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五十九章 白日梦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五十九章 白日梦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话一出,别说杨氏如何反应,魏氏和徐令意都险些没崩住。

    仙鹤堂里伺候的丫鬟婆子,一时之间也傻了眼。

    老太太平日里背后如何说道杨家是一回事儿,当着杨氏的面这么一刀一刀扎,那也太狠了。

    杨氏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她不愿与闵老太太计较口头是非,反正中馈在她手上,家里上上下下都知道理不在老太太手中,而且,徐砚内心里偏向她,她在老太太这儿受的所有委屈,徐砚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只要徐砚向着她,杨氏对于闵老太太的挑衅全部都能咽下去。

    可今儿这话太过了,让她想忍都忍不下。

    “别管外头怎么说,老太太您也清楚,我母亲不是活利索了才蹬腿的,”杨氏直直看着闵老太太,“您想看着老爷加官进爵,就别学我那心眼多的母亲,您又学不来。”

    杨氏是克制又克制,气愤之下,说出来的话也没有那么难听,毕竟,她再气闵老太太,也不会去走贺氏的老路。

    贺氏不要命,杨氏是极其惜命的。

    闵老太太却不管,反倒因为杨氏的顶嘴而跳起来:“加官进爵?大郎还怎么加官进爵?别以为我不知道皇太后今日给几位皇子相看,你们没有想方设法给令婕走走路子,反而让她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好事儿还能落到她头上吗?”

    提起这一点来,闵老太太就气得抓狂。

    徐老太爷一口一个女儿争气、外孙女出息,以和宁国公府做了亲家为荣。

    虽然在闵老太太看来,这亲家有和没有一个样。

    可闵老太太成天听徐老太爷念叨那些,也听出了火气。

    徐令意已经嫁人了,徐令婕却未说亲,若能入皇家,成了皇家媳妇,那徐老太爷还需要惦记靠不住的顾云锦吗?

    而且,徐令婕高嫁,徐砚与圣上做儿女亲家,那前程必然如锦。

    杨氏和魏氏都被闵老太太言语之中的异想天开给惊到了。

    魏氏不懂官家事情,她的心也小,一步登天的念头,她的脑瓜子想不到。

    杨氏倒是懂,但她没有起过半分心,就徐令婕那性子,真把她丢进皇家,那是在害她的命。

    只是,显然闵老太太已经全怪罪上了,仿佛没有顾云锦招惹来的柳媛,徐令婕就已经入了皇太后的眼,捧着圣旨要出阁了。

    徐令意看着闵老太太,心说难怪祖母今儿骂顾云锦骂得特别凶,原来是坏了她的白日梦。

    道理说不通,白日梦就更加不会醒。

    好在邵嬷嬷是个机灵的,晓得杨氏她们在仙鹤堂里必定鸡同鸭讲没有结果,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使了人来传话,说徐令婕惊魂未定要寻杨氏。

    杨氏顺着杆子走人,临走前还不忘以徐令意要回纪家为由,顺手把魏氏母女两个捞出来,留蟣uo衫咸蝗嗽谙珊滋美锛绦銎


    妯娌两人一道走了一段,却是谁也没有说话,临到岔路口,才停下步子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深深的无可奈何。

    而后,各走一边。

    魏氏有很多话想与徐令意说,刚在清雨堂里不方便,就一直忍着,可没想到两处耽搁下来,时辰不早了,她也只能长话短说。

    徐令意认真听了,都是些日常在婆家要注意的事儿,虽是絮絮叨叨的,但总归道理不错,也是母亲的真情实意,她便一一应下。

    待送徐令意上了马车,魏氏才依依不舍地回自个儿院子。

    张嬷嬷看她模样,试探着问:“您不问问姑奶奶的肚子?这都大半年了……”

    魏氏一愣,而后摇了摇头:“也就半年,这事儿急不得,我听她口气,她婆家都不催,我这个当娘的做什么跟女儿过不去,况且,眼下纪家最看重的,还是明年姑爷下考场吧……”

    “姑爷考功名是一等一的大事,”张嬷嬷点头,末了又道,“开了春,山道好行,不如太太寻一日去西山上求个签,一求姑爷金榜题名,二求姑奶奶早日有孩子。”

    魏氏听了也觉得在理,反正瞒着徐令意,不叫她心里着急。

    而清雨堂里,杨氏进了屋子就瘫倒在了榻子上。

    内室里的床铺安置了徐令婕,她这会儿舍不得把女儿挪回去,便自个儿将就将就。

    杨氏闭着眼休息,原是想睡会儿,可心里沉甸甸压着事儿,根本无法入眠,就这么直挺挺地躺了两刻钟,终是又睁开了眼睛。

    邵嬷嬷把杨氏的疲惫看在眼中,给她端了盏热茶,刚要开口劝慰几句,就听见内室里传来徐令婕的声音。

    杨氏听见了,顾不上喝茶,坐起了身,趿着鞋子去看徐令婕。

    邵嬷嬷见状,只能叹息一声。

    里头,徐令婕抱着锦被,直直看着进来的杨氏,道:“画竹说母亲去祖母那儿了,祖母是不是又为难您了?”

    女儿话里的关心让杨氏好受了些,搂着她道:“你祖母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左不过那么些话,听惯了……”

    徐令婕扯了扯唇角。

    她犹豫了一阵,道:“云锦还是怪我……”

    杨氏拍了拍徐令婕的背:“她不止怪你,她还怪我吧……”

    徐令婕垂着眸子把自己与顾云锦的那番对话转述给了杨氏听。

    杨氏一言不发,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

    她之前总觉得徐令婕不会说话,很多事情交代起来龙去脉时不及徐令意清楚,也不如顾云锦直白,可这会儿听她说表姐妹之间的对白,却又觉得徐令婕说得太明白了。

    杨氏仿佛是亲眼看到了顾云锦坐在她跟前,亲耳听了顾云锦那些话,一字一字,让她心里难受得慌。

    母女两人终是相对无言。

    屋子里沉默着,画竹从外头探了头,低声道:“太太,陈妈妈来了。”

    杨氏转头:“哪位陈妈妈?”

    画竹道:“以前在兰苑里伺候过表姑娘的。”

    杨氏了然了。

    自打顾云锦搬出侍郎府,兰苑也空置了,里头的人手都撤去别处做事,陈妈妈也一样。

    她此刻求见,应当有她的理由。

    杨氏赶紧让人叫陈嬷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