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三章 添把火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三十三章 添把火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些百姓在京中没有住所,又是寻孩子的苦命人,手里没有几个银钱,住不起客栈,好在天渐渐热起来,夜宿街角也冻不死。

    可苦了绍方德,他不可能让这么多外来的百姓露宿街头,不合适,也不像话。

    只能写了折子,又和各处商议了,把人都先安置在城隍庙,又分些干粮、草席,虽然也不讲究,但总比街头好些。

    小王爷坐在素香楼上,底下这几日一直在说南陵。

    刑部遇难的是那几位官员、两位殿下赴南陵又有谁随行,这案子会如何如何,一传十、十传百,说得有板有眼,连孙恪这个从听风那儿打听了几句的人,都分不清百姓们议论的是真是假了。

    安哥也在听,偏头问孙恪道:“爷,奴才怎么觉得,这次的消息传得特别快啊?别说是整个京畿都传开了,再过一阵,京畿外头丢了孩子的,都要涌到顺天府了吧?”

    孙恪眯着眼,没有说话。

    对于一个常年听各种传闻的人,孙恪很了解消息的传递和扩散。

    同城是一回事,京城再大,也是一个整体,京郊的村子会迟一些,他们也会听到风声,可再往外头传,就难了。

    老郭婆遇害这事儿,传得比他预想的快得多。

    不止安哥问,施幺都在犯嘀咕。

    他寻了听风,道:“就在京里说道了几句,还未使劲儿,这消息就飞起来了。”

    听风也有这个感觉。

    施幺又道:“邪门,总感觉不止我们在传,弄得我现在都不敢提‘上上之合’、‘好兆头’了,想等这阵过了再看。”

    听风闻言一怔,奇道:“你没提?都没提?”

    “没呢,”施幺道,“我这儿的人都没说。”

    听风吸了一口气,摸了摸下巴:“那我刚才从顺天府外头过的时候,怎么听见那些丢了孩子的人家都在说要去求签、要去去晦气、要有个喜事冲一冲……”

    这可都是他们先前定好的套路。

    施幺也疑惑,半晌道:“有人和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有可能,”听风脑子快,来回琢磨了一番,也有了些想法,道,“三殿下离京,对其他几位殿下而言,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不趁机谋些好处,岂不是浪费了。”

    施幺也是个机灵的,连连点头:“那行,我们再给他们添把火,让他们烧得旺一些。”

    宁国公府里,顾云锦收了贾婷的帖子。

    瞧着是问安,但顾云锦知道贾婷的意思,对方是想知道她这里是否有进展。

    先前蒋慕渊回京,蒋家事情多,贾婷没有打搅,之后就一直等着,这几日京里都说旁的事情去了,她突然给顾云锦递帖子也不会有人留意,这个时间刚刚好。

    知道孙睿重生,知道贾桂和贾婷前世对孙睿的背叛,这事儿一下子就复杂多了。

    有前世捅刀子之恨,今生孙睿报复这对父女,这一点都不奇怪,换作顾云锦自己,都不一定咽得下这口气。

    可对今生的贾婷而言,孙睿憎恨的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现在的她是“无辜”的……

    顾云锦捏着帖子坐了一刻钟,揉了揉眉心,突然就笑了出来。

    她也是庸人自扰。

    孙睿和贾婷之间的故事,她就是个看客,又不是手握惊堂木的官员,要给断一个高下。

    不管孙睿今生想做什么,他弄出来的那么多事情,已经站在了蒋慕渊的对立面,是“敌”;

    同样,贾桂对圣上忠心耿耿,圣上不想留蒋慕渊的命,贾桂必然会做那把刀子,贾家也是“敌”。

    既如此,谁无辜、谁有害,哪里要分得这么清楚?

    顾云锦让人寻了听风。

    等听风回来,顾云锦问他:“我有事儿跟贾婷说,还是珍珠巷的宅子?”

    听风想了想,道:“不如去西山寻一处香客少的道馆?”

    顾云锦挑眉,等听风与她说了现今京中状况,她了然地点了点头:“那就去天水观。”

    那里是去年正月,她遇上贾婷和贾温氏的地方。

    帖子送去了贾家,顾云锦依着时辰出发前往西山。

    她不耐烦坐马车,干脆骑马而行,自在也轻松许多。

    知道她去求签,长公主道:“还是你有心,求个好签,这一年都顺顺利利的。”

    长公主的眼底那满满的羡慕都要溢出来了,顾云锦看得清楚,弯着眼不住笑。

    身份高贵如安阳长公主,在日常生活之中,是没有她这么轻松与随性的。

    骑马出城,一路往天水观去,顾云锦到得早,甚至有工夫在大殿那儿转一转。

    天水观今日的香客比前次来多了不少,解签的道士被里三层外三层围着,顾云锦和念夏走过去,就听见有人在问南陵之事。

    “俺家的娃娃,能寻到吗?”一个汉子问着。

    道士慢慢与他解签,边上其他人又是叹息又是摇头,都在骂人贩子杀千刀。

    “这两天就天水观里,来问的都有七八个了,别说其他大观,到底是丢了多少个孩子?”

    “不单是孩子,连刑部的囚车都截杀,这真是……不要命啊!”

    “要命的还能干这阴损事情?”

    “可不是,都盼着求个好签,多一份念想。”

    “还是要冲一冲喜,先前不就是小王爷定婚期,北境就大捷了吗?要我说,还是该把太子定下来,冲一冲,指不定就有好消息了。”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顾云锦听了几句,和念夏一块往厢房走。

    行至半途,迎面就遇上了贾婷。

    贾婷福身行了一礼。

    顾云锦冲她点了点头,引着她进了厢房。

    没有打马虎眼,两人开门见山。

    “贾姑娘猜得没有错,北花园那事儿,是三皇子侧妃凑的,”顾云锦低声道,“她是冲着卫国公府去的,我那二表姐就是一个棋子。赵侧妃与柳媛也无仇无恨的,应是听了三殿下的话。”

    贾婷咬了咬唇:“那我的事情呢?”

    顾云锦沉沉看了贾婷一眼,道:“也是三殿下。”

    贾婷的眉头皱起来了,虽然那日之后,她试着往这个方向推测,但她始终不解的是,孙睿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害她到那个地步吗?——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