叹了一口气,罢了,她今日也不是为了从赵知语这儿套话的,轻重缓急都说明白了,虞贵妃相信孙睿在京里也留了人手,她交代赵知语的,最后都会传到孙睿那儿,不会让那两个儿子毫无准备。

    两人说过了话,虞贵妃没有留她用饭,只让小厨房备了不少可口点心,让赵知语带回去。

    赵知语恭恭敬敬退了出来,转头看了眼火烧一般的晚霞,直到走出了长长的甬道,才徐徐松了一口气。

    她不擅长应对虞贵妃。

    孙睿告诉过她,让她在面对虞贵妃时,要听话、规矩、本分、老实、敬着,也远着。

    说起来很简单,可真的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起码,赵知语心底里认为,她对虞贵妃不该是那样的态度。

    太疏远了……

    远得像是对隔了数层关系的亲戚长辈,而不是对“婆母”。

    赵知语不知缘由,孙睿如何吩咐她就如何做,但心里总归有嘀咕,也正是这样的嘀咕,让她越发把握不好这个度。

    以前给虞贵妃问安时,孙睿都在边上,一旦她处置得不够圆润,孙睿都会出言解围,今儿缺了那解围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度到底有没有控制好……

    不止是赵知语在想,虞贵妃闲下来时也反复地想,越想疑心越重,身边的嬷嬷听了她的话,嘴上宽慰几句,心中也一样琢磨着。

    主仆商量了几天,嬷嬷心一横,道:“还是挑个正妃出来为好。”

    虞贵妃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正妃早挑晚挑都是挑,圣上也提了几次,只是人选未定,一直拖着。

    孙睿对此也有数,虞贵妃提出来,也不会让孙睿反感,更不会因为母妃没有根据的“疑心”而伤了母子和气。

    正妃进门了,虞贵妃杯弓蛇影自然最好,若长子当真与他生了嫌隙,她也能通过正妃来摸一摸儿子的底他到底哪里不满意她这个做娘的了。

    想法冒出来了,虞贵妃便打起精神来梳理贵女人选。

    先前她不冒进,这事儿有圣上盯着,皇太后也拿主意,虞贵妃老实等着就好,但现在,她要主动一点。

    因而,孙祈和孙宣忙着为太子之位造势的时候,虞贵妃在挑儿媳妇。

    为此,虞贵妃特特走了一趟慈心宫。

    彼时,慈心宫里,皇太后正让顾云锦、寿安和长平与她一道打叶子牌。

    马吊、叶子牌,皇太后是佼佼者,根本不用三个小辈想着法子让她赢,她能把那三家杀得片甲不留。

    压倒性的胜利也是很有乐子的,特别是看三个俏生生的俊丫头一会儿拧眉、一会儿撒娇,求着她老人家手下留情,让皇太后心花怒放。

    慈心宫里笑语声一片,虞贵妃进来时,皇太后都难得赏了她一个特别真诚的笑容。

    虞贵妃暗暗想,她今儿个真是挑对时机了,这三个可心人在,皇太后必然好说话许多。

    皇太后笑着看她:“你倒是难得过来,今儿个人齐,下回缺人时哀家叫上你一块。”

    虞贵妃自是应下,又道:“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儿个赢了不少吧?能装满三个荷包?”

    这几位打叶子牌,怎么可能用真金白银,皇太后也看不上那些,全是糖果计资。

    皇太后哈哈大笑,赢了那么多糖,她心里畅快,对虞贵妃自然和悦。

    虞贵妃道:“人还是要多些欢喜事儿,外头说得也没错。”

    皇太后笑容不减,外头说得什么,她心里清楚,但她相信虞贵妃不会傻乎乎地来给孙睿讨太子位。

    真的那么蠢,哪还用皇太后嫌弃她,虞贵妃早就在这后宫里销声匿迹了。

    “肃宁伯班师回朝,听说前些日子程家与林家商议婚期,热热闹闹的,小王爷下半年也要娶媳妇了,皇太后,说句真心话,臣妾眼红,”虞贵妃看了眼三个小辈,笑容里透出了几分不好意思,“儿年纪不大,过几年再看,就是睿儿,虽有个侧妃,但臣妾琢磨着,还是早些定个正妃,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