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心意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二十一章 心意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卢氏的头七,族中的灯火亮了一个通宵。

    她生前提过留两个富裕庄子给顾云锦与寿安郡主,蒋岳氏虽然说了让国公府先挑选,但蒋慕渊忙碌,长公主不插手这些,顾云锦姑嫂亦然,最后还是蒋岳氏帮着挑的。

    蒋卢氏是江南人,她手中收成最好的庄子也在江南。

    具体的状况,蒋岳氏不太清楚,就听了蒋卢氏身边的嬷嬷的话,花了几天工夫,大体理顺了些。

    蒋卢氏这一房绝嗣,族里分的、老太太从娘家带来的,一并都归入公中,有这么大的好处在,哪怕分了两个庄子出来,其余几房族亲也说不出一句不好的来。

    毕竟,归了公,大伙儿都有份,这是平白得来的便宜,再者,蒋氏一族挑头的还是宁国公府,平素风光,有自己挣的,也有族亲拼搏来的。

    再说了,蒋氏一族耕耘多年,各房手里都不缺钱,也不会为了银钱的事情,就在面子上闹翻了。

    顾云锦接了蒋岳氏给她的契书,等蒋慕渊从宫里回来,交由他看了眼。

    “太奶奶的一片心,你自个儿收着,”蒋慕渊坐下来吃了口茶,“改日让人去江南,将两个庄子都过户。”

    顾云锦应了,契书收入荷包,又问:“北边那儿,田产宅子都是什么分的?”

    蒋慕渊握着茶盏,看向顾云锦,压着声儿道:“太奶奶给你的庄子,看着收成极好,江南向来富裕,这些年也无大灾大难,你娘家那儿,这半年损失大,若有供给不上的时候,你只管……”

    这几句话,蒋慕渊想了有几日了。

    镇北将军府有将军之名,但其根本是驻守北地的一名守将,他食朝廷俸禄粮饷,却根本不是什么肥差。

    蒋慕渊虽不插手自家生意,可对公候伯府的银子来源还是一清二楚的,俸禄银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真正的大头是各种生意,宁国公府如此,其他世家亦如此。

    徐砚一个侍郎撑起整个徐家,靠的也不是月俸,而是徐家数代累积下来的商事。

    士农工商,商人就算在底层,也是一个家庭风光度日所不可缺少的银子的来源。

    顾家在北地几十年了,祖产也几乎都在北境,驻军不好与商旅抢生意,关内外的商业,顾家不插手,这也是为了按朝廷的心。

    本就是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手里有兵权,又有大把的银子,谁在龙椅上的坐着都不放心。

    顾家一直很本分。

    云字辈的哥儿姑娘不少,娶妻要聘礼,嫁女要陪嫁,这些年间,大把大把的银子从公中出去。

    若是无风无浪,慢慢也就缓过来了,可北境打仗了,北地破城,顾家的祖产受战火牵连,之后要花数年来恢复元气。

    蒋慕渊倒是不介意顾云锦补贴娘家,就怕小媳妇儿自个儿心里过不去。

    只是,两人毕竟是夫妻,又是“前世经历”的共患难者,蒋慕渊过几日要回北地去,这话总是要说的。

    顾云锦听出蒋慕渊话语里的斟酌和迟疑,她能体会到他的用心,自不会觉得这话唐突,反而心里暖暖的。

    娘家什么一个状况,她前世对“身外之物”不甚上心,手头上容易云里雾里,但重生之后,听吴氏说了不少,心里也是有了些底的。

    顾家还算殷实,但决计不是富甲一方,除了日常用度,公中还有大把银子投到了军需上。

    不管朝廷给多少,顾家在这几十年里,训练军马、补充甲衣、救济被马贼所骚扰的村落,这些都是银钱。

    说句不恰当的话,军马速度快、耐力足、忠诚,这都是数年间费心教出来的,吃的马草恐怕比城里一些人家的伙食还要金贵,人不如马,也不是虚话。

    况且,顾家结亲向来随性,曾祖父、祖父都看“眼缘”,不求个大富大贵大权,顾云锦的生母苏氏来自江南,名声不错,却称不上富庶,吴氏的父亲是顾缜麾下的参将,顾云婵的丈夫江毅也是顾缜一手提拔的。

    因而当年徐氏带两个孩子回京来,顾家分给四房的银钱也就是吃喝不愁,用度也能讲究,可一旦徐氏成了药罐子,好药材日日不断,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后来长房进京,银票固然带着,可正如蒋慕渊所想,顾家的祖产都在北境,眼下这么一个状况,总要缓几年了。

    蒋慕渊是一片好意,顾云锦笑着道:“我知你意思,可家里也没有到那一步,我拿银钱给伯娘,她兴许都不肯要,小鲍爷莫要担心我,我掌着度,娘家那儿真需要的时候,我会拿给嫂嫂的。”

    听她语气轻松,蒋慕渊也松了一口气,点头道:“那便好。”

    小夫妻两个凑在一块低声嘀咕,旁人听不见他们的话语,远远看着就只觉得亲近又温馨,族里好几位伯娘婶娘嫂子都互相挤眉弄眼捂着嘴笑。

    “前回就说了,感情是真的好。”

    “老太太走前都念着小鲍爷与夫人,知道两人这般好,老太太走得也心安。”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光瞅着对方的脸就能多吃一碗饭,这样的姻缘,谁不欢喜?”

    因着是喜丧,蒋卢氏走得也安详,头七夜里,只依着规矩哭丧,其余工夫,大伙儿的心情也相对轻松。

    天明前,蜡烛只剩下短短的一截。

    到底是四月末端了,虽有存冰,但还是不比冬日,原就定下今儿开城门时就送老太太上山入葬。

    蒋卢氏膝下已经没有男丁了,就由蒋慕渊捧了牌位,族里慕字辈挑了几个年轻兄弟抬棺,吹吹打打送出了城。

    顾云锦没有送田老太太回北地,心中总有遗憾,这次也就跟着去了。

    坟地都已经准备好了,和蒋卢氏的儿孙们修在一块,白纸漫天上了封土,又竖起了碑。

    顾云锦在墓碑前又与老太太说了会子话,起身时,遥遥看见一妇人跪在一碑前,拿手中的帕子擦拭着。

    蒋慕渊顺着顾云锦的视线看了一眼,道:“是婶娘。”

    顾云锦了然。

    那妇人是方氏,那块碑自然是蒋仕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