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怪不得别人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五十七章 怪不得别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魏氏匆匆忙忙的,只大致了解几句,见徐令婕那样子,心里一个咯噔。

    脸色廖白,唇上泛青,整个人奄奄的,不像是落水受寒,倒像是精神气都一并泄,只剩下一具空壳子了。

    二门上不是说话的地方,魏氏赶紧把人领回了清雨堂。

    杨氏揪着心,一看徐令婕回来的样子,险些脚下一个踉跄。

    对于北花园今日观花的真正目的,杨氏与徐砚讨论过,都是心知肚明,可他们都没有攀附某位皇子的心思,也就不可能冲着这个去。

    只是想让徐令婕去散散心罢了。

    清明那日,回杨家祭拜老太太时,徐令婕的情绪并不好。

    虽然贺氏那个兴风作浪的不在了,但因着是老太太没了之后的第一个清明,当时为了表明立场、严肃分出去的几房还是依着规矩回来磕头上香。

    天大地大、死人最大,杨家长房名声再不好,其他几房也不想背一个不孝又与死人计较的罪名。

    毕竟,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泼起水来,哪有什么道理。

    可上香归上香,关起大门之后,想看戏的心思是断断不会歇的,也就是如今杨家长房人口少,各个夹着尾巴做人了,想看戏也看不出门道来。

    东边不亮西边亮,看不着老太太的儿子、孙子们的热闹,倒也可以看看女儿女婿的笑话。

    尤其是杨氏那半长不短的头发,总让人少不了与她提一提去岁狠绝断发的事儿。

    徐令婕为此憋着气了,当场叫徐令峥和杨氏严防死守地看着没有闹起来,回来后少不得说些糟心话。

    杨氏便想,北花园里看看花也是一个消遣,又是在皇太后跟前,总不至于有晕了头的想惹事。

    可她没想到,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在皇太后的眼皮子底下,都要与徐令婕过不去!

    这叫什么事儿啊!

    徐令婕这狼狈模样,她看着脚都软了。

    身份使然,徐令婕是不比顾云锦金贵,但侍郎之女,该装扮还是要装扮的,若不然,她素得跟家道中落似的,徐家丢人,也是为难其他府邸不比徐家的姑娘。

    处在什么位置,还是要做附和的事情,才不至于让其他人好也不是,不好也不是。

    因而,徐令婕白日是收拾得漂漂亮亮出门的。

    却不想,眼下人回来,成了个小甭女一般。

    换了身不太合身的衣裳,头发简单挽着,脸上的妆容、首饰头面都不见了,虽然杨氏估摸着东西都落水里去了,心里也不舒坦。

    杨氏心疼地抱着徐令婕,问了一连串的问题,都没有收到什么答复,只好赶紧让人进内室里躺下,又催着备姜汤,哄她说话。

    徐令意在次间里等着,魏氏坐在一旁,低声问她状况:“怎么好端端的就起了冲突了?你没有吃亏吧?”

    “令婕喝了两口水,我无事,云锦也无事,”徐令意压着声儿,道,“吃亏,柳媛吃得还多些,水都比令婕多喝了好几口。”

    听她这么一说,魏氏也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了。

    徐令意把方子交给邵嬷嬷,道:“太医开的,回来之前吃了一贴了,今儿大抵是不用再喝,妈妈抓了药,明日再给令婕煎吧。”

    邵嬷嬷正琢磨着请医婆的事儿,闻言忙点头:“叫大姑奶奶费心了。”

    杨氏在里头哄了一阵,徐令婕还是老样子,她只好狠狠心,把人交给画竹伺候着,先一步退到外头来,向徐令意细细打探来龙去脉。

    “外头的传言,说得倒是有板有眼的,但我也不知道真假,”杨氏面上透了疲惫,道,“令意与伯娘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能在皇太后跟前……”

    徐令意刚大致与魏氏说过,再复述起来思绪也清楚,道:“我得了消息过去时,令婕刚从水里被捞起来,只知道是她与柳媛起冲突,最后落水了。

    柳媛坚持说她没有推,是令婕自己跳的,我和云锦没管她说什么,总归是她理亏。

    云锦打了柳媛两个巴掌,又把人扔下水泡着,皇太后身边的宫女就在边上站着,算是给云锦撑腰了。

    我们去看令婕,嬷嬷们喂了她姜汤,太医也瞧过了,方子我刚给了邵妈妈。

    我听令婕那意思,的确是她自己跳的,柳媛说了很过分的话,令婕想坑她一把。

    回来之前,我跟着云锦拜见了皇太后,伯娘放心,听皇太后的口气,不会追究这事儿,反而是护着我们的,想来卫国公府那儿也不会为此来为难我们。

    至于令婕如何去的水边,到底怎么和柳媛吵起来的,伯娘就只能问令婕了,我和云锦都不知道。”

    这一番话,算是把事情说明白了。

    杨氏看了徐令意一眼,心里唉唉叹了一声。

    从小一道长大的两姐妹,年纪相差其实也不大,徐令意这么通透有章法,徐令婕却是她问什么都没有好好答。

    杨氏倒不是妒恨,她更多的是自责,她深知问题在自个儿身上,若是这些年她耐心细致地调过徐令婕的性情,如今也不会这般。

    怪不得别人,全是她自己没有好好教女儿。

    “皇太后不怪罪,我也松口气……”杨氏讪讪笑了笑,道,“云锦平日与我们生分,出了事情,还是帮令婕的……”

    徐令意睨了杨氏一眼,又往内室方向看了看,道:“原本该让令婕自个儿跟您说的,但我估摸她说不出口,就还是我来说吧。

    令婕今日跟云锦赔礼,说两年前是她亲手推云锦下水的,虽然不是想害云锦,但事情的确做过了。

    她跳下水,也是想一报还一报,跟云锦扯平了……”

    杨氏的眸子骤然一紧,双手攥成了拳,眼眶都泛着红。

    那年的事儿,明面上以顾云锦让念夏打了杜嬷嬷板子而收场,但杨氏清楚,顾云锦的心跟明镜一般,所有的缘由都清清楚楚。

    只不过,知道归知道,认下归认下,杨氏和徐令婕都没有认过。

    今日坐实了旧事,杨氏心里发沉,一时之间,她没有工夫去想为何徐令婕会主动与顾云锦坦言,而是满脑子都想着顾云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