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好转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二十四章 好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苑马寺江少卿?

    念夏闻言微怔,京里那么多官员,从一二品的大员到不入流的小辟,她能记得的,要么是府里往来过的,要么是出过些大小事儿满京城传得沸沸扬扬的,而那位江大人,她对不上人。

    按说,顾云锦先前也没有提过这位,此刻问起来,大抵是先前在慈心宫里听了什么吧。

    念夏这么一想,虽不知道顾云锦为何打听,但也赶忙应下了。

    顾云锦交代过后,就没有多言。

    前世的席家,要说对念夏多严苛,倒也算不上。

    念夏的小泵子跟了大殿下,多多少少能存些银子扶持娘家,家里吃穿还过得去。

    婆母那张嘴是真混账,说话难听,但也没有胡乱立规矩折腾人。

    只是后来念夏丈夫病笔了,席家断了香火,公婆就坐不住跳起来了。

    要顾云锦说,念夏婆母嘴巴太欠,是个泼的,但对方一心赶念夏出门,总比死压着念夏日也磨夜也磨的折腾人强。

    她在话本子上看过不少,碰上一个手段阴的婆母,那真是好好的一个人能被磨得半死不活死不掉,活不好。

    嘴巴欠,在一众“坏”里头,反而成了最轻的那一种。

    也不知道这该说可悲还是可笑。

    因而,今生念夏不会认得席家人,顾云锦自然没有想过要去与席家打交道,先前从未想过要打听人家的事儿。

    只是,在慈心宫里听刘婕妤说了那么一通,顾云锦才想起来,席家那姑娘入大皇子府邸,好似就是这年冬末初春。

    打听出来未必得用,但多知道个事儿总归没有坏事。

    马车入了西林胡同,念夏搭了脚踏,扶顾云锦下车。

    顾云锦转头就看到了一脸关切的徐氏,她忙道:“太太怎么不在屋里?虽说天渐渐转暖了,但风吹着也没那么舒服。再说了,您原本就是春天最难受。”

    徐氏过来握住了顾云锦的手,笑道:“不冷的,你看看我脸色,觉得如何?”

    顾云锦听了,细细打量着徐氏。

    她醒来那时是两年前的春天,徐氏没日没夜的咳嗽,就在那小屋子里,哪怕白日阳光好,晒在这病怏怏的脸上,脸色依旧惨白。

    之后的一年多,顾云锦几乎与徐氏日日相处,只晓得继母的身体缓缓在好转,但因日日看,反而没那么大的变化。

    隔了数月再见,初春下午的阳光暖和,映得徐氏的脸透了淡淡的粉。

    由皮肤里头透出来的红晕,绝不是浮在表面的胭脂。

    顾云锦瞪大眼睛,喜道:“看着比我嫁出去时还精神了,白里透红的。”

    徐氏也笑了,搂着顾云锦道:“这两年没有让乌太医白辛苦,那么多好药材用下来,我自己都知道,呼吸比先前顺了许多。

    前几日我去乌家诊脉,乌太医都说,再调养一年半载的,往后就不需要每日都吃药了,只要注意起居,吃食上小心些,会一年比一年好。

    这是乌太医的功劳,也是小鲍爷的功劳。”

    顾云锦为徐氏高兴。

    前世认识到徐氏的好时,顾云锦已经是杨家妇了,而今生重来,她醒来也是十四岁。

    这个年纪,这个心态,真的比不上四五岁时的相处,顾云锦无法把徐氏认作是“母亲”一样的存在。

    更多的是亲人,是想要好好相处的人。

    她希望徐氏的身子能好起来,不似前世一般吃苦,眼下,见徐氏康健起来,眼睛甚至都有些酸,想要喜极而泣。

    徐氏心里也是满满的欢喜,病了几年的人,能重新好转,心中喜悦难以言喻。

    她想要多活好些年,虽没有亲儿,但能好好地陪伴盛哥儿长大,往后四房肯定还会再添其他孩子,她也能抱一抱顾云锦的子女。

    这么好看的顾云锦,小时候不肯让她抱,徐氏一直可惜着,以后就抱外孙女,一定会有那么机会的。

    而且,如今府里孩子们多了,徐氏想帮单氏一道分担些。

    孩童的欢笑热闹,她是极喜欢的。

    顾云锦与徐氏又是欢喜又是鼻酸了好一阵,才看到冲她笑的吴氏。

    吴氏见她看过来,笑道:“我就是在等,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

    顾云锦笑弯了眼:“我宝贝外甥呢?”

    吴氏抚掌大笑:“被他几个哥哥当新鲜玩意儿逗呢。”

    “这么说你儿子!”顾云锦笑得直摇头。

    一行人说笑着往长房去。

    或许是那些沉重的伤心的故事,昨儿夜里都说明白了,今日顾云锦归家来,谁也没有提。

    伴着孩子们的笑声,气氛极其温和轻松。

    顾云锦与自家人说了会儿,便想去寻韦沿。

    单氏摆手道:“韦老先生出门去了。”

    顾云锦一怔,韦沿瘸着腿,怎么就着急出门了。

    单氏道:“我们都劝他多休息两日,他性子急,想先打听打听以前认识的人还在不在老住处,我让人备了轿子,他出入方便些。”

    顾云锦颔首,道:“也好,我才回京,少不得四处走一遍,伯娘与他说一声,我过两日来寻他说正事儿。”

    单氏自是应了,又道:“伯娘也正要与你商量,你寻一天得空时,随伯娘去看看云思。不管怎么样,家里的事儿总要让她清楚。”

    “好。”顾云锦点头。

    又说了会儿话,顾云锦去了林尚书府上拜访。

    两家同住一条胡同,就对着门,窜门子极方便。

    也不用车马,顾云锦刚出了大门,几步路就是林家石狮子,念夏抬手刚要敲,再隔壁些的秦家开了门。

    秦夫人快步出来:“侄女儿、哎,错了,是小鲍爷夫人,这一趟去北边,辛苦了呀。”

    这一位是单氏闺中的友人,虽然从前说过不中听的话,但转风向素来快,伸手不打笑脸人,单氏对秦夫人还客气,顾云锦自不会随意落对方体面。

    秦夫人既然出来见顾云锦,说话就不至于藏着掖着,直直道:“你刚回京,兴许不晓得,京里对北地失守多多少少都有流言蜚语。

    我是半点儿不信的,将军府不可能做那等事儿,但总架不住有人想不明白,我听过好几次,也争好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