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九十二章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朱漆的食盒里头,糕点淡淡的清香往外头飘,闻着挺开胃的。

    “她想她姐姐了,应了她今日散了之后陪她去探望,这不就急着来了嘛,这个时辰就在外头候着了,还让人送了些吃食,”蒋慕渊笑容里几分无奈、几分纵容,偏过身子与傅太师道,“今日要打搅了。”

    蒋慕渊这么一说,各个都知道他说的“她”是指的谁了。

    孙祈咋舌笑骂了声“黏黏糊糊”,孙宣夸他们感情好,大臣们赞几声琴瑟和鸣,孙睿神色淡淡的,看不出端倪。

    傅太师道:“怎么能说是打搅呢,她姐姐也盼着能和夫人多说说话,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都说妇人临盆,娘家在陪着最好,老夫都想厚颜请亲家母和亲家的姑娘们常到府里坐坐。”

    大伙儿也知道傅太师快要荣升曾祖父了,打趣着要在顾云思生产后讨一颗红蛋,也沾沾喜气。

    这会儿都不饿,等到了下午,蒋慕渊把点心分了,自个儿留下百合绿豆糕。

    熟悉的味道让他眼底都透着笑。

    等朝事歇了,一行人前后出了文英殿,彼此拱手告别。

    蒋慕渊与傅太师一道出了宫门,看着在宫外停了半日的马车。

    傅太师看着灯笼上的“宁”字,不由也笑,道:“老夫的轿子在前头,小鲍爷,咱们府里见。”

    蒋慕渊应了声,走到马车旁,那车帘子就撩起来了。

    因着动作,长袖往下落了一小段,露出来小截的白皙手腕,纤纤玉指捏在藏青的帘子上,映着灯笼光,跟玉似的。

    帘子后的人,巧笑嫣然,一双会说话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看着他。

    蒋慕渊无声地笑了,一脚迈上马车,握住彼云锦的手把人往车厢里带。

    捏着帘子的手指松开了,帘子落下来,晃了晃,阻隔了里外。

    蒋慕渊坐下,扣着顾云锦的手指把玩:“等了半日,累不累?”

    “这车里能躺,又不缺饮子点心,还备了话本,哪里能累着?”顾云锦笑道,“倒是你,文英殿里聚了殿下、大臣,一道商量事儿,你更累。”

    蒋慕渊眼里凝着笑:“文英殿里如何议政,你知道?”

    顾云锦瞅他。

    她其实并不知道多少。

    朝堂政事,顾云锦以前从未接触过,很多事儿一知半解,这半解里兴许还要错一半。

    可她渐渐接触了北境的战局,听得多了,想得多了,对军务上比以前明白了许多,其他的,重心不在其上,自然进展不大。

    文英殿里的状况,还是下午有一句没一句从听风嘴里听来的。

    听风说了不少,但他说话,目的不在让顾云锦明白里头运作,而是让他们夫人知道,他们爷有多出色。

    话里话外,与蒋慕渊有关的好话,一箩筐一箩筐的堆在顾云锦跟前。

    当然,也说了蒋慕渊拿到点心后整个人都透着高兴劲儿,很是春风得意。

    顾云锦笑了一通。

    现在见着蒋慕渊人了,顾云锦凑上前问他:“听说你脚步都透着喜,那岂不是整个文英殿都知道我来送点心了?”

    “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蒋慕渊大笑了声,“我还把点心给他们都分了些。”

    “我只让听风拎了一个食盒,里头才那么点,哪里够分的?”顾云锦道。

    蒋慕渊大言不惭:“一人分一小块,尝个味儿,又不指着给他们填肚子。”

    顾云锦扑哧笑出了声:“素香楼的点心,说得跟大人们没有尝过似的。”

    “你给送的,他们自然没有尝过。”蒋慕渊道。

    “要不要紧?”顾云锦见蒋慕渊看着她,补充了一句,“我是说,我往文英殿里送吃食,要不要紧的?先前问了听风,他说能送,我就备了……其他大人们家里,是不是也送东西?”

    “送都送了,这会儿还琢磨呢?大臣们中午用的膳食是家里带进来的,点心倒是没见送来过……”蒋慕渊逗她,又不想她真的往心里去,话锋一转,道,“但你也不是头一个送的,我回京那日,二皇子妃送了桃花饼,也是大伙儿一道分了。”

    顾云锦听了,笑道:“那桃花饼好吃,我在宫门外遇上她了,二皇子妃拿了两个给我,清甜不腻。”

    两人说着的都是家常琐事,亲亲热热的。

    马车到了太师府对街,略候了会儿,见傅太师的轿子也到了,车把式才把车停到了石狮子旁。

    蒋慕渊扶着顾云锦下了马车,与傅太师见了礼,一道进府。

    傅太师让人往顾云思那儿传话,又命婆子引顾云锦过去,自己请蒋慕渊进了书房。

    两人落座,又上了茶水,先说了几句今日文英殿里未商讨完的政事,傅太师便不再多言,只端茶抿了一口。

    他等着蒋慕渊开口。

    小鲍爷携夫人到府,肯定不仅仅是夫人想念她姐姐了。

    蒋慕渊也嘬了一口,不疾不徐问了圣上那日叫他看的那三桩事情。

    今日文英殿里主要说的还是北境重建,傅太师听蒋慕渊这么问,讶异道:“小鲍爷怎么想起问这那些了?”

    蒋慕渊微垂着眸子,笑容温和,道:“我这几个月都不在京里,很多事情也是回来后东听一句西听一句,没有一个重点,也不晓得讯息对不对。

    那日入御书房,圣上问我这几样事情的想法,我连来龙去脉都没有理顺,哪儿能说出子丑寅卯来?

    那天已经辞了,昨儿也问了,我皆以不够熟悉推辞了,就想着若明日再去,不好再不吭声,因而想来问问太师。”

    傅太师见蒋慕渊说得恳切,摸着胡子就笑了:“老夫清闲了好几年,这个岁数了,反倒日日忙起来了。”

    蒋慕渊闻言也笑。

    三公之职位,是荣耀,也是虚职。

    名号上是再好听也没有了,可要说真切的实权,还比不得六部大臣。

    只不过,官场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人脉和累积都有,要办什么事儿,只要能过得去的,各处也会卖个体面。

    傅太师是明白人,早几年交出实权、退至虚职之后,就很少参与政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