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你最甜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九十一章 你最甜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独自一个人瞒下所有,夜深时思考来去,为自身未解的血脉而痛苦的是他;坚持游走两面,最后一腔热血,以身为顾家子弟而骄傲、带领北境将士大破北狄的是他;可今生被孙睿推着,被时局变化压断了心里那根弦的,也是他。

    这个答案,残酷又讽刺,却是眼下看来,最最可能的。

    要不是怕曝露状况,蒋慕渊很想去问一问孙睿,他到底做了什么,让顾致泽做出了与前世截然相反的选择,倒向了狄人,打开了北地城门。

    蒋慕渊从地图上抬起头来,看向顾云锦。

    他在顾云锦眼中读到了担忧,他沉浸在地图里一言不发的模样,显然是让她担心了。

    “无事,”蒋慕渊伸出手,揽住了顾云锦的肩膀,轻轻拍了拍,“就是在想,你这地图整理得真好。”

    他只能这么说,他不能告诉顾云锦,在原本的故事里,顾家所有人本该以顾致泽为傲,而不是恨得咬牙切齿,又痛得无可奈何。

    顾云锦抬起手,把落在她肩膀上的手握在掌心里,十指相扣,浅浅笑了笑。

    她隐隐知道,蒋慕渊只说了一半,真正让他陷入沉思的是旁的事情,可蒋慕渊没有说。

    他们是夫妻,感情极真,这毋庸置疑,顾云锦何时何地都不会怀疑蒋慕渊的心,只是知道,蒋慕渊有事儿瞒着她。

    就像是那夜的大帐之中,蒋慕渊和袁二特特在营中说话,那是为了不叫她听见。

    可顾云锦也没有能抱怨的地方,毕竟她自己也有事儿瞒着蒋慕渊。

    虽然她的真心实意,亦没有半分掺假。

    当然,这种互相瞒着事儿的滋味,很不好。

    舌尖顶住了后槽牙,顾云锦鼓着腮帮子,半晌抬眸道:“想吃糖了,嘴里没有味道,看来时不时的还是要吃些甜的,皇太后说得极是。”

    蒋慕渊叫她逗笑了,胸口起伏,从腰间解下荷包,取出一颗糖果:“带在身上给皇太后的,今儿却没有去慈心宫,正好讨你欢喜。”

    顾云锦含了一颗糖,香甜味道在口中溢了一圈,叫她整个人放松多了。

    她问道:“你怎么不吃糖?我看着也不像是只有一颗。”

    “怎么不吃,”蒋慕渊弯下腰来,漆黑的眸子沉沉湛湛望着顾云锦,手指轻轻抚着她的下巴,凑近了道,“你最甜,一袋糖果都没有你甜。”

    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几乎消失在了唇舌之间。

    顾云锦弯着眼睛笑。

    这份爱意,真真切切,他们彼此都知道。

    腻了好一会儿,顾云锦才从蒋慕渊怀里出来,低头整理了显得凌乱的衣衫,又转身把大案上的书册、地图都一块整了。

    蒋慕渊瞧着是气定神闲,其实也是狼狈,他坐在椅子上,支着脸看顾云锦。

    半晌,他轻声道:“云锦,想不想去看看你姐姐?”

    顾云锦一怔,她能见着的姐姐只有顾云思,她回京之后已经登门拜访过了,可蒋慕渊提起来……

    蒋慕渊肯定不是为了见顾云思,他大抵是想见傅太师。

    而傅太师进来常在宫中,蒋慕渊有事儿在宫里就能与傅太师商议,需要去太师府说的,大抵是在宫里不方便开口的。

    顾云锦心里有数了,便道:“那我明日下午在南宫门外等你,我们一道去太师府?”

    蒋慕渊的笑意越发浓了,他家小媳妇儿,当真是通透人,多明白事儿。

    翌日,文英殿里由傅太师坐镇。

    午膳后,听风跟着小内侍到了殿外,老老实实候着等通传。

    文英殿议政,即便是亲随,没有传召也不能随意靠近,蒋慕渊得了消息,借着正好消消食,慢悠悠地走出来。

    听风上前,压着声儿道:“爷,奴才查过了,洪少卿与赵同知虽不是同榜,但两人都考过好几回,且都考了辰丰二十七年,以及二十八年的恩科,这两次也都双双落榜。”

    蒋慕渊点了点头。

    同窗、同科会有至交好友,但屡战屡败、屡败又屡战的两个举人会认得也不稀奇,尤其是后来两人还都中了,势必会多一些亲近。

    有这层关系在,赵知语与洪少卿的孙女,即便不够熟悉,也能说上几句。

    当然,蒋慕渊不认为赵知语要跟谁过不去,在背后出主意的肯定是孙睿。

    孙睿算计着把柳媛和徐令婕凑到了赵知语的眼皮子底下,让她一眼就看到闹剧,借而让顾云锦出面,他想打击的是谁?

    是卫国公府?还是冲着蒋慕渊来的?

    眼下只有柳家倒霉,挨了皇太后一顿训斥,旧账都摊在桌面上了,一旦柳家再出岔子,新账旧账一块算。

    反而蒋慕渊与顾云锦不痛不痒的。

    可孙睿与柳家哪来的仇怨?

    再说前世,卫国公府对圣上忠心耿耿,圣上属意孙睿,柳家总不会与圣上唱反调。

    不过话又说回来,蒋慕渊看不穿孙睿这一连串的举动,他也没有想明白圣上为何要弄出一个文英殿来。

    蒋慕渊的目光落在听风的手上。

    听风提着一个食盒。

    “夫人来了?”蒋慕渊挑眉。

    听风笑眯了眼睛:“夫人已经在宫门外了,奴才说爷这儿准要到掌灯时,夫人不用这么早来候着,夫人说她想来,正好顺路给爷捎些点心,下午时能尝两口,奴才实在劝不住……”

    听风一面说,一面就瞧见他们爷的眼角眉梢一点点露出来笑容,他暗暗叹了声,他就知道,他们爷可喜欢夫人在宫外等他了。

    前回是西宫门,这次是南宫门,以后若有机会,只怕是盼着夫人东边、北边,甚至是角门处都全候遍了,叫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感情甚笃。

    蒋慕渊接了食盒,道:“你伺候仔细些。”

    听风忙应了。

    文英殿里的皇子、大臣们,就这么看着蒋慕渊去外头转了一圈,再回来时手里添了个食盒,整个人还心花怒放。

    “这是……”孙宣奇道,“刚用了午膳,阿渊去消食,怎么还添了?”

    蒋慕渊落座,把食盒就搁在手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