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忘根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八十三章 忘根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邵嬷嬷缓过了气,去与杨氏说了一声,看着杨氏往仙鹤堂去,邵嬷嬷在心里叹息一声,那家人怎么就想不明白呢,石瑛他们家是怎么发卖出去的,前车之鉴都不看着吗?

    没拿到错处时,杨氏会给徐老太爷、闵老太太一些颜面,一旦抓到了,绝对不姑息。

    这要是老老实实收拾包袱走,邵嬷嬷还会让牙婆瞧着卖户好人家,这等寻事儿的,卖得越惨越好!

    杨氏挺直了背,走进了仙鹤堂。

    每一回发卖老仆,闵老太太都要闹这么一场。

    次数多了,杨氏也习惯了,她嘴上问了安,也不管闵老太太,直接落座。

    闵老太太绷着一张脸,对杨氏道:“不把人卖光了,你不顺心是不是?”

    “不会缺了伺候老太太您的人手,”杨氏面不改色,道,“打发出去的,都是不好用的,教了好些年也没教出来,我就换一把,新人得力些,您这儿若是人不够,我再给您挑几个。”

    闵老太太冷笑,杨氏挑来的人手,听谁的话,还用说吗?

    “你从进门起就掌了中馈,老婆子从不插手,你要怎么管就怎么管,可你也别太过分了!”闵老太太哼道,“你要是管不好,干脆分一部分给你弟妹,让她给你分忧。”

    杨氏看了老太太一眼。

    闵老太太当年交出来,是忌讳杨氏这个官宦人家出身的儿媳,彼时徐砚全要靠岳家扶持,老太太怎么会跟杨氏对着干。

    后几年,相处多了,闵老太太的本性就冒出来了,加之杨家走了下坡路,而徐砚步步高升,老太太就对杨氏挑剔起来。

    当然,闵老太太最挑剔的是小儿媳妇,她看魏氏才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老太太就是嘴巴上叫得凶,拿分中馈来刺激杨氏,杨氏要真把中馈分出去给魏氏……

    第一个跳起来的就是闵老太太。

    杨氏被老太太闹烦了,平素左耳进、右耳出的话,她今日不想憋着,当即就道:“您说得是,我这些日子的确感觉力不从心,二弟妹能替我分忧,那真是太好了,我能松一口气。”

    果不其然,闵老太太的嘴唇重重抽了一抽。

    落在杨氏眼中,她添了几分畅快。

    闵老太太当即不提中馈了,她换了别的:“前回老婆子跟你说过,让云锦登门来赔礼道歉,她怎么还不来啊?”

    杨氏一怔。

    闵老太太继续道:“老婆子左等右等没见着人,今儿倒好,大晚上的让一个丫鬟过来,让丫鬟来道歉,她是赔礼还是示威啊!”

    杨氏心说什么都不是,赔礼、示威都沾不上。

    “老婆子看她是来惹事的,”闵老太太抬了声,“坐着小轿子来,又坐着小轿子走,一个小丫鬟哪里来的脸面?一些小门小户的姑娘出门,都没有她体面!”

    杨氏压着火,道:“宰相门前七品官,她现今是世子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平日里还要去长公主、郡主跟前回话,当然比小门小户的姑娘体面。”

    “呸!”闵老太太啐道,“忘根的东西!她老子娘还是侍郎府的仆从呢,她得意个什么劲儿!姓甚名谁都忘了!来府里转一圈,还招三惹四的,她打人不算,你还替她把人一家子扔出去,你拿热脸贴别人冷**,你昏了头了啊?”

    杨氏挨了一顿批,丝毫不觉得意外。

    闵老太太骂来骂去,都是要往顾云锦身上招呼的。

    忘根?

    这骂的也不是抚冬,而是骂在侍郎府住了四年的顾云锦,没念着他们徐家半点好,反而次次给徐家惹麻烦。

    当然,也一并在骂杨氏,骂她把老仆都发卖了,不记得人家这么多年的苦劳。

    杨氏听着这些,只觉得极其可笑。

    杨家当年对徐砚的扶持,那是费了人脉、资源给正儿八经铺出来的升官路,闵老太太怎么就没有念着好呢?

    忘根,闵老太太忘得彻底。

    杨氏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道:“您也别说这些了,反正人已经卖出去了,断不可能再回来,您要是不想这一院子的人手都换成您不熟悉的,就消消气,别再折腾了。您不累,我累得慌。”

    这等**luo的威胁,闵老太太哪里会忍,抓起茶盏就往杨氏身上砸。

    茶水都凉了,泼在身上倒也不痛,只是湿了衣裙,看起来有些狼狈。

    杨氏笑了笑,也不擦拭,只淡淡扫了闵老太太一眼,自顾自出了屋子。

    闵老太太气得要命,偏她自矜身份,不肯追到儿媳妇的院子里骂骂咧咧,只让身边的戴嬷嬷来管教杨氏。

    杨氏睨了戴嬷嬷一眼:“你也想被发卖吗?”

    戴嬷嬷被这一眼瞧得背后一片阴冷,仿佛那碗茶水不是泼在杨氏的衣裙上,而是全灌进了她的后脖子里。

    就像是在北三胡同里挨得那几扫帚,重得她直到今日都隐隐作痛。

    戴嬷嬷再自诩对闵老太太忠心耿耿,这两年下来也看出门道了老太太是一只会叫唤的纸老虎,叫的再大声,也是纸做的。

    她再听老太太的话,杨氏才是那个会收拾她的人。

    而且,闵老太太闹得太过了,不止是两个儿媳妇不满,徐老太爷也有意见,而徐驰向来主意大,徐砚瞧着是对老太太越来越失望……

    继续顺着老太太的心思做事,头一起倒霉的就是她自己。

    戴嬷嬷赶忙表忠心:“太太,奴婢也在劝老太太,就是没怎么劝住,但奴婢一定尽心尽力……”

    “哦,”杨氏打断了戴嬷嬷的话,“那你就再使把劲儿,劝不好,我就换个人来劝。”

    戴嬷嬷忙不迭点头应了。

    杨氏回到清雨堂,徐令婕一眼就看到了那摊水印子。

    “祖母又为难母亲了?”徐令婕眉头紧皱,“她怎么这样啊!一点道理都不讲!”

    画竹站在一旁,窗户半启着,她刚好看到徐砚回来,忙道:“姑娘,老太太是长辈,别说是泼个水砸个碗,就是让太太去院子里跪着,太太也不得不从啊。姑娘,您先别着急,让太太把衣裳换来,不然老爷回来看见了问起,多为难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