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运气挺好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一十七章 运气挺好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虞贵妃有更惦记的事儿,而孙淼母妃袁贵嫔的反应平淡,她听完了就只点点头,什么话也不说。

    另一厢,孙宣的母妃陶昭仪小口嘬了一碗茶,眼神也渐渐锐利起来,吩咐道:“使人去外头转转。”

    这个外头,指的不是慈心宫外,而是宫外孙祈的府邸。

    孙祈前几年就在宫外开府了。

    既然慈心宫不好打听,不如就去孙祈那儿,总会有蛛丝马迹漏出来的。

    后宫女人们动作,而御书房里,圣上目光沉沉看着战报。

    肃宁伯的折子写得朴实,如何布兵、如何进攻,写得很是明白,他驻守裕门关,前线的将士们谁功高、谁勇猛,都一一言明,没有忽略自己的儿子,也不夸大其词。

    他放下折子,眯着眼睛靠着椅背,道:“运气真不错。”

    “可不是,”孙咧嘴笑了,“一冲喜,运势都好了,先前僵持许久,现如今大胜。”

    圣上睁开眼,看向孙,只笑不语。

    孙见状,没有再多言,低下头不吭声了。

    孙宣垂着眸子,道:“可惜叫那些狄人跑了,等他们准备好,一定会卷土重来。”

    “狄人狡诈,”孙祈道,“若能斩草除根,早就斩了,哪里还会数年征战,劳民伤财,苦了无数百姓。阿渊此次与肃宁伯、向大人联手,收复北境,已经不容易了。”

    几位皇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还各自寻了好话,夸了蒋慕渊一通。

    圣上听了会儿,道:“睿儿怎么不说话?”

    孙睿闻声,抬起头来,也没有迟疑,直直道:“儿臣在想七弟的话,确实运气挺好。”

    刚说那句话时,圣上态度未明,孙是有些忐忑的,听他胞兄赞同,不由就松了一口气,暗暗自喜。

    圣上摸着下颚,半晌突然就笑了起来:“打仗这事儿,运势太重要了,能得此胜,可见北狄失了天命。”

    北狄无天命,那便是顺德帝得天命。

    众皇子拱手恭贺父皇,弯下腰时,孙祈等人都在想一件事父皇是真的喜欢孙睿。

    一样的话,从孙嘴里说出来,和孙睿说,就是不一样的。

    圣上挥退了几个儿子。

    皇子们在御书房外互相告辞,孙睿与孙一道去给虞贵妃问安。

    孙一路憋着,直到进了虞贵妃的宫室才放松下来,偏头问孙睿:“皇兄亦觉得我说得在理?我先前还当说错话了。”

    孙睿睨了他一眼,面上依旧淡淡的,等宫人去通传时,才道:“没说错。”

    孙得意了,待里头请了,兴高采烈去寻虞贵妃。

    孙睿落后几步,看着浑然不知内里意思的孙,目光沉沉。

    孙把运气归到“冲喜”之上,这是讨圣上欢心,而孙睿所谓的运气是“顾云康”。

    顾云康不止埋了顾謑uo洌玫胰颂岢龅慕换缓廖抟庖澹够煸诤壮侵校炕鸸ド娇诠兀笃票钡遥裘挥姓飧鋈耍皆睦锬苷饷慈菀资崭幢本场


    而战场局势变化多端,拖到草原化雪,局面又不同了。

    运势,果真是战场上极其要紧的一环,这一仗,运势站在了蒋慕渊与顾家一边。

    北境大捷,当天就传遍了京城。

    如此好消息,顺天府恨不能敲锣打鼓地传递给百姓,不管战事多远、是否波及京城,只要有战争,百姓的心就不安定。

    捷报化作了及时雨,冲去了数月间笼在百姓心中的阴霾。

    宁国公府里,安阳长公主高兴极了。

    先前裕门关捎信回来,提了顾云锦先行回京,长公主算着儿媳妇抵达的日子,又得了战报,就盼着儿子早早班师回朝了。

    寿安亦是欢喜,兄嫂都不在,她先前生辰过得也缺了滋味,此刻也翘首企盼着。

    西林胡同里,林家长松了一口气,对门的顾家,单氏推开了小祠堂的门,凝着泪点了香。

    顾家将门,男女皆战,因而女眷亦入祠堂享香火供奉。

    给先人们磕了头,单氏转身与徐氏、吴氏道:“外头虽还没有提起来,但我们心里要有数,云宴太年轻了,又有那些传言,我们家恐怕不能像老将军战死时那般,靠着蒙荫接下将军印了。”

    镇北将军的名号,与公候伯等爵位不同,并非是朝廷封授的,而是边关驻军守将接下帅印,得将军名号。

    守蜀地的是镇南将军,守西境的是征西将军,军功不减,若无大错,自是数代传承。

    可一旦交出将军印,再想拿在手中,就太难了。

    不管圣上信还是不信,那些流言是存在的,而顾云宴的年纪与不够丰厚的军功,更是圣上撤了将军印最好的理由。

    顾家守了北境几十年,帅印丢在他们这一代手中,不管理由为何,都愧对列祖列宗。

    单氏看着那一排排的牌位,终是摇了摇头。

    家书上很多事情不能讲,但他们自家人心里是有决断的。

    单氏攥紧了拳头,咬牙道:“怎么就、就那么糊涂呢!”

    裕门关下,蒋慕渊与肃宁伯、向威等人商议着北境重建之事。

    他们回到裕门关有几日了,那日大捷之后,留下人手驻守在山口关与鹤城,又重新排兵布阵,便退回关内。

    商议了一下午,所有人都很疲惫,肃宁伯却还是留了蒋慕渊下棋。

    肃宁伯的棋艺并不高超,他此刻的心思也不在这上头,下得极其随意,眼看着一片疆土要落于蒋慕渊的白子之中,他干脆中盘认负,把手中黑子扔回了棋篓之中。

    “伯爷还要再下一盘吗?”蒋慕渊一面收拾棋面,一面不疾不徐问道。

    “不下了,不是小鲍爷的对手,”肃宁伯摆了摆手,他的性子原也存不住事儿,耐到了此刻差不多是极限了,便直接问道,“小鲍爷当真不打算回京?”

    “不回去,”蒋慕渊笑了笑,“其中缘由,我不细说,伯爷也知道。”

    “你这是铁了心要给岳家谋战功了,”肃宁伯饮了一口茶,“既如此,为何不替顾云康多请战功?不提他孤身赴北狄?你若想打进草原深处,一旦我班师回朝,北境兵力势必不足,靠留下来的人手,不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