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打她的脸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三十八章 打她的脸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孙睿张嘴就先问南陵郡王,董之望讪讪笑了笑,道:“郡王爷那儿的状况,下官不知道……”

    “怎么供奉的郡王府?”孙睿打断了董之望的话,“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吗?”

    董之望硬着头皮,道:“郡王爷不喜官场打扰,下官不敢胡乱登门,平素与郡王府的往来很少……”

    这些消息,董之望答得很谨慎,他也明白,孙璧不与南陵官员往来,这是宫中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封地郡王远离官场,这应当是圣上最喜闻乐见的局面,偏孙睿就要追着问。

    不止问,还扣上一个“不供奉”郡王府的罪名。

    董之望老老实实接着,该如何就如何。

    南陵其他的小辟,心里忿忿,他们真供奉着孙璧,京里早就盯上了。

    孙睿翻身上马,拍了拍马脖子,道:“他不来见我,那就只能我去见见这位堂兄了。”

    话是这么说了,等一行人抵达南陵首府时,孙璧还是在城外恭迎了。

    孙璧比孙睿还年长五岁,皮肤很白,看着气血不足,他与两人见礼,道:“时间如梭,离前回相见,一晃也有四年了。”

    四年前,孙璧曾受召进京,小住了两个月。

    孙睿笑了笑,道:“时间的确很快,离堂嫂过世也有五年了,这回来南陵,宗亲还让我问问堂兄,何时续娶一位?”

    孙璧一怔,半晌摇了摇头:“殿下何必与我提这些。”

    孙睿又道:“宗亲最关心的不就是香火吗?南陵郡王无后,宗亲可坐不住。”

    “降等而袭,”孙璧弯了弯唇,“传不了几代。”

    孙睿挑眉,没有再说。

    南陵这儿安排的还是驿馆。

    孙睿跟着董之望到了驿馆外头,斜斜看了孙一眼,心里冷笑一声。

    明明最挑剔的就是孙了,这一路来没少闹腾,怎么到了最该闹的时候,就不闹了呢?

    没点儿眼色!

    孙睿背手站着,道:“头一回来,郡王府在哪个方向?之后也好拜访。”

    董之望赶紧给指了指:“沿着这儿一直往上坡行,您看到那几个屋檐了吗?那儿就是郡王府。”

    孙睿道:“瞧着也不远。”

    “是不远……”董之望答,“我们这儿不比京城繁华,地方也小……”

    孙嗤的就笑了起来:“小地方就抓不到几个人?”

    话音刚起,孙就见孙睿瞥了他一眼,他心里虚,赶紧闭嘴,而后,他就瞧见孙睿不住往郡王府看……

    孙摸了摸下巴,总算反应过来了:“我瞧着这驿馆也不大,这会儿勉勉强强够住,等后续官员赶到,怕是挤不下,我不想当时候再搬来搬去,这样,既然郡王府不远,不如我们兄弟就住郡王府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孙璧抿了抿唇。

    孙抬着下颚,道:“郡王府总不会缺两个厢房吧?再说,堂兄府里没有女眷,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孙璧笑容不减,道:“便是王妃还在,也不会不方便,都是自家堂兄弟。”

    如此一来,自是说定了。

    孙再看孙睿,只觉得皇兄的眼睛里没有那么多冷刀子了,不由暗暗想,这舒坦日子谁不喜欢?他皇兄不也觉得郡王府住着比驿馆舒服吗?

    此时的京城,顾云锦刚刚走到慈心宫外头,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脸生的老夫人,只看衣装,就能知道不是寻常的官员家眷。

    引路的小爆女赶紧给顾云锦提点:“卫国公府的老夫人。”

    顾云锦恍然,这是柳媛的祖母。

    同是国公府出身,对方是长辈,顾云锦让了路,福身问了安。

    老夫人微微颔首,脸色虽不好,但仪态还是端住了,客客气气道:“老身那二孙女,几次给你添了麻烦,老身代她赔罪。”

    顾云锦抿住了唇。

    这事儿听着就不像一回事。

    她与柳媛再有恩怨,都是小辈之间的事儿,吵也好打也罢,十几岁的“小孩子”,平起平坐。

    老夫人论辈分就长了,她哪里敢让老夫人代柳媛赔罪?

    这若是应了,有理都先丢了三分礼。

    如此道理,难道老夫人会不懂吗?老夫人必然是懂的,不过是想在慈心宫外摆一摆姿态给皇太后看罢了。

    毕竟,老夫人都给晚辈低头了,皇太后还能揪着这事儿继续下卫国公府的脸吗?

    只看老夫人的脸色,顾云锦都能知道,对方刚刚在皇太后跟前,没讨到半点好话,指不定又被训斥了一顿。

    顾云锦退后了半步,奇道:“您怎么给我赔礼呢?

    其实我也没吃亏,回回都打她脸,总共是两巴掌还是三巴掌来着,我手劲儿大,柳二姑娘细皮嫩肉的,要养好几天吧……

    原来我们晚辈相争,最后是要长辈赔礼的呀?

    我不太懂这些,之前考量不周,怠慢了。

    柳二待字闺中,我已经嫁人了,老夫人与我说说,我婆家哪一位长辈合适去给柳二姑娘赔礼,我今儿晚些就去求一求。”

    老夫人的脸色从白,霎时间转黑了。

    哪是打了柳媛几个巴掌,这分明就是在打她的脸,饶是她年老,这么几巴掌也吃不消。

    而且,什么叫去给柳媛赔礼?顾云锦婆家的长辈,首当其中的就是安阳长公主,卫国公府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老夫人听闻过顾云锦厉害,却只当她是一众同辈小泵娘间有本事,根本没有想到,顾云锦这张嘴,能让她这把年纪都下不了台面。

    是了,不止是嘴巴厉害,双手也厉害,柳媛的脸好几天才消肿的。

    老夫人想在慈心宫外“慈眉善目”地哄顾云锦一回,没想到踢了铁板,她也算理智,当即收了那些心思,道:“老身失言了。”

    顾云锦垂着眸子不说话。

    老夫人见状,没有多停留,出宫去了。

    顾云锦这才进了慈心宫。

    皇太后正与向嬷嬷说话,见了顾云锦,脸上一下子就有了笑容,招手道:“云锦丫头,来哀家这儿坐。”

    顾云锦问了安。

    向嬷嬷笑道:“卫国公府的老夫人前脚刚走,不晓得夫人遇上没有?”

    “遇上了,说了几句话,”顾云锦落座,叹道,“我不会说话,嘴巴也不甜,好像说了些不中听的。”

    皇太后哈哈大笑,从荷包里取出一颗糖塞到顾云锦手中:“吃了就甜了。”

    说完,她神情自若地又取了一颗,塞进自个儿嘴巴里:“真甜。”——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