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改变不了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九十四章 改变不了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一年前的旧事被搬出来说,顾云锦哪怕脸皮挺厚的,都有些腼腆了。

    袁二又出去转了一圈,寻了几个爽快议论着的兵士,乐道:“夫人厉害,大伙儿还挺乐呵的?”

    大伙儿哈哈大笑。

    袁二不是北境口音,有人听出来了,便解释道:“咱们这里尚武,女子能策马扬鞭、舞刀弄枪,这不是坏事儿,是好事儿。”

    “可不是!”另一人道,“婚事当然是父母之命了,可谁家会把姑娘嫁给一个软蛋?看不上的公子哥就打出去,这更不是事儿了。”

    照北境人的想法,岂止是姑娘来打,一家兄弟一块上来打。

    这话若是叫顾云锦听见了,她大概就清楚为何顾云熙当初被朱家兄弟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哪怕是将军府的四公子,过了父母那一关,舅哥们一样不顺眼。

    那人又道:“再说了,不都说顾姑娘当时拿的是扫帚嘛,又不是长枪,这都能被一路赶鸭子,只能说,那一位心很大、本事却太小了。”

    “是啊,就那样子,想当镇北将军府的女婿,别说顾家是什么想法,我们这些北境人都先一人给一个大白眼。”

    “这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要是顾家比武招亲,那人怕是连报名的桌子都够不着边,就被人一巴掌拍地上去了。”

    一群人越说越高兴。

    总之就是一句话,北境人看不上软蛋,也就是小鲍爷这样文韬武略皆出众的,能在北境百姓的心目里,竖起一根大拇指。

    袁二听了也乐不可支,他这两年被五爷差遣着走过了不少地方,见识了不同的风土,越来越明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意思了。

    先前教导施幺的那一番冠冕堂皇的话,也通过每一步的实践,自身感触颇深。

    袁二正感悟着,不料被边上的兵士重重在背上拍了一把,他转头看去。

    对方只是兴致起来了说得手舞足蹈而已,拍下去之后自个儿也犯嘀咕,这一位不是北境人士,哪怕看着壮实,可能也承不起他这友好的拍打。

    正要开口道歉,见袁二既不踉跄又不咳嗽,只是不解地看着他,他不由咧着嘴笑了:“兄弟这身腱子肉练得不差啊,娶了媳妇没有?你这样的倒是能做我们北境的女婿。”

    袁二啼笑皆非。

    “行了,认得你了,等这场仗打完了,我给你牵线一个。”

    这话一出,又引得众人大笑,纷纷议论起了打完仗之后要回去做什么。

    袁二听了一会儿,拱手告辞。

    走远了还能听见那些笑声,他跟着笑了笑,而后又有些沉重。

    没有人知道,现在笑着说回去给孩子买糖葫芦的兵士,最后能不能活着回家。

    向威审了俘虏之后,一直在关切这各处的动静。

    传令兵早就往各处传递了消息,斥候也派去了山口关、鹤城一带,只要狄人一有动作,便回来传信。

    裕门关守下来的讯息是最早抵达的,这叫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琢磨着与其他守将们一样的问题。

    狄人那几千骑兵,到底是做什么来的?

    他一直思索到蒋慕渊领兵回来,都还是一头雾水。

    蒋慕渊翻身下马,快步入帐,刚摘下头盔,顾云锦就一杯热茶递到了他手上。

    他一手接了茶,一手交出了头盔,两人动作默契又坦荡,看得跟进来议事的向威等人羡慕极了。

    不过,热茶还是有的,念夏捧着茶盘,让众位大人一人取了一茶碗,大伙儿热茶下肚,一时之间也就顾不上畅快、羡慕之类的,只说军情。

    蒋慕渊不避讳顾云锦,直直说了裕门关俘虏的狄人说的话,连顾家给安苏汗养儿子这样的都说了,语气不屑又嘲讽,对狄人要挑拨他与圣上的关系很是看不上。

    俘虏说的那些话,即便传不到百姓耳中,也不可能瞒得了军中大将,与其等别人说,蒋慕渊不如自己说,顺带把姿态摆足了。

    所有事儿,一并往自个儿身上揽,把狄人反常的行动归结于想离间他与圣上,把御书房搅浑。

    其实,想搅浑水的是他。

    浑水不一定能摸鱼,但能让水底的东西隐晦起来。

    被狄人牵扯了一把之后,一切又要照着之前定下的行进,大军该对山口关出手了。

    等送走众位大人,蒋慕渊把目光落在了顾云锦身上他的妻子一直望着他,眸中带着担忧。

    “怎么了?”蒋慕渊笑了笑,握住彼云锦的手,把她带到怀里。

    顾云锦有一肚子的疑惑,有关狄人、有关安苏汗、有关裕门关,但她最先问的是就“蒋慕渊”。

    “圣上不会为此怪罪你吗?”顾云锦抿唇,“那么说真的无妨?”

    虽说是两舅甥,圣上对蒋慕渊又看重,但毕竟伴君如伴虎,有些话说得多了,总不好的。

    蒋慕渊微微低下头,拿鼻尖在顾云锦的额头上蹭了蹭,道:“无妨的,这几句话改变不了什么。”

    因着角度,顾云锦看不到蒋慕渊的眼睛,因而她没有发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嘲弄。

    不过,蒋慕渊也没有诓她,这几句话的确不会改变圣上与他之前的关系。

    “明日要继续往山口关,今日天晚了,明儿一早我让人送你回裕门关。”蒋慕渊道。

    顾云锦自是应下,又把其余问题一一搬出来说。

    “安苏汗的身体状况?”待听了蒋慕渊的话,顾云锦皱了皱眉头,“他这就不行了?”

    顾云锦疑惑,按说是不应该的,安苏汗比她可活得久,岭北虽不是北境,但对安苏汗这个朝廷大敌的生死还是会关注的。

    不过,今生变化这般多,哪里还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

    夜色笼罩下来,顾云锦亲手整了被褥,帐中却无蒋慕渊身影。

    大抵是与其他大人说军务去了,顾云锦这么一想,便带着念夏出了大帐,就在附近绕着走了两圈,算作消食。

    营火烧得极旺,经过时还有些烫人。

    顾云锦从一处大帐后绕出来,抬眸看到了站在远处一盆营火下的蒋慕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