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六百零三章 俘虏我

威武不能娶 第六百零三章 俘虏我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骞不认,说什么都不认。

    心中再是沉重,这也是他们顾家人应该承担起来的重量。

    大军依旧围困山口关与鹤城,没有半点松懈。

    反倒是狄人大将上了关口城墙,在两军对峙之时,中气十足,高声道:“你们就不怕我把顾謑uo涔以诔乔缴下穑俊


    顺风的声音传得格外远,激得人热血上涌,恨不能一箭把那大将给射下城墙。

    顾云骞拉弓引箭,死死盯着那人身影,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以低射高,又是逆风,这个距离,他无法成功。

    蒋慕渊神色凝重,即便他不在乎狄人的威胁,但要攻克这天险山口关,太难了。

    如此又是几日僵持,而裕门关中的顾云锦等人,终是做出了决定。

    回京城去。

    顾云锦自然知道了狄人使节的事儿,可她的想法与兄弟们一样,比起风光大葬,她的大伯父更希望能大破北狄。

    她给蒋慕渊写了信,让人送去了前线。

    蒋慕渊坐在灯下看了,指尖轻抚过他熟悉的字迹,只觉得心暖极了。

    顾云锦若是回京,便是隔着辽阔山野,可一如他要上阵杀敌,顾云锦一样有她想要去做、可以去做的事情。

    她一笔一笔描绘的地图的复本平摊在他的桌案上,那么细致,足可见其用心。

    他的妻子不是束在阁中的小娘子,她有她的能力,而蒋慕渊能做的,就是让她的能力发光发热。

    蒋慕渊给顾云锦回了信,寥寥几行,却满满都是他的爱意。

    收到回信的时候,顾云锦正在收拾行囊。

    比起来裕门关时的轻装简行,如今只是那些旧书册就能装满半辆马车。

    他们之中,有四个幼子,有韦沿这个腿脚不便的老人,也就无法像之前那般行快马,只能坐马车回去。

    她看着那几行字。

    他写,哪怕不是同一座城,也要记得抬头看十五的月光,与他一起看。

    顾云锦把信按在胸口,弯着眼睛,带着无限思念,笑了。

    启程之前,顾云锦等人去与肃宁伯告辞。

    肃宁伯镇守在此处,心思却全在前线,对狄人的死守头痛不已,整日里排兵布阵,恨不能飞跃天险,杀进山口关去。

    他是聪明人,如何猜不到顾謑uo湟盘宓恼婕伲枭泶Φ匾幌耄怨思业难≡窦壤斫庖才宸


    作为朝廷钦点的大将军,他知道也必须装作不知道。

    肃宁伯道:“夫人与林家那丫头交好,还请夫人带句话,我急着娶三儿媳妇进门,会快些结束这场战事,让臭小子回京完婚。”

    顾云锦莞尔。

    离开大帐时,她遇到了段保戚。

    段保戚那夜受的伤已经无碍了,他请顾云锦带回一封家书。

    翌日一早,顾云锦与嫂嫂们启程返京。

    有百姓闻讯来送,通红着眼,道:“当真走了?那当真不是顾将军吗?”

    顾云锦颔首:“真的不是的。”

    垂下车帘子,她快速眨了眨眼睛,按捺住心头酸涩,把眼泪都逼了回去。

    这个当口离开也好。

    百姓兵士们都知道,他们给田老太太等人收敛、入葬,顾云锦和嫂嫂们离开了,也就是在表示,狄人要作交换的不是顾謑uo涞囊盘濉


    二月的北方,虽是关内,也有许多积雪,马车不得不放缓速度。

    好在几个孩子听话,并不一味吵闹,哪怕马车内空间狭小,挤得不畅快,也没有闹腾。

    在他们离开的八天之后,前线打得格外激烈。

    死耗终究是堵,堵鹤城的军粮先耗尽,而大雪未化,北狄的援军无法大量增援。

    可突然之间,北境却变了天。

    明明半个月前还飘着风雪,这几日却露了阳光。

    向威熟悉北境,他说,去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恐怕今年的春天也会提前到来。

    蒋慕渊不得不与向威、肃宁伯商议,佯攻山口关,重兵压向鹤城,逼狄人做出选择。

    狄人或是救鹤城,山口关兵力减少,那顾云宴他们的增援赶至之后,拼死硬吃山口关。

    若狄人不救,就打进鹤城,断了狄人的粮草。

    至于驻军……

    地形所限,山口关被狄人占据,他们就不能收复鹤城,打下来也要退出去。

    但要是能烧了粮草,就能进一步逼迫狄人。

    这场战事,向威领兵佯攻,而蒋慕渊进攻鹤城,厮杀声不绝于耳,呼吸之间全是血腥味。

    云梯绳索,架起来又断了,断了再继续架。

    传令兵穿过战场,通报两边进程。

    狄人还在死守山口关,并未回援鹤城,似乎是不在乎此处状况。

    蒋慕渊杀红了眼,却在偶然一个转身之间,发现鹤城的城门开了。

    是攻克了,还是陷阱?

    蒋慕渊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两个念头,可眼下局面,哪怕是狄人设伏,也要进去闯一闯。

    顾云骞冲在最前面,他几乎是亲眼看着城门开启的,长枪扫开身侧狄人,他蒙头就要往城中去。

    忽然之间,一人拦在他身前,顾云骞提枪就打。

    兵器碰撞,那人却欺身上前,压在他耳边,低低唤了一声。

    顾云骞愣住了,他从眼前这狄人模样的人的口中,听到了汉话,他叫的是他的名字云骞。

    身后攻击已至,那人替他挡过,又急促地唤了一遍。

    顾云骞这才醒过神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那是一张伤痕累累的脸,长长的刀痕从额头斜着划过了鼻梁、脸颊,没入了脖子,他的嗓子没有受伤,声音还是顾云骞所熟悉的。

    顾云骞几乎抑制不住声音的颤抖:“云康哥……”

    那日在北地留给他一瓶伤药、追着顾謑uo淅肟⒃傥抟粞兜墓嗽瓶担衷诔鱿衷诹怂难矍埃词侨绱司置妗


    顾云骞有无数的问题想问,可顾云康不给他机会。

    顾云康快速地在他耳边道:“俘虏我!不要进城,里面什么都没有!”

    抬头看了眼城墙,顾云骞有一瞬的犹豫,可他终究想起了顾云康的那句话。

    “我与他不同。”

    当日顾云妙信了,那他也信,信这一次。

    顾云骞一咬牙,奔向了蒋慕渊。

    “退兵!不能进城!”他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