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章 看不透他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八十章 看不透他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的舌尖顶了顶后槽牙。

    袁二看着粗人一个,实则仔细,即便是话赶话的与顾云锦提了什么,按说也不会出格。

    拼拼凑凑出这些推测,与其说是袁二多了话,不如说是顾云锦敏锐。

    蒋慕渊虽然不想让顾云锦知道前世结果,但能吐露几分的,他也不想拿旁的话诓她。

    “五爷是去了明州,也是赶巧,偶然发现赵同知与一内侍往来,”蒋慕渊道,“那内侍是孙睿的人,动手害贾婷的那两兄弟都见过他,因而我才说,贾婷的事,极有可能与孙睿有关。”

    顾云锦的心扑通扑通跳快了几拍,轻抿下唇,而后道:“小鲍爷说,看不透三殿下行事,那你不把三哥哥孤身赴北狄的消息传到御书房,你怕有人在背后作梗,那个人指的也是三殿下吗?”

    蒋慕渊沉沉看着顾云锦,而后缓缓放下茶盏,指腹摩挲着杯沿,良久,道:“是。”

    顾云锦的呼吸都凝了一分,难以置信地摇头:“为什么?北地不是他的江山,百姓不是他的百姓吗?”

    圣上还健在,顾云锦这话问的不对,且传出去,引得不仅仅是争议。

    可因为太过震惊了,顾云锦自个儿都没有注意到说错话了。

    蒋慕渊却没有质疑,在他看来,顾云锦问得一点都不错,皇位迟早是要交到孙睿手中的,江山是孙睿的江山,百姓也是孙睿的百姓,所以,孙睿到底在做什么?

    “云锦,”蒋慕渊的笑容里带了几分无可奈何,“你的问题就是我的质疑,所以我才说看不透他。”

    顾云锦深吸了一口气,她想到了前世一直坚守的北地,脑海里浮现了那残破的城池,她颤着声,问:“那北地的失守,除了二伯父,是不是其中还有别的隐情?

    我知道二伯父的罪过无人可推卸,他错得太过了,可我不想相信,他是一个人走到了无法回头的那一步。

    是否会有内情呢?”

    顾云锦声音里透出来的挣扎让蒋慕渊心疼极了,他抬起手,捧着顾云锦的脸侧,低声道:“不好说。”

    顾云锦抿住了唇。

    岂止是不好说,顾致泽已经不在了,他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想的,无人知晓。

    即便他们拼凑出了“真相”,北地的失守依旧是顾家的责任,为了能对得起那夜战死的将士、遇难的百姓,收复城池远远不够,只有打得北狄抬不起头来,才能稍稍洗去这一身的污点。

    顾云锦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书房的方向,隔着帘子、落地罩、博古架,她自然看不到书房里的状况。

    可她知道,她那里垒了很多书册,她一本一本看,地图一版一版画,韦老先生那一屋子的东西,也是一天天累积起来的。

    再是心急,也不能乱了脚步。

    磨刀不误砍柴工。

    孙睿的想法,北地的真相,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分析出子丑寅卯的,那就定下心来,做眼下能做的事儿。

    蒋慕渊让人知会听风,先去打听赵同知与洪少卿是哪一年高中的。

    顾云锦唤了抚冬,让她拿了对牌走一趟徐侍郎府。

    抚冬得了吩咐,嘴上应了,心里却是一愣一愣的,木然走出屋子,往天上看了眼。

    天色已经沉下来了,院子里也点起了灯,这个时候去徐侍郎府……

    也不是,即便是白天,她也有两年没有去过了。

    当时她心一横,跟着顾云锦进了北三胡同,被闵老太太打发来的戴嬷嬷拿卖身契盖到脑门上,抚冬就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踏进侍郎府的一天。

    前回夫人要问话,也是让她去托了陈嬷嬷,中间转述了而已。

    今日这些,抚冬抿了抿唇,夫人说得是,此事要紧,牵扯也多,还是她自己走一趟好。

    倒不是担心中间夹着个陈嬷嬷,消息往外漏出去,而是怕转达之时不够清楚,说岔了意思。

    因着时间晚了,抚冬慢慢走耽搁工夫,房上备了小轿,送抚冬到了青柳胡同,轿夫在外头等着,等抚冬忙过了再接她回宁国公府。

    侍郎府的门房见了抚冬,诧异得说不出话来。

    抚冬道:“怎的?认不出我了?我有事儿求见太太,劳烦替我往清雨堂递个话。”

    门房上的主事催着一小厮往里头报信,自个儿挠挠头,讨好道:“怎么会不认得抚冬姑娘,就是女大十八变,两年不见,姑娘变得越发好看了。”

    抚冬白了他一眼。

    这种“好话”,她听着就腻味。

    搁在以前,她不懂事,的确爱听好话,可见识过杨昔豫那张嘴,想到他在外头哄得阮二姑娘心花怒放,又与画梅、石瑛她们有牵扯,还三番四次想哄骗她们夫人,这让抚冬对这种油嘴滑舌之辈厌恶极了。

    整日儿说这些话,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抚冬不理会,也知道杨氏那儿不会拦她,径直就往里头走。

    那主事见了,下意识地伸手要拦:”姑娘且等等。”

    抚冬这几个月刻苦,顾云锦不在京里时,她跟着顾家的妈妈学了些,顾云锦回来后,抚冬就向念夏请教,如今一身功夫,与人对峙交手,未必能占上风,可对付这么一个想占便宜的主事,绰绰有余。

    抚冬反手一巴掌,重重拍在那主事的胸口上,把人闷得气都喘不上来。

    她打完了,也不看,依旧往清雨堂走。

    杨氏那儿得知抚冬过来了,心里一阵擂鼓。

    定然是顾云锦那儿有要事,若不然,她怎么会让抚冬进府来。

    只是不知这要事是好还是坏……

    画竹把杨氏的担忧看在眼中,禀了一声之后,出来迎抚冬,两人在清雨堂外碰上,她冲抚冬笑了笑。

    抚冬前脚进了屋子,后脚得了信的徐令婕也奔了过来。

    徐令婕急切地问:“是云锦有事儿寻我们?”

    “急什么?”杨氏压着徐令婕落座,让她稍安勿躁,与抚冬道:“天都黑了,这么要紧吗?”

    抚冬问了安,道了来意:“还是为了那日北花园的事儿。”

    徐令婕拧眉:“是不是知道哪个要害我?还是害柳媛的?到底是哪个,心眼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