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慈母心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二十七章 慈母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回交谈,气氛称得上融洽,但要说欢喜,还是差一点的。

    倒不是说不拢,而是成国公夫人落泪了,牵挂着儿子,她这颗心无法平复,饶是忍了又忍,还是红了眼睛,不住抹眼泪。

    “夫人稍坐,我去收拾收拾。”成国公夫人满脸歉意。

    顾云锦请她自便,独自在花厅里吃茶。

    边上伺候的嬷嬷赶紧泡了一壶新茶,又上了几道点心,怕顾云锦等得无趣。

    顾云锦不由好奇,主家是不好让客人独自待着的,段家还有两姐妹,成国公夫人要离席净面,按说该把段保珊叫来。

    哪怕是说场面话,也比让人空候着强。

    顾云锦这么一想,也就这么一问:“怎么今儿个没有瞧见两位姑娘?”

    那嬷嬷哪里不清楚段保珍把人得罪惨了,讪讪笑了笑,想说些场面话圆过去,但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我们五姑娘说话做事考量不够,夫人担心她冲撞了您,就不许她来,让她在屋里待着,又怕底下人伺候不好,叫四姑娘陪着。”嬷嬷道。

    毕竟是嬷嬷,不能直言主家的不是,这用词是讲究了一番的。

    顾云锦听明白了,抹开那些粉饰用词,说到底就是怕段保珍没分寸又得罪人,就把她拘在屋子里,又怕底下人拦不住,让段保珊亲自去压着。

    为了不叫段保珍胡来,成国公夫人也算费心了。

    而真正让顾云锦对国公夫人改观的是嬷嬷的下一句话。

    “不瞒夫人说,我们夫人这些日子是真的很牵挂世子,每日里都在看北境的地图,国公爷书房里关于北境的书不多,她还让底下人去外头寻,就想知道那儿这个时节有多冷、打仗要行多少路,战报上的消息都打听回来,拿着地图一处处对……”

    正说着,成国公夫人回来了,那嬷嬷就赶紧闭嘴了。

    顾云锦看了国公夫人一眼,心中满满都是感慨。

    成国公夫人落座,对上顾云锦的目光,不由一怔。

    先前虽交谈顺畅,但国公夫人看得出来,顾云锦对她就是面子上的客气,这是勋贵女眷之中很常见,国公夫人不会贸然越过那根线,也不会觉得对方怠慢自己。

    但现在,她觉得顾云锦的眼睛里少了几分疏离。

    顾云锦先开了口:“刚才嬷嬷与我说,夫人这些日子一直在了解北境。”

    成国公夫人闻言,有些不好意思:“怪难为情的……我上一回这么用心用功,还是我们国公爷打仗的时候。”

    “慈母之心,”顾云锦道,“我离开北地时年纪还小,很多东西都不懂,也是这一次才真的用心去了解,我们郡主也一样,因为我与小鲍爷去了北境,这几个月也一心扑在这上头,说到底,都是为了家里人。”

    成国公夫人的眼睛又要红了,叹道:“可不是嘛,就是为了自家人。

    我那儿子,自幼与他父亲亲近,儿子嘛,我觉得由他父亲教也挺好的。

    可他年纪长了,这几年母子之间总有些说不上话的感觉,我一来想知道他在的地方是什么状况,二来也是想,等他回来,我能懂他说的东西,没有牛头不对马嘴,他可能也会愿意多与我说一说。”

    成国公夫人说完,越发觉得难为情了,道:“是我糊涂,这养儿子养女儿的事儿,不该跟夫人说的,夫人才刚出阁,这份儿女长大了的烦恼,还有十多年呢。”

    顾云锦笑道:“我没有当娘,但当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夫人这番话,对我启迪也很多。”

    成国公夫人只笑不语,顾云锦亲娘走得早,与继母的关系好坏,她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就不方便胡乱点评。

    两人又说了些家常琐事,顾云锦便告辞了。

    成国公夫人送走了顾云锦,转头与那嬷嬷道:“挺和善的小娘子,也懂体贴人,只要不招惹她,很好说话的,偏保珍不懂事,把人得罪坏了。也怪我,把保珍宠得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也管不住。”

    若说与段保戚之间是母子间有些生分、关心使不上劲儿,那国公夫人与段保珍之间就是管教迟了,她再黑着脸教训也拧不过来。

    国公夫人一面走,一面招人来问了声,果不其然,段保珍闹得厉害,也就是段保珊看着才没闹到花厅里。

    段保珊被闹得烦了,抄起墙上挂着的鞭子就朝段保珍脚边抽了两下。

    她手上功夫不行,抽偏了,落在段保珍脚踝上,自己也愣住了。

    段保珍痛得直抽气,正巧国公夫人进来了,她红着眼睛叫:“母亲,她拿鞭子抽我!”

    段保珊心里虚,但也不肯推,把鞭子扔在桌上,道:“你前回都能拿鞭子朝寿安郡主下手,我抽你怎么了?你这人呐,挨两顿鞭子就老实了!”

    段保珍咬牙切齿:“我又没有抽到寿安!”

    “你抽到顾云锦了,人家两姑嫂,有差别吗?”段保珊哼道,“不求你多懂事,你少惹些事儿,行不行?人家现在肯来走动,不计前嫌了,你别再把人得罪了!”

    成国公夫人心疼段保珍的脚,让人去请医婆,好言好语劝道:“你哪怕不心疼母亲与你姐姐,你心疼心疼你哥哥,他还在北边呢,在宁小鲍爷麾下从军。”

    段保珍一面揉脚、一面道:“仗都打完了,哥哥过些时日就回京了,还什么麾下不麾下的。母亲是怕小鲍爷公报私仇、故意让哥哥去送死吗?”

    “混账话!”成国公夫人阴沉下了脸,“宁小鲍爷不是那等人!你这张嘴,整日胡说些什么东西!”

    成国公夫人被气得胸闷,骂吧,她不会那些谩骂的话,打吧,看女儿脚上红了,她打不下去手,只能揉着胸出了屋子,站在庑廊下自个儿生闷气。

    蒋慕渊那人端正极了,上两次成国公府落难,也是蒋慕渊又在御前建言、又私下里使人指点,才叫他们段家走出争议,没有伤筋动骨。

    那样的人,是不可能会公报私仇,而且是谋人性命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