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烦不烦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三十九章 烦不烦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向嬷嬷看着皇太后,实在是哭笑不得。

    这哪里是给小鲍爷夫人吃糖,分明是皇太后自己馋嘴了,偏偏皇太后每日都能寻出不同的理由来,伺候的人有一丁点的不小心,就被骗过去了。

    再反应过来时,糖果已经进了皇太后的嘴。

    好在,乌太医每一次来看诊都说皇太后的状况不错,不然,向嬷嬷觉得自己要盯着更紧些。

    皇太后品着糖,握着顾云锦的手,道:“阿渊有送家书回来吗?”

    顾云锦答道:“还不曾收到,估摸着也该送信回来了。”

    “两地路远,”皇太后感叹了一句,“前次回来,又匆匆去北地,也不知道下回再返京是什么时候了……”

    “小鲍爷倒是没有提……”顾云锦低声道。

    她其实不希望蒋慕渊近期回来,想来,蒋慕渊亦是同样。

    南陵的事情还未了解,孙睿和孙去了,不知道后头会转变成什么模样,蒋慕渊若在京里,这事儿避不开。

    蒋慕渊即便有心理一理南陵官场,眼下不清楚孙睿的“点儿”在哪里,自是无从下手。

    再者,京里正煽动着太子之位,蒋慕渊掺和进来,惹事儿。

    皇太后絮絮说了会儿家常,又与顾云锦说卫国公老夫人。

    “说起来还是为了柳媛,”皇太后不疾不徐,道,“柳媛年纪不算小了,早该说亲的,前几年名声也算不错,彼时耽搁了,现如今背了不少坏名气,京里说亲就难了。

    柳家想让她外嫁,自个儿教不好的姑娘,就交由婆家管教去,吃些苦头,总会长进,知道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又做不得。

    今儿来,就是想让哀家给她拿个主意。

    哀家自个儿的孙子孙女都相看不过来,哪有工夫理会她家的。”

    顾云锦听了,正要颔首应声,突得又觉得不对劲。

    若搁在先前,这话左耳进右耳出的,她不会发现什么,可不久前蒋慕渊刚给顾云锦说过柳家与燕王妃之间的故事,她就品出些不对味来了。

    老夫人脸再大,也不是个自寻死路的,当年谁是谁非,一清二楚,柳家又是靠的什么保住了爵位,她肯定也明白。

    柳家人多,各有各的心思,老夫人没有全部管住,但她自己,会知道皇太后忌讳什么,又不屑什么。

    旁的事情,老夫人会与皇太后提,只娶嫁一事,决计不会来慈心宫里开口。

    而且,柳媛在北花园那一闹也就过去了一个月,卫国公夫人被皇太后骂得狗血淋头,也就一个月。

    顾云锦抬起眸子看着皇太后,抿着唇,不接话。

    皇太后瞅了她两眼,不由笑了起来:“哀家说得不对?”

    顾云锦想了想,道:“她不敢的。”

    皇太后闻言一愣,复又抚掌大笑起来,连一旁的向嬷嬷也捂着嘴笑。

    “和机灵人说话,当真有意思,”皇太后眼睛都眯了起来,“那云锦丫头觉得,她来寻哀家做什么?”

    顾云锦摇了摇头:“我不了解老夫人,这倒是猜不出来了,只晓得,她不会拿柳二姑娘的亲事来跟您讨主意,您烦着柳二呢。”

    “你烦不烦?”皇太后反问,“她老为了阿渊跟你过不去。”

    “烦,”顾云锦应得很直接,而后眨了眨眼睛,解释道,“她闺中心仪小鲍爷,这点儿我不烦她,毕竟小鲍爷这么好,怎么可能没有姑娘欢喜他?别人也都不是瞎子啊……

    我只是烦她不知道什么叫克制,我都与小鲍爷完婚了,她还闹个不停,真来我跟前闹也就算了,去闹我表亲家的姐姐,这算哪门子的恩怨嘛!”

    皇太后一面听,一面笑,她这个外孙媳妇模样标致,喜怒都好看,上嘴唇碰下嘴唇说道别人不是的时候,一样俏丽得叫人挪不开眼,只觉得她说什么都有理。

    何况,本就是有理的。

    皇太后很是喜欢顾云锦的通透,正如她所言,蒋慕渊那样的出身相貌人品才学,怎么可能人人都看不上,只顾云锦一个人慧眼识珠?

    真要那样,皇太后这位做外祖母的头一个要跳起来了。

    而柳媛的烦,的确烦在后面那点上,她拎不清。

    两厢一对比,越发显露出高低,尤其是圣上先前起过让柳媛入宁国公府的心思,皇太后越发庆幸,当时所有人都给拒了。

    柳家的确是拥立有功,陈年旧事,皇太后不喜整日里翻出来敲打,圣上提到柳媛时,皇太后就没有拿燕王的事情来做由头,可这人心呐,不是皇太后这儿回避着,别人家就老老实实的了。

    思及老夫人的来意,皇太后心里还是不太畅快。

    “圣上让祈儿他们在文英殿里跟着老大臣们学政事,眼下倒也有模有样的,肃宁伯班师回朝那天,祈儿他们兄弟去迎的,听说进退都不错,皇家威仪,都全了,”皇太后顿了顿,道,“我们都知道年轻人要多学多看,成国公把儿子送去了裕门关,他们卫国公府也有些想法,想让几个孩子都历练历练,她一个人拿不定主意……”

    这么一说,顾云锦很快就懂了。

    柳家尝过从龙有功的好处,若不是当时扶着先帝爷登了皇位,他卫国公府早完蛋了。

    皇帝传位给今上时,顺顺当当,没有其他人有资格有本事抢,自然也没有了拥立一说。

    而眼下,眼看着太子之位热闹上了。

    柳家自然想再来一次,可谁输谁赢,这会儿还未有定数,孙睿的确一骑绝尘,可谁又猜得准最后鹿死谁手?

    站错了比不站还惨,柳家下场之前,当然会从各处都寻些蛛丝马迹。

    卫国公老夫人是来皇太后跟前探口风的。

    当然,她开口不会太直接,迂回又小心,一会儿说柳媛,一会儿说几个孙儿,想绕着弯儿从皇太后嘴里听到一两句有用的。

    可皇太后是什么人?

    宫里虚以委蛇的那一套,她老人家见得多了,怎么会叫别人糊弄过去,她没有点破,但该敲打该责骂的,一句都没有少。

    以至于老夫人出慈心宫时,脸色那般差——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