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朝会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九十七章 朝会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只听口气,当真无法分辨圣上情绪,众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能确定的就只有一样,这董御史胆儿太肥了。

    说顾家就只说顾家去,连小鲍爷都一块骂,这事儿能办得成?

    圣上也不管底下动静,目光落在黄印身上:“黄爱卿,这勾结是说你呢。”

    黄印闻言,上前拱手行礼:“若说把胡乱参本给打回去就是勾结的话,臣的确勾结了不少人,御史们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参本,站在这儿的大人们,就没有哪个没有被参过。”

    圣上闻言笑了笑。

    黄印又看向董御史:“顾家开了城门,董大人怎么不关上呀?”

    董御史一愣:“我怎么关?我又不是北地……”

    “董大人都不在北地,都没往城门边上挨过,您哪只眼睛看到顾家开城门了?”黄印冷笑道。

    “你!”董御史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黄印面不改色:“粮饷本就紧张,军资问题一直是户部衙门最头痛的事儿,年前,好多同僚都给捐了两年的俸禄,公候伯府也有捐赠,不少小辟小吏,也是能力之内,给户部排忧解难。不知当时董大人交了多少?”

    董御史瞪着眼睛没有说话。

    黄印也不等他答,转头问户部齐尚书:“齐大人,董大人可有去户部表一表心意?”

    齐尚书讪讪笑了笑。

    他不好开口,殿外有户部的官吏嗷了一嗓子:“董大人不曾来过。”

    董御史扭头往殿外寻,官吏脑袋堆着脑袋,他无法确认是谁说的。

    黄印挑眉,啧了一声:“董大人,不杀俘虏吃你家米吗?你家的米都没往北境送一颗。”

    话音一落,殿上有大臣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而后只能用重重的咳嗽来掩饰。

    董御史被激得下不了台,他悄悄看了眼圣颜,圣上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写,他又看向黄印,在心里大骂了一声“小人得志”,骂过之后,激动的情绪倒是稳定了几分。

    他捏紧了笏板又放松,道:“黄大人今儿早上吃什么了?口气这么冲?”

    大朝会耗时久,天还未全亮时,大臣们就候在朝房了,因此来之前都赶不上用早饭,能有两块点心垫一垫就算不错了。

    黄印却冒出来了一个答案:“街口买的油炸桧。”

    没有听明白的,一脸莫名,听明白的,神色凝重。

    黄印不管,他抬眸看了眼圣上,而后又把视线落在了董御史身上,一字一字道:“你想要百年之后一直在热油里滚,我不想。大军还在北境征战,朝中却在吵着要如何定罪,这与奸佞有什么区别?”

    这是把顾家比作岳家军,将董御史比作秦桧。

    董御史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奇耻大辱,浑身抖得跟刷子一样,瞪着黄印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神往柱子上一瞟。

    黄印看见了,上前一步拦住对方去势:“董大人,死谏这一套就免了吧!你不怕死,也不能让圣上为难吧?”

    龙椅上的顺德帝忍不住想要冷笑了。

    黄印这张嘴,平日不说,说起来就刀刀见肉。

    油炸桧都搬出来了,若董御史今儿个撞了,那他这个圣上是什么?

    无论他有多么疑心北地失守与顾家有关,但皇太后说的在理,无凭无据的追究,只能使前方士气大损。

    蒋慕渊杀俘虏也没有杀错,不杀,留着管饭吗?

    至于勾结朝臣……

    圣上眯着眼睛看了黄印一眼,若什么弹劾的折子都往御书房里送,他不吃不喝也看不完,以黄印的性情,拦了也是寻常的。

    “对北境的状况,有什么意见,众爱卿现在就说说明白,朕就坐在这儿听,”圣上道,“有理没理,都听听。”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众大臣都摸不透圣上心思,自然也不会像董御史一般去做出头鸟。

    商讨了一番,皆是后续军事、物资上的事儿,并没有咬着哪个不放了。

    黄印抱着笏板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等下朝之后,黄印主动去了御书房。

    圣上揉了揉发胀的眉心,示意他有话直说。

    黄印倒也坦白:“今日朝堂之上,臣有些话的确说过了。”

    “你也知道你顺带着把朕骂进去了?”圣上睨了他一眼。

    黄印彬下磕了个头:“臣昨日在街上偶然听见百姓说北境之事,有人提到了顾家给安苏汗养儿子。”

    圣上的脸色阴沉下来:“你是说……”

    “北境与京城相距甚远,这消息是前几日才与军情一块送达御书房的,只有圣上与看过折子的几位重臣才会知道狄人放出了那样的谣言,臣当日正好在御前,若不然也浑然不知,”黄印抬头,道,“去岁时,燕清真人的‘只看天灾,不问**’,若不是从百姓们那儿听说,臣都不知道有这句话。

    这些消息到底是怎么传到百姓之间的?臣现今过来,就是觉得有人借机生事,故意与顾家、与小鲍爷过不去。臣会对董大人说那些,也是觉得他被利用了……”

    圣上的手指点着大案,许久没有说话。

    比起被骂昏君,圣上最在意的便是讯息的泄露。

    燕清真人的那句话,别说黄印不知道,圣上自己都不清楚。

    而折子上新传回来的讯息又被传到了宫外……

    这让他不舒服极了。

    是什么人看不得蒋慕渊得势?

    “朕知道了,朕信得过阿渊。”圣上如此道。

    打发了黄印,圣上偏过头问韩公公道:“你以为呢?朕宠阿渊宠得还不够明显吗?”

    “奴才说不好,按说谁也不至于跟小鲍爷过不去……”韩公公拧眉,“奴才说句不该说的,皇子之间攀比并不稀奇,北狄那儿,不也极可能是安苏汗的几个儿子在比高下嘛,可小鲍爷是圣上的外甥,为难他做什么呢?”

    圣上摸了摸下颚:“先去问问燕清道长,看他怎么说。”

    韩公公出了御书房,亲自点了人手,刚吩咐完,就见孙睿、孙兄弟过来了,他便问了安。

    孙道:“黄大人来御书房做什么?”

    韩公公垂眸:“黄大人来请罪的,朝会上他说得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