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生机勃勃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三十一章 生机勃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安阳长公主捏着家书,抬眼问顾云锦道:“阿渊说他不回京来?”

    到底是因为顾家,顾云锦脸皮再厚,被婆母这么一问,也有些虚,只点了点头。

    长公主拆了火漆,取出信纸,快速看了两遍,哼了一声又笑了:“真不是我说他,家书永远就这么一张纸,还经常就写个三分之二,哪回能写满了,我跟过年似的高兴。

    不像云锦你,每次送信回来都有好几页,细细致致与我说状况,我看着也踏实。

    算了,不说他了,说起来我这当娘的就一肚子酸气。

    他向来有主意分寸,我不管他,你回头给他写信时,记得写细些。

    我看看他收到你那厚厚的信,有没有脸就回你一张纸!”

    顾云锦的那点儿小忐忑,被长公主几句话说得都飞了,弯着眼睛应了声“好”。

    她其实有答案。

    以前蒋慕渊去两湖时,两人传书,顾云锦也是有什么大小事儿全一股脑儿与他说,又常给他写话本上的故事,并在一块,自是“厚重”。

    蒋慕渊回信来,虽不与她一般,但时而长些、时而短些,倒是没有一张纸就算的状况。

    长公主搁下信,问道:“与那韦老先生说得如何?”

    顾云锦答道:“明日起,要去拜访几位镖师与商贾,听风都打听好了。”

    长公主见她有主意,自然也不胡乱指点。

    顾云锦回了屋子,坐在灯下拆了蒋慕渊的信。

    取出来一看,前后两页。

    顾云锦扑哧就笑了,还好没有在长公主那些就拆开,不然要被她那位爱笑的婆母给笑话去了。

    这么一想,笑意越发憋不住,唇角都扬了起来。

    蒋慕渊在信上写了,山口关大捷之后,北狄残兵往北逃了,狄人虽败退,但北地、鹤城都已是空城,山口关经历大火,也要修整。

    他们回到裕门关之后,把田老太太等人的遗体送回了北地,关帝庙里的亲人也一并收殓入葬。

    北地城墙上扬着的依旧是顾家大旗,只是城中残垣断壁,即便百姓陆陆续续的回来,要恢复往日光景,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因而他想留在北境,参与重建,让顾云锦在京中莫要担忧。

    顾云锦哪里不晓得他的真实想法,偏家书上需要谨慎,很多话都不说穿,只靠意会。

    只是这意会出来的东西,沉甸甸的。

    唇角的笑容眼看着就要凝了,这封信到了最后,却是笔锋一转,让顾云锦眨着眼睛又笑了出来。

    蒋慕渊说,不要担忧,却要牵挂,因为顾云锦应过他的,会将他搁在心上。

    指尖在那几个字上抚过,满含笑意的眼睛里,更多的是温柔与缱绻。

    她不止是把他搁在心上了,那颗种子,生根发芽,长得都望不到尽头了……

    那么好的一个人,别说是从心里搬开,就算只挪一寸一毫,都舍不得。

    翌日上午,顾云锦和韦沿先拜访的是以前在镇威镖局做了好些年的李镖头。

    李镖头前几年不走镖了,在西山下的一个村子里养老,日子清闲许多。

    见韦沿来拜访,李镖头盯着他看了很久,眼睛都盯红了:“我都不敢认了……跟我印象里的差太多了……”

    韦家以前行走关外,货物贵重,也请过镖师,就是当时认得的李镖头。

    李镖头招呼几人坐下:“你们出事的消息传回来,我当时很不是滋味,原本那趟镖该我押的,我却有旁的事儿耽搁了。

    有时候也会想,我去了是不是也死了,或者说,我去了,最后守住了……

    没答案,人这一辈子,没答案的事情太多了。

    我们一直当你也折在那儿了,前不久小鲍爷的亲随寻到村子里时,我是又惊又喜,你活下来了,真不容易。

    现在见着人了,变化太多了……”

    见了故人,韦沿也颇为感慨,敲了敲瘸腿:“残了这么多年,肯定变了,也习惯了……”

    李镖头笑了会儿,终是把心里的那些翻滚的情绪压下去,与顾云锦道:“村子里有只有破桌子破凳子,还望夫人见谅。”

    顾云锦道:“真不讲究那些。”

    李镖头笑了,只几声,又像是卡在了嗓子,重重咳嗽起来。

    等平复了,李镖头才苦笑着道:“走镖时伤过,养得不好,以前不觉得有事儿,这几年就不行了,老了……”

    一面说,李镖头也一面留意顾云锦。

    年纪轻,模样也好,与他前两年去京城打酒时从街上听来的差不多。

    彼时传言里似乎有提过一两句娇气,但照李镖头看,眼前的年轻小熬人是一点不娇气的。

    娇气的人,不会受得起边关战时的苦,娇气的人,也不会来此处寻他。

    国公府世子夫人的身份,这一位要是想拿乔,根本不用亲自来这山下小村。

    顾云锦不介意李镖头的打量,看了眼笑闹着从院墙外跑过去的孩童,道:“比起北地,这里生机勃勃。”

    生机勃勃……

    就这么四个字,让李镖头的心沉了下去。

    从前也是干刀尖上舔血的行当,但谁不希望天下太太平平的。

    太平盛世,使得商旅们更愿意远行做买卖,镖行的生意也络绎不绝,同时,百姓安乐,山贼绿林也少,行镖安全得多,一旦打起仗来,别说是赚钱了,命都难保。

    李镖头道:“我以前走关外时去过北地几次,也知道夫人今日来是为了什么,我尽力而为。”

    这不是谦辞,李镖头也有好几年不走镖了,他去过的地方虽多,但也不是踏遍了西域的每一个角落。

    他看着顾云锦的地图,一面回忆,一面讲述。

    亲自去过的小柄、部落,记忆深刻些,他讲了不少那儿与众不同的风土人情。

    各族有不同的语言,他学过几句日常用的,时间太久了,绞尽脑汁上起来的也就是一两句。

    这些对顾云锦而言,都是极好的补充。

    李镖头看着地图,见一处绿洲被顾云锦用朱笔描了,道:“夫人,这一处是……”

    “是我无法确定位置。”顾云锦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