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总要有人来背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二十九章 总要有人来背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思听顾云锦说完所有的来龙去脉,接受了一切。

    “二叔那夜曾与祖母说,”顾云思深吸了一口气,“是我们长房进京让他意识到祖母在疑心他,让他觉得不安,所以才越走越偏……”

    顾云锦心里咯噔一声。

    长房进京是顾云思一力主张的,是她说服了单氏与田老太太,顾云锦怕顾云思钻进牛角尖里,把责任归咎在她自己身上。

    “是二伯父自己先走错了路,他的心被蛊惑、被动摇了,这不是三姐姐你的过错。”顾云锦开解道。

    顾云思的眼睛有些红:“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顾云锦张了张嘴,想劝说“即便长房没有进京也不能保证不会出事”,可话到了嘴边,还是都咽下去了。

    毕竟,在顾云锦从前的经历里,北地一直好好的。

    顾云思仰着头,静静坐了好一阵,双手紧紧握着,指关节泛白,良久,终是松开了:“叫你担心了。”

    “三姐姐不是说了吗,我们自家人。”顾云锦握住彼云思的手。

    顾云思的睫毛颤着,努力整理了思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一些:“虽然听起来像是我给自己开脱,可是云锦,有一些选择,没有人能断言对错。

    我不理解二叔父的选择,但我不后悔我的选择,虽然很沉很重,但有一些罪,总要有人来背的。

    我有很多幸运,组成了我今日的幸福,那么同样的,我该背起更多。

    我是姐姐呀,大姐走得早,二姐也不在了,只剩下我、你、云映与云霖,姐姐该做表率。

    我不会自己钻死胡同,我要好好的,我背着的所有都不会压垮我。”

    顾云锦沉沉看着顾云思,见她的坚毅、认真不存一丝一毫的故作坚强,顾云锦便没有再说那不是姐姐的过错。

    她们顾家的姑娘呀,不管平日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一个性子,但内里根上,都是一样的。

    顾云思平复了一番,让顾云锦帮她递了杯热水润了嗓子,才道:“我与你说些趣事儿。”

    “好的呀。”顾云锦弯了弯唇角。

    顾云思说的是傅敏芝,元月里,江南一世家来求娶。

    “敏芝小时候长在江南,住的是外祖唐家,唐家与那霍家是通家之好,常年有走动,敏芝当时也去过霍家几次。

    前两年她回京来,霍家一个妹妹还给她写信呢。

    霍家也是去年深秋才知道敏芝未曾说亲,就请人做媒来探口风。

    我婆母虽舍不得她远嫁,但这两年京里差不多年纪的公子,她也没挑出一个自己合心、敏芝又合意的,就觉得嫁去江南也成。

    霍家那公子是在书院里念书才多耽搁了几年,年纪比敏芝还大些,霍家想春天定下、秋天就完婚。

    结果,敏芝没有答应,你猜敏芝怎么说的?”

    顾云锦被吊起了胃口,道:“傅姐姐怎么说的?”

    “敏芝说,”顾云思弯着眼睛笑了一通,指着自己的肚子,道,“她说我这肚子要六月里临盆,不管是小侄儿还是小侄女,她要等来年六月看了孩子抓周再出阁。”

    虽然顾云锦知道傅敏芝时不时会有让人意外的念头,可这一次还是让她讶异之余又忍不住捧着脸直笑。

    顾云思也笑:“我婆母也笑得不行,劝了敏芝两回,敏芝却说,霍家不应这一桩,她就不应婚事,最后婆母拧不过她,与霍家商议着夏天过下定,明年中秋后完婚。”

    姐妹两人笑了一通。

    顾云锦其实也明白,哪里就是单单为了看孩子抓周,不过是母女两个舍不得分开。

    傅敏芝前几年都不在傅唐氏身边,刚回京两年,傅唐氏也不想早早把女儿嫁得那般远。

    顾云锦道:“那我要好好想想,霍家来放小定时,我要给傅姐姐什么礼物。”

    外头传来问安声,是傅唐氏与单氏一道来了。

    顾云锦抬头看去,暗悄悄与单氏点了点头。

    单氏留心顾云思神色,见她面上如常,也放心不少,又慎重交代了几句,便与顾云锦一道告辞。

    马车上,顾云锦把顾云思的反应告诉了单氏。

    单氏翻来覆去品着女儿说的那几句话,苦笑道:“我怎么听着云思话里有话呢……”

    顾云锦也在重新琢磨。

    先前面对面,她的心思搁在不让顾云思情绪起伏太大上,对于这几句,没有一个字一个字地嚼过。

    嚼得多了,还真如单氏所言,品出些旁的味道来。

    可那般咬文嚼字,说不好是不是自己解读过多,想得太复杂了。

    回京后的头几日,因着往各处去,顾云锦忙了几日才空闲下来,便请寿安一块把从裕门关带回来的书册整理摆放好。

    顾云锦与安阳长公主也说了声,为了这事儿,韦老先生要三五不时来走动的。

    这是正事,长公主自不会拦着,又说若是想看看宫里书阁的藏书,只管与她提,她会安排好。

    顾云锦道了谢。

    头一回请韦沿来府里时,寿安也过来花厅里听。

    还在北境时,韦沿就报了些京畿一带认得的镖师、商人的名字,顾云锦让听风打听过,就让听风也来说说。

    刚坐下来交谈不久,有一小厮探头探脑地寻听风。

    听风出去一问,才晓得是蒋慕渊的家书到了。

    除却给家里人的信,来送消息的还带了话。

    听风闻言一怔,下意识往花厅里看了一眼,才又问那小厮:“折子也送去宫里了?”

    “送了,”小厮道,“宫里这会儿大抵已经看到了。”

    听风点了点头:“那行,家书里肯定也有提,我一会儿交给长公主与夫人。”

    那风尘仆仆的小厮退下去了,听风拿着信回到花厅里。

    顾云锦看到他手上那一沓,眼睛不由一亮:“小鲍爷的信儿?”

    “是,”听风答道,“刚传话的还说,小鲍爷暂时不回京,北地重建也要人手。”

    闻言,不止是顾云锦,寿安也怔了怔。

    听风又补了一句:“听说,成世子也不回京,要继续留在北境历练。”

    顾云锦愣了会儿,冒出一句:“日日盼着,国公夫人看来要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