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零一章 草原夜色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零一章 草原夜色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袁二哪里是这么容易被听话套话的,刚就是心里想着旁的,才一时不查。

    “什么怎么样?”袁二耸肩笑了笑,一面走,一面道,“就这样呗。”

    就是这样的漂亮。

    尤其是在暖黄的光下。

    今日手提的那盏灯笼,那日明县小院里从撩起来的帘子后透出来的光……

    袁二嘴上不说,听风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他自认感觉敏锐,哪怕袁二打马虎眼,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毕竟,他又不是寒雷那个愣木头。

    听风鬼点子也多,在边上给袁二瞎出主意:“我是帮你呢,要不然,你一个月里大半日子在外头跑,念夏跟着夫人,又都在内院里,你瞧上了也无用,人家瞧不见你。”

    袁二嗤的笑了声,半点不接茬。

    这也亏得是听风了,要是许七和施幺敢给他出胡乱出点子,袁二已经一巴掌拍他俩背上去了。

    后院里,蒋慕渊三步并两步地走进了屋子。

    里头点着灯,光线温暖,次间的大桌上,抚冬正摆桌。

    顾云锦一面擦手,一面与钟嬷嬷说话,笑声轻轻的,很是悦耳。

    见蒋慕渊回来,顾云锦的眼睛倏地亮了,道:“用过饭了吗?我刚还让念夏送点心过去。”

    半途没有遇上念夏,蒋慕渊自是半句不提,只道:“还没有用。”

    抚冬赶紧又添了一双碗筷。

    席间并不多言,等漱了口,蒋慕渊才说今儿回来时被孙恪闭上了素香楼。

    顾云锦笑得眉眼弯弯。

    这日没有说朝事,只是搬了棋盘来,一面说些趣事,一面落子。

    顾云锦的棋艺本就一般,不是蒋慕渊的对手,也就是小鲍爷不动声色地让着,才没有中盘告负。

    棋局如战局,纵横交错,各处棋子,彼此制约,又各自发力,一个不留心,便是大片疆土。

    顾云锦虽然棋力普通,但也有好胜心,蒋慕渊与她复盘,慢慢解读棋局。

    直说到夜色深了,顾云锦才拨着棋子,收拢到棋篓里。

    那片厮杀过的“江山”上,又恢复了平静。

    干干净净、一览无遗。

    而真刀真枪的战事,结束之后,留下来的是满目疮痍。

    一如北境。

    顾云锦抿着唇,指尖按在天元上,抬头看向蒋慕渊:“你说,三哥哥现在在做什么?”

    蒋慕渊的眸色沉沉,伸手握住了顾云锦的手指,道:“他在想,要怎么回到北地,如何打破狄人。”

    顾云锦微怔,复又笑了,重重点了点头。

    今夜,月色不亮,星星却很是耀眼。

    尤其是在草原里,只要抬起头来,漫天都是星子,仿佛伸手就能握住掌心。

    北狄的大帐,营火烧得极旺。

    顾云康穿着狄人兵士的甲衣,长刀扔在一旁,与几个同样装扮的北狄人,蹲在一座营帐的背风处。

    人人手里都拿着酒碗,酒坛子就摆在脚边,端起来就是一大口。

    他们没有所谓的下酒菜,也没有肉,那些喷喷香的好东西,都送进了大帐里,传出来的是歌舞琴乐,是夹杂着各种笑声的大段狄语。

    那是安苏汗的三儿子阿图步的大帐,喝酒寻欢是常事。

    顾云康已经和从裕门关逃回来的一些兵士混熟了,他狄语流利,酒量又好,根本不怕与人吃酒,但他还是很谨慎,决计不会吃醉,他怕醉后冒出汉话来。

    那日,顾云康孤身跟上了都呼撤退的军队。

    都呼逃得匆忙,好在天大亮了,顾云康的视线没有受阻,他跟上了都呼,也有足够的工夫观察左右路线。

    道路并不好辨,或者说,很多时候他们行的也不是什么路,积雪、黄沙、碎石,直到抵达绿洲,都呼才停下来休整。

    彼时,聚集起来的人数不算多,不知道是都被拦在了半途上,还是走着走着迷路了。

    都呼的脸色很难看,哇哇大叫了一通。

    他们在绿洲上停了半日,陆陆续续的,还有些小队寻了回来。

    人人都很狼狈,顾云康在其中并不突兀,他还找到了几个熟人,先前他混在鹤城里时,曾跟这几个狄人吃过酒。

    顾云康脸上的伤疤太特别了,别人总能记得他。

    当然,山口关一战死伤太过惨重,不止都呼挂着火,其他人也在为战死的朋友悲伤,他们也就没有想到,在都呼设局瓮中之鳖失败之后,山口关大战之前,他们谁都没有见过顾云康。

    想那些做什么?

    死了那么多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活下来的认得的人,就足够抱头痛哭一场了。

    顾云康编造了出身,编造了一众亲朋好友,北狄由众多部落组成,不少游居在草原各处,也没法求证真假。

    也是有这几个人的作证,顾云康这个在北狄营中相对面生的人,并没有被拆穿奸细的身份。

    顾云康跟着都呼的军队到了北狄大帐之中。

    如他们先前掌握的情报一样。

    安苏汗的三子阿独木说服了他父亲,在去岁冬天,奇袭北狄得手,都呼平白得了这么一个大功劳,当即就偏向了阿独木。

    都呼虽兵败而归,但安苏汗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觉得遗憾,若能在坚持一月两月,后续状况大抵完全不同。

    让安苏汗动气的是他的四儿子阿图步。

    先前安苏汗旧疾复发,昏昏沉沉病了一阵,阿图步偷了了他的虎符,调兵攻打裕门关,不仅毫无收获,反而折损几千精锐,这让回过神来的安苏汗忍无可忍。

    若非裕门关损兵折将,在汉人火袭山口关时,这些骑兵说不定还能内外夹攻,让汉人大军腹背受敌。

    既然都要损,当然要损得有价值,而不是白白的死在裕门关下。

    安苏汗心眼小又锱铢必较,哪怕是对儿子,这种不听话的儿子,他也毫不留情。

    阿图步挨了他一顿鞭子,抽去了几乎半条命,让被抬回营中,这些时日一直在养伤。

    安苏汗带着牧民往草原深处又退了百里,把这前沿大帐留给了此次立下战功的阿独木。

    阿独木得了功绩,得了安苏汗的赏识,又打压了阿图步,整个人飘飘然,他现在惹不了北境,但北境的守军也惹不了他,他整日吃酒寻欢,连将士都跟着松散了。

    毕竟,安苏汗还在后方养病,这里,谁也管不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