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七章 用她的真情真意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七十七章 用她的真情真意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提起虎子被抱走的经历,陈三现在一样唏嘘不已,甚至心情很是复杂。

    那人贩子抱走了陈虎子,陈三彼时恨得想撕了那老虔婆,偏那老虔婆善待虎子,好吃好喝养着,孩子半点罪没有受,也没有被卖走,最后被顾云锦寻回来。

    而富丰街上那两家,孩子被转手卖了,这会儿还没有消息呢。

    比起他们,陈三自认自家虎子是走大运了。

    前阵子,邻居大娘还与陈三媳妇说,幼子时候的情谊是最真的,虎子如今跟着顾家的小鲍子们玩耍,以后能跟着一道读书认字、习武打拳,这是别人家想都不敢想的造化。

    陈三媳妇被大娘说得一愣一愣的,回来转述给陈三时也懵得厉害,因为她从来没有从“占便宜”的角度去想过。

    陈三也一样,一面觉得自家已经受了贵人大恩惠了,再厚着脸皮谋什么是要天打雷劈的,一面又想自家就虎子这么一个孩子,做爹娘的谁不希望孩子出息些呢……

    反反复复自个儿纠结了好几天,陈三才算想明白了。

    虎子现在才多大啊,他什么都不懂,什么地位尊卑,他和勉哥儿闹脾气时还互相对撞脑门呢。

    他这个当爹的,做什么把事情弄复杂了……

    孩子玩,那就是玩,与其现在琢磨将来事儿,不如多赚几个银钱给虎子买糖葫芦。

    陈三没有与蒋慕渊说他那一番心境,只问起了人贩子:“富丰街那两家,时不时来俺家门口张望,俺知道他们心里着急,南陵那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状况……”

    蒋慕渊那天在御书房里看了南陵调查的折子,现在进展还不大。

    他道:“南陵地界不小,又多是山岭,查起来没有那么容易,恐怕还要些时日,我找机会问问,若有消息,我让听风寻你,你转告那两家。”

    陈三忙应下,感激蒋慕渊高义。

    顾云锦从韦沿那儿过来,迎面瞧见蒋慕渊与陈三。

    陈三自是又感激了顾云锦一番。

    顾云锦受了他的谢,问了几句虎子状况,知道孩子还在园子里跟勉哥儿几个玩,笑着赞他们精神好。

    可不就是精神好嘛!

    从上午闹到傍晚,小孩子半点不觉得累。

    顾云锦与蒋慕渊往四房去,要与徐氏和吴氏告别。

    身后,先前与陈三交谈的那小厮正笑话陈三:“就看着你一遍又一遍的道谢。”

    陈三挠了挠头:“可除了道谢,俺也不能做什么了,恩情太重,回报不起,只感谢是真真切切的。”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顾云锦偏头看了蒋慕渊一眼,不禁想起了先前的自己。

    她当时也是如此。

    不止蒋慕渊心意,只晓得小鲍爷处处给她帮助,哪怕对蒋慕渊而言是举手之劳,对顾云锦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与蒋慕渊道谢。

    而现在,顾云锦能回报上了,用她的真心真情。

    等回到宁国公府,顾云锦换了身衣裳,与抚冬道:“去请郡主过来一趟。”

    抚冬摇头,道:“郡主去族里了,不在府中。”

    “你寻寿安?”蒋慕渊从内室出来,在木炕上坐下,笑着问。

    顾云锦道:“听韦老先生点拨,我就想起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只是想起来是哪本书上,郡主这些日子也在帮着我看古籍,就想问问她是不是有印象。”

    蒋慕渊颔首:“你把那句子写下来,我让人送去族里问问,也免得她来来回回赶。”

    顾云锦自是应了,让抚冬备了纸墨,小笺纸上写下。

    蒋慕渊倚着落地罩看她。

    他回京后还不曾细细打量过此处书房,如今眼前状况,与彼时他们一道收拾出来屋子相比,大有不同。

    不过,虽多了不少书册,但依旧整齐。

    顾云锦落笔很快,神色认真,叫蒋慕渊错不开眼。

    等顾云锦写完,轻轻吹干,抬起头来就对上了蒋慕渊的目光,她下意识地弯了弯唇。

    蒋慕渊走到大案旁,墨香浓郁,呼吸入鼻,倒也宁神,他把笺纸交给抚冬,让她去寻听风,自个儿拉着顾云锦的手回了次间里。

    “这几天事儿多,都没有顾上与你好好说说话。”蒋慕渊把顾云锦的手拿到眼前,轻轻啄了一口。

    他动作轻,顾云锦只觉得手背上痒,但她并没有抽手,只是打趣道:“这样就是好好说话?”

    蒋慕渊睨了她一眼,也笑了。

    其实,不止蒋慕渊有很多话要说与顾云锦听,顾云锦也是一样的。

    回京之后遇上的一些事情,顾云锦自己没有理顺,也想听蒋慕渊的意见。

    她想了想,就先说了北花园。

    “我那二表姐出门就是个避事的,她不会去惹柳媛,柳媛揪着她不放,也还说得过去,”顾云锦皱了皱眉头,“原就是姑娘间的冲突,皇太后没有说我,卫国公夫人却是好似挨了一顿训,出宫后就卧病不起了。”

    蒋慕渊闻言,轻咳了一声,卫国公夫人进宫如何挨骂的,他那天去慈心宫请安时,小曾公公提了两句。

    他知来龙去脉,只因与他有些干系,一时之间没理顺要如何开口,才咳嗽着掩尴尬。

    尤其是顾云锦还沉沉看着他。

    蒋慕渊倒不是心虚。

    前世他被圣上逼着娶了柳媛,原想着木已沉舟,他一见钟情的小泵娘嫁了别人,那他娶谁都差不多,太太平平过日子就好。

    只是柳媛不是个能太平的,长公主不喜她,寿安受了一肚子委屈无处说道。

    圣上在上头压着,蒋慕渊不可能与柳媛桥归桥、路归路,就晾着不理会,反正衙门里事情多,他一两个月也不见得会回府,回来了也就是为了给父母请安。

    今生,蒋慕渊更是离柳媛远远的,也示意寿安莫要理会柳媛的示好。

    说穿了,柳媛为难顾云锦,为难徐令婕,都是因为她的求而不得罢了。

    蒋慕渊理着思绪,道:“这回本就是她家不占理,皇太后倒也不算偏帮,卫国公夫人受了皇太后的敲打,柳家自己心里也有数,不会怕他们给徐侍郎使绊子,他家不敢。”

    顾云锦奇道:“为何?我还以为他们挺敢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