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沧海桑田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九十五章 沧海桑田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蒋慕渊抱着双臂,站在背风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五官清楚,他的身边站着袁二,两人似是在商议什么。

    顾云锦这厢堪堪是暗处,因而蒋慕渊没有发现她,她却看得明白蒋慕渊看似平静的面容下,透着谨慎与思索。

    瞧着是在交代要紧事情。

    可什么事儿,不能在帐中说,要来此处呢?

    顾云锦心里很快划过了一个答案。

    蒋慕渊交代袁二的事儿,是她不能知道的。

    那是蒋慕渊的大帐,知道她这个做夫人的在内,旁人没有通传不会大大咧咧的进来。

    无论蒋慕渊要交代袁二什么,大帐里都合适。

    他们出来说,只是因为不能叫顾云锦听。

    这就稀奇了,连商讨排兵布阵都从不让她回避的蒋慕渊,有什么要紧事情是不能叫她知道的。

    虽有好奇,但顾云锦并不会对蒋慕渊心生迟疑,她的枕边人待她如何,自个儿心里清清楚楚的,哪有半点儿的不信。

    这事儿避着她,必然有其缘由。

    前回袁二赶来裕门关,手里拿着听风的信,顾云锦猜想,大抵是京中、或是御书房里,有秘密事情要蒋慕渊处置吧。

    顾云锦这么想着,自然也不会上前打搅,绕了另一边,便走了。

    而蒋慕渊这一侧,袁二得了吩咐,颔首道:“我回裕门关后会通知五爷的。”

    “辛苦他了。”蒋慕渊道。

    翌日一早,寒雷领命送顾云锦几人回裕门关。

    顾云锦收拾好了,见无人注意,垫脚在蒋慕渊嘴上啄了一口,笑盈盈与他告别。

    蒋慕渊失笑,想“教训”回去,见大帐帘子晃动,还是给顾云锦留了几分颜面,只抬手替她整理帽子衣领,手指划过她耳畔时,轻轻捏了捏她的耳垂。

    今日风雪越发大了些,哪怕是快马,回到裕门关时也比预想的迟了。

    小院里,朱氏没有再去隆青,老老实实地留下来了,而那位老汉也被顾云熙送了过来,安顿下了。

    顾云锦把人请到了书房,老汉进来后,旁的话没有说,一双眼睛就盯着挂在墙上的那幅地图。

    这图是顾云锦前阵子描的,修改了数次,现在上头还有不少删改批注,等她空下来整理,画一版新的再挂上,然后再一次修改。

    顾云锦没有催促,老汉凝神看了许久,才转过来冲顾云锦笑了笑。

    “老头子姓韦,单名一个沿字,江南人,”老汉韦沿腿脚不便,站不久,干脆坐下来,“家里一直都是做生意的,几代之前做过海运,那也是收益大风险大的活儿,东异嚣张的时候,比狄人、马贼都凶,再说海上,遇上了就是死,不比沙漠草原,好歹能逃出来一两个。

    祖上遇过几次,大起大落,险些就要饿死了,后来转做了西域买卖,才缓过来气。

    再后来传到了我们兄弟这儿,还是没抗住。”

    袁二正好从外头过,听到这几句,迟疑着敲了门。

    顾云锦请他进来,袁二却是问韦沿道:“老人家是江南哪里的人?做过海运生意,是不是与明州府打过交道?”

    “江南做海运的,哪有不跟明州府打交道的,”韦沿道,“再说了,老头子就是明州人,不说旁的,那么多家业,总要官府打理打理的。”

    这倒是巧了。

    袁二又问:“明州有一位赵同知,老人家认得吗?”

    “老头子离开都好多年了,官场上换了多少人呐,哪里还认得,现在的同知,当时大抵还没调任。”韦沿道。

    “赵方史赵同知,调到明州几十年了,从不入流做起,然后停在了同知位上,告老前能不能爬到知府还两说。”袁二解释道。

    韦沿的眉头皱得紧紧的,良久,点头道:“他呀!这人还真知道。”

    依韦沿的记忆,赵方史是个很平庸的官员,不惹事、也不喜欢为难百姓,多的油水不收,差不多就行,他不寻麻烦。

    能记住这么一个人,还是因为他的名字是三个姓数,商人私底下拿“兴三”称呼他,便是叫人听去也不怕。

    “他与当时的竺知府交好,其他的事儿就不知道了。”

    到底是很久之前的事情的,赵方史又不是个给商人寻事儿的,大伙儿都不爱打听他,韦沿现在能说上来的不多。

    顾云锦在一旁听着,赵方史就是赵知语的祖父,只是她不知道袁二为何要打听孙睿侧妃的娘家,这是不是蒋慕渊瞒着她的事儿……

    说了会儿陈年旧事,袁二先告退,顾云锦便把不明白的地方,一一与韦沿询问。

    毕竟也有几十年不曾行走了,韦沿记得的不少,模糊了的也不少,少不得再细细翻看资料,以此追寻记忆。

    如此翻看了两日。

    韦沿揉了揉模糊的眼睛,指着旧书上明显矛盾的两处,道:“这并非是对错,它们可能都是对的。”

    顾云锦和两个嫂嫂看着韦沿。

    “沧海桑田,各位都知道吧,”韦沿道,“这两份史料相距六十余年,对大漠而言,吞噬一个本就不大的绿洲,也够了的。”

    地形会变化,水源会枯竭,在所难免。

    韦沿转头看着墙上的地图,长长叹了一口气:“老头子不担心别的,就怕自己的那些经验、记忆,也成了沧海桑田。”

    可哪怕是沧海桑田,依旧需要整理。

    而前头战局陆陆续续传回来,也叫裕门关的百姓牵挂在心上。

    山口关易守难攻,几次调兵,都无法突破守备,这叫向威都骂娘了。

    攻防之中,也抓到过狄人俘虏,通过审问,这些真正攻打过北地的狄人都一口咬定,进城毫无阻碍。

    “先前驻军在一处绿洲,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安营扎寨了十几天,那里没有受风雪影响,”翻译一面翻,一面打量着蒋慕渊等人的脸色,“那天夜里突然就出发了,我们也是攻到城下才发现打的是北地。

    当时就慌了,这等于是去送死的,可都到城墙下了,只能硬着头皮打。

    就想着试一试,没想到轻而易举就冲进北地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