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信三哥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信三哥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锦抿住了唇。

    地图终究是地图,她只是把别人的描述记在了图上,而不是亲自走了一回,这是有差距的。

    顾云康选择的是最直接的方式,虽然也是最凶险的方式。

    “等不住,”单氏最知道其中关节,她握住了顾云映的手,道,“顾家的时间不多了。”

    朝廷不可能一直不把北地守将的归属确定下来。

    要么交出去,要么由顾家子弟接下,总要有个说法。

    而从如今的状况看,顾云宴顺顺当当接下镇北将军府,还是欠了火候。

    一旦北地守将换人,顾家没有兵符,如何调动北境骑兵冲进草原?即便顾云康能引路,新任的守将也未必愿意搏这么一把。

    见单氏通透,蒋慕渊也没有隐瞒,道:“虽朝中也在周旋,但我估算,最多半年要有一个结果不是寻着路,而是大败北狄。”

    顾云锦闻言,沉沉看着蒋慕渊,她这时候才明白先前马车上的那句话的意思。

    不仅仅只有顾云锦在努力,家里人一样在为了那条路线而奋斗。

    顾云康以身涉险,为的就是摸出那条路,带领兵士们杀向北狄大帐。

    如此拼搏,不仅仅是为了累功绩,更多的是弥补。

    就算把将印交还给朝廷,顾家子弟也想为这几十年的坚守交出最好的答卷。

    顾致泽的选择已经留了污点,当日真相,虽是被掩埋在风雪之中,可在顾家人心里,太过明白,明白到不做些什么就过不去这道坎。

    而蒋慕渊的下一句话,让顾云锦的心颤了颤。

    “没有替三舅哥把功绩大书特书,是不想让他太起眼,叫人留心到他不在北地,”蒋慕渊道,“三舅哥孤身入北狄一事,我也没有禀报圣上,除了我、几位舅哥、肃宁伯和向大人,无人知晓,我担心朝中有人作梗,不止坏了计划,还会害了三舅哥的性命。”

    “朝中有人作梗?”单氏攥紧了拳头。

    “小心谨慎些,总是没有错的,”蒋慕渊道,“三舅哥能混在狄人之中,是因为他的脸毁了,这么长的一道伤疤,别人认不出他原本模样,他又精通狄语,可若是他的状况被人传到了北狄帐中,要寻一个脸上有长疤的人,很容易就暴露他了。”

    皆是自家子弟,不说与顾云康相处不多的顾云锦,单氏这样看着顾云康长大的人,心都揪在一块了。

    孤身犯险已是艰难,若是背后再有人捅一刀子,那就是绝境。

    偏这事儿是顾致泽惹来的……

    顾云锦的视线停在蒋慕渊的脸上,她心里有很多个问题,兜兜转转的,只是当着娘家这么多人的面不好开口,她想,回去之后还是要问一问的。

    外头嬷嬷进来,福身道:“韦老先生知道夫人回来了,说是有些进展要与夫人商讨。”

    顾云锦应了。

    蒋慕渊还要与单氏她们说北地事情,顾云锦跟着嬷嬷去见韦沿。

    行至半途,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她不由顿足转身看。

    是顾云映追了上来。

    顾云映拉住了顾云锦的衣袖,一双眸子凝在顾云锦身上,一脸的凝重。

    顾云锦明白了她要说的话,轻轻握住了顾云映的手,道:“我先前应过你,你想回北地,我一定会支持,可眼下还不是时候,我们先等到三哥回来,好吗?”

    顾云映咬住了下唇。

    她进京有些时日了。

    京城的繁华,与北地截然不同,这里对她而言,极其陌生,虽然长房、四房待她极好,顾云映也愿意与伯娘、婶娘亲近,可心底深处,她念的还是北地。

    为了让她散散心,单氏也带她出过门,只是服丧期间,行程简单,开春后一道去西山上求了签,祈福求平安。

    京郊山头的春花似锦,初初看了,自然也心花怒放,可多看几眼,终究比不得她心里的大漠孤烟。

    尤其是站在半山腰的山门处,眼前视线辽阔,郁郁葱葱,道馆寺庙的屋檐在绿意里露出了些许模样,天湛蓝湛蓝的,一片生机盎然的春景,顾云映看了一阵,才发现她面朝着的是北方。

    她的脑海里,想的是她的故土,何时也能回复如此生机……

    那一夜的冲天大火,与眼前的层峦叠翠,交错反复,刺得她眼睛通红。

    怕叫单氏她们担心,平日里顾云映有什么心思都压着,直到今儿个顾云锦和蒋慕渊过来。

    蒋慕渊与她们说北地重建,顾云映又想起顾云锦在明县时与她说过的话,心里的那股子冲动便压不住了,她是真的想回去,想和哥哥们一起重新把北地城池立起来。

    握着顾云锦衣袖的手松开又紧了,紧了再松开,顾云映的眼中水光漫漫,强忍着没有落下来。

    她点了点头,哑声道:“我信三哥,他一定会回来的。”

    顾云锦挤出了一个笑容,坚定地冲顾云映点头:“我也信三哥,我们一道等他。”

    顾云映陪着顾云锦去见了韦沿。

    单氏给韦沿安排的屋子左右三开间,又有一个耳室,为了照顾韦沿的腿,拨了个小厮伺候,按说地方足够大了,可顾云锦进去时,还是有些不知道往哪儿站了。

    书架子早就堆满了,地上也一层层垒了书册,修修改改了数版的地图,悬在墙上,摊在案上……

    韦沿这儿的东西,比顾云锦书房里的还多。

    听见脚步声,韦沿从堆的满满当当的书案后抬起头来,顾云锦站在帘子旁一看,愣是只看到了韦沿的发髻。

    “老先生这几日又收了这么多宝贝?”顾云锦失笑。

    韦沿也笑了。

    他先前也常去宁国公府,前几日蒋慕渊回京,韦沿自然不再去打搅,再听说了蒋卢氏过世,他便关起门来自顾自研究。

    原本就有些思路,与顾云锦来来回回也商讨过许多次,此番坐下来演算推测,也许是机缘到了,还真叫他又琢磨出些思绪来。

    韦沿起身,想把东西挪开。

    顾云锦和顾云映想搭把手,刚弯下腰就被韦沿止住了。

    “别动,老头子自己来,”韦沿说罢,怕两人误会,道,“东西太多了,老头子自己还能弄得清,二位一搬动,回头准寻不到,还是自己慢慢来,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