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一十九章 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快步走到马车边,习惯又自然地握住了顾云锦的手:“等了多久了?”

    顾云锦抬头看他,答道:“中午那会儿从太师府出来的。”

    这便是等了半天多了。

    蒋慕渊是喜欢顾云锦来等他,但心疼还是心疼的,他轻轻捏着她的掌心,柔声道:“今儿散得迟,叫你久等了。”

    顾云锦抿唇摇头。

    文英殿里说的都是朝事,也不是蒋慕渊一人能决定何时散的,哪里怪得上他。

    再说了,是她愿意来等,甚至连等待的时间都觉得心里软软,透着股子甜味。

    虽然,今日算不上甜,顾云思讲述的前世让顾云锦心头发苦。

    两人上了马车,回宁国公府。

    顾云锦倚着蒋慕渊坐,压低了声音,道:“和三姐姐说了很多,她的确跟我们一样……”

    先前的事情,蒋慕渊都经历过,顾云锦就只从他被困死孤城后说起,说顺德帝的心思,说皇位的传承,说孙上位后的猜忌与打压,说孙睿对北狄的暗中支持,说天宝贰年的北地破城。

    蒋慕渊没有打断顾云锦的话,只是眼底沉沉一片,心中跌宕起伏。

    顾云锦一直留心着蒋慕渊的神色,只见他的唇紧紧抿着,下颚绷紧,连她靠着的肩膀都僵住了。

    哪怕他一个字都没有说,顾云锦也明白,蒋慕渊的震惊和不解,比她白日里初闻时更甚。

    顾云锦不曾牵扯到朝事中,但蒋慕渊不同,他经历了孙睿的监国,看过传位孙睿的诏书,他与当时的孙睿一样,被完完全全瞒在鼓里……

    短短的两年,说起来比普通人的一生都要坎坷。

    顾云锦说完就噤声了,她知道,蒋慕渊需要些时间来接受。

    此时的街上热闹极了,喧闹声传入车厢,蒋慕渊却无心去听,仿佛外头的那些人离他无比的遥远,连声音都空灵了。

    他的思绪里,反反复复的,是从前最后的那几年,顺德帝一遍一遍的敲打、削权,与孙睿父子关系融洽,所有人都知道,皇位的继承者非孙睿莫属,可最后,为什么落在了孙的头上?

    圣上能在病榻上召见臣子,确定辅政大臣的身份,按说他当时是清醒的。

    他明明白白地把皇位给了孙,而舍弃的孙睿。

    只是,这其中当真毫无征兆吗?

    在明白圣上属意孙之后,以前不懂的一些事情也终于有了答案。

    他的皇帝舅舅,从头到尾最“信任”的就是他了,顺德帝太知道蒋慕渊的性格了。

    顺德帝有那么多的儿子,龙椅只有一把,他防侄儿也比防外甥说得通,可顺德帝最后要逼蒋慕渊死。

    这不是觉得他功高盖主,圣上从不怕外甥压过儿子一头,而是要登皇位的从头到尾就是孙。

    若蒋慕渊未死,若顺德帝没有削权,若蒋慕渊还是权倾朝野的宁国公,一旦圣上驾崩,孙上位,蒋慕渊会毫不犹豫地站在孙睿的那一边,蒋慕渊决计不会让没有能力的孙做一国之君。

    以孙睿对朝政的了解,以蒋慕渊手中的权势兵力,他们俩能一块把孙逼下龙椅,这不是顺德帝想要的结果。

    孙比不过孙睿,圣上心里很清楚,他要断了所有会站在孙睿那一边,有能力为孙睿争龙椅的人的前路。

    能留下来的,是金培英那样无所谓同母兄弟何人上位的,是贾桂那样背后捅孙睿一刀的,是卫国公那样从一开始就对顺德帝忠心耿耿、无论他做什么选择都坚定执行的。

    蒋慕渊不是那样的人。

    所以,蒋慕渊是必死的。

    他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顺德帝喜欢孙睿吗?必然是喜欢的,他把孙睿教成了合格的监国“太子”;

    顺德帝喜欢蒋慕渊吗?其实也是喜欢的,他不止一次说过这个外甥最像他。

    可顺德帝最爱的儿子是孙,为了让孙坐上龙椅,其他的儿子、外甥都要让位。

    蒋慕渊和孙睿一块,在顺德帝心里比不过一个孙。

    为什么?

    没有做明君的潜质,没有长年累月的调/教,孙如何为君?

    顺德末年、天宝初年,甚至不是太平盛世,听顾云思的描述,朝廷的战事依旧紧张,国库吃紧,一团乱糟糟的,让孙掌政,这不是不把老百姓当人,这是不把孙家的江山放在第一位了。

    蒋慕渊做了几个深呼吸,他揉了揉眉心,苦笑着道:“我现在能懂三殿下今生的作为了……”

    孙睿彼时暗中扶植北狄,可狄人的兵力只打下了北地,他们突破不了裕门关,也谈不上以战养战。

    顺德三十四年,顾致泽、顾致清兄弟对北狄大帐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饶是在孙睿的支持下缓了一口气,要重振雄风,少说也还要数年。

    孙再胡来,狄人妄图攻下裕门、一路南下,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在京师之中的孙睿,他后来的遭遇,蒋慕渊不好猜,可想来也就是重蹈“蒋慕渊”的覆辙,亲兄弟相争,手段肯定越发激烈。

    他今生对贾家、金培英的报复,倒也能够说得通。

    “三殿下这么怕冷……”顾云锦道,“我听太后提过,太医说三殿下的身子无碍,那么他怕冷,大抵是心病,许是前世受冻……”

    “极有可能,”蒋慕渊颔首,“我只是不解,他今生为何要早早地对北地下手,他算计贾婷、动两湖,这都能说得通,他动顾家……”

    顾家前世对得起朝廷,北地破城是孙睿自己弄出来的,哪怕孙睿认为顾家的大胜阻拦了北狄南下的脚步,可那条密道一直掌握在他手上,这之后还有十余年,他此刻动得太早了。

    不止早早让北地破城,蒋慕渊和顾家兄弟奔赴北境之后,孙睿甚至为他们说了不少话。

    孙睿从没有偏向“顾家通敌”的那一番说辞,也主张给北境加大军资投入,他没有支持撤顾家的将军印,甚至在其他人质疑蒋慕渊留在北地时、他挺了蒋慕渊一把。

    他到底在图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