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八章 敲打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八十八章 敲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颔首应下了,并不多言。

    他听出来了,圣上要敲打的人是他。

    圣上对北地失守存疑,却没有顾家通敌的实证,顾云宴兄弟随大军收复失地,现如今,圣上不打算再拿人证物证缺失的旧事来与顾家算账了。

    可不算账是一回事,圣上还要敲打蒋慕渊,明晃晃的告诉他:朕心里明明白白,朕在本子上记着,再惹事,一并算。

    所谓的惹事,是在圣上另指北地守将时,蒋慕渊再继续替顾家求情。

    圣上不止要让他感恩戴德,还要让他自认理亏,毕竟,不追究已经是大恩典了。

    见蒋慕渊听话应了,圣上又问:“前几日与你说的几件事情,你有想法了吗?蒋家那位老太太过世,也是不巧,不然朕昨儿就让你进宫来了,与皇儿他们多探讨,早些定下办法。”

    蒋慕渊应道:“我虽然难过,但也知人总有一死,好在太奶奶走得安详,又是喜丧,她能在地下与儿子、孙子团聚,家里人也为她老人家高兴。

    您那日问的几桩事,我想了一些,还没有完整的想法,就想着进宫后去文英殿,向几位殿下、六部大人们请教一番。”

    “是了,”圣上颔首,“一会儿你就过去文英殿。”

    重新上了茶水,圣上嘬了一小口,叹道:“你这一路赶得太急了,肃宁伯班师回朝,大军比你启程早多了,他们还在路上,你已经抵达了。”

    蒋慕渊笑道:“大军行进,不比我轻骑快行。”

    “也是。”圣上说完,挥了挥手,示意蒋慕渊退下。

    韩公公送蒋慕渊出去,再回来时,圣上正在看折子,他便不声不响地站到了角落里。

    圣上眼皮子没有抬,却是开口道:“阿渊那孩子呀,就是心太细,考量的事情也多,北地到底怎么一回事儿,朕不信他不知道。他却还想跟朕讨将军印,他是真宠他媳妇儿。”

    这话,韩公公不好接,也就没有接。

    圣上问:“那天真是阿渊他媳妇儿等在宫门口?”

    这个问题是要答的,韩公公垂手,道:“是小鲍爷夫人,马车早早就到宫门外了,听风伺候着,从早上一直侯到下雨那会儿,小鲍爷才出宫。”

    “她倒是好耐心,”圣上哼笑了声,“模样也好,阿渊相中她不稀奇,朕看着也是个讨喜的小丫头,做外甥媳妇挺好。”

    “您说得是。”韩公公陪笑,心里明白圣上没有说完的意思。

    做外甥媳妇挺好,做儿媳妇就不好。

    蒋慕渊不疾不徐往文英殿去。

    文英殿伺候的小内侍见了他,赶紧迎了上来。

    走到近处,能听见殿内说话的动静,蒋慕渊偏过头,低声问道:“里头在商议什么?我现在进去,会不会打搅?”

    “怎么会打搅,知道您今儿个进宫,刚刚几位殿下还在说您兴许会过来。”小内侍引着蒋慕渊往前走,刚要推门,那门就开了。

    里头出来一人,正是徐砚。

    徐砚见了蒋慕渊,拱手行礼。

    蒋慕渊道:“徐侍郎这是……”

    徐砚道:“有几本文书落在工部衙门,想让小吏去取。”

    “我与徐大人一道去吧,”蒋慕渊笑道,“正好有一些城池重建的事儿,想要与徐大人请教。”

    徐砚明白人,听了这话,也不提让小吏走一趟了,跟着蒋慕渊一块往六部衙门走。

    两人离了文英殿。

    徐砚四周打量了一圈,见附近无人,便主动与蒋慕渊道:“昨儿云锦使人来传话……”

    蒋慕渊压着脚步,道:“徐侍郎心中可有线索?”

    “与内子前后思索,不曾想到什么,”徐砚继续道,“上朝之前,舍弟也说,生意场上,与那几家虽有过往来,但不曾有冲突……”

    既然摊开来说北花园的事儿,蒋慕渊也就没有隐瞒,道:“我使人打听了,洪少卿与赵同知并非同榜进士,书院也不相同,赵同知是京城人,洪少卿是任了京官之后才举家进京的,似乎彼此之间并无关系。”

    徐砚颔首,示意自个儿认真听着,只是思路一转,突的想起一桩来。

    “若没有记岔,赵同知是连着考了好几回才中的……”徐砚斟酌着道,“不知洪少卿是否也有同样的经历……”

    蒋慕渊扬眉,而后笑了起来:“是我疏忽了,徐大人提醒得是,我该再仔细些。”

    这两人不是同榜,但在数次落榜的经历之中,兴许有同一年参考。

    先说的这事儿,勉强可以说是朝堂之争,但更像是家事,让蒋慕渊再问朝事时,也少了几分严肃。

    “我在北境几个月,京里是不是有不少弹劾的折子?”蒋慕渊压低了声音,问道,“质疑北地失守、指责我杀俘虏,这一类的……”

    徐砚看了蒋慕渊一眼,心知这才是对方叫他一道走的原因,便道:“的确是有,朝中当时争议不少,但最后都被压下去了,弹劾的折子也有,几乎都叫黄大人打回去了,有御史在大朝会时上折子,当场就被黄大人斥得说不出来,那之后,折子就少多了……”

    蒋慕渊点了点头。

    跟他想的一样,圣上就是拿旧折子在敲打他。

    黄印在大朝会上喝斥了胡乱上弹劾折子的御史,那之后,抓着这几桩事情不放的折子必然很少。

    即便写了,也是被黄印打回去进不了文英殿,要让圣上看到,只有大朝会上折子,只是这么一来,极有可能被黄印再当着所有大臣的面劈头盖脑讽刺一通。

    如此状况,上了折子的御史也不会等着蒋慕渊的自辩和交代了。

    圣上又何须再给御史们一个说法。

    再回到文英殿里,里头正在为江南的赋税争论。

    蒋慕渊进来,少不得与各处问安。

    孙祈看向蒋慕渊,微微一颔首便是应过了,吩咐小内侍道:“给小鲍爷搬把椅子,上茶水。”

    不用孙祈特特说,小内侍半点不耽搁,已经都安排了。

    孙宣笑着与蒋慕渊道:“阿渊既来了,也正好听听你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