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九十二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安苏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前世今生,蒋慕渊都没有亲身打过交道。

    他对那位外号“熊瞎子”的大汗的所有印象,都来自于边关的一封封文书,从每一次两军交战的状况来判断安苏汗的想法、性格。

    顾云熙听了这个问题,也没有立刻回答。

    事实上,顾家之中,与安苏汗交过手的也只有那几位长辈,而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云字辈的几兄弟,谁也没有接触过安苏汗。

    若说交集,便是他们叫了安苏汗的儿子顾致清“三叔”叫了十几年。

    顾致清这个亲生的没有理过安苏汗,顾致泽张冠李戴地出卖了整个北地。

    这真是讽刺至极。

    良久,顾云熙道:“我也只听父亲提过几句,安苏汗狡诈、阴狠、锱铢必较,还不信任人。”

    蒋慕渊的眼皮子垂着,这几个词一直都是他们朝中对安苏汗的定义,他慢吞吞抬了抬眼皮子,道:“所以,这么不信任人的安苏汗,能叫他三儿子神不知鬼不觉的调兵?”

    顾云熙撇嘴:“除非他半只脚进棺材了,否则不可能,但正如之前说的,我也认为他不会仅仅为了挑拨而损耗兵力。”

    这其中的矛盾,如此刻覆盖在北境之上的皑皑白雪,他们看不穿其中的真相。

    蒋慕渊还想说什么,见一小兵小跑着过来,也就止住了话头。

    “二位,”小兵行了礼,道,“伯爷请二位过去。”

    去的不是肃宁伯的大帐,而是军医帐篷。

    里头躺了一个人,两条腿都断了,脸上伤痕累累,也就是命大,这样子还能活下来。

    看他五官,是一个狄人。

    而肃宁伯等人围坐在边上,冷眼看着他。

    一副将与蒋慕渊道:“是领兵的,费了些劲儿才弄醒的。”

    奇袭之时,乱作一团,谁也看不清狄人冲在最前头的是谁,但狄人发现被包围之后,发布撤兵指令的,却被城墙上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正是眼前这一个。

    他最终也没有逃出生天,剩最后一口气躺在城下,被人特特背回来,先保命,再逼问。

    这会儿是刚醒的。

    这汉子也算硬骨头,伤成这样,眼神里还满是仇恨。

    这样子的,最是难对付,逼得狠了,人家两眼一翻,本来半死不活的,结果真弄死了,可不逼,又问不出话来。

    若是个普通狄人兵士,死了也就死了,偏这个是领兵的,行军路线,狄人部落的想法,他比别人清楚得多。

    比起肃宁伯这儿,这狄人是浑然不怕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两条腿都没了,更不用怕了。

    左右不过一个死字。

    磨蹭了一阵,毫无进展。

    蒋慕渊一手支着下颚,一手轻轻在椅子上弹了弹,道:“把他扔到山口关下,会有人想做交换吗?”

    所有人一愣。

    能用作交换的,只有战功赫赫的大将、皇亲国戚,这一位,难道在狄人那儿如此显贵?

    “我们问了那么多俘虏,谁都不清楚行军路线,只晓得跟着前头跑,可见安苏汗那儿,很看重这条路线,怕兵士被俘虏后供出来,让我们反将一军,”蒋慕渊道,“而这个,作为能引路的,颇得安苏汗信任。”

    负责翻译的官员当即哇啦哇啦说了一通,说得那狄人惨白的脸都要涨红了,两眼圆睁,恨不能瞪死蒋慕渊。

    蒋慕渊根本不在乎,继续道:“真不说就随他,我等会儿就回前头去了,伯爷把所有的狄人尸首都运到前头,我往山口关下一堆,涨涨士气也不错。”

    肃宁伯闻言一愣,这种辛辣手段,一般年轻的将领极少用,偏蒋慕渊说得很随意,连肃宁伯都不确定他说真的还是诓人的。

    那大汉又骂了一通。

    翻译汗涔涔的,道:“他说,小鲍爷这般做事,不怕鹤城城墙上挂满百姓尸首吗?”

    这话问的诛心,作为皇家贵胄,作为领军大将,怎么可能真的不把百姓的死活放在眼里。

    可蒋慕渊却是淡淡笑了笑,道:“这是把我想得太天真了,还是觉得我会把你们的人看得很良善?鹤城落在你们手上快两个月了,到现在,还能有活口吗?”

    所有人皆是一震,这个答案,大家都知道,只是平日里不说罢了。

    狄人凶残,以前洗劫镇子、村庄,除了运气好逃脱的,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谁也不会天真的认为,那夜狄人占据鹤城时,没有逃出来的百姓还能活过两个月。

    那大汉嘿嘿笑出了声。

    他伤重,笑起来的声音就像是嗓子眼里挤出来的蛇信子,让人毛骨悚然。

    “这么不天真的你们,真的不知道北地是怎么失守的?没有守军作为内应,能轻而易举地破城?知道那内应是谁吗?是姓顾的,是你们的大将军府,他家养了大汗的儿子,哈哈哈哈!”

    翻译脚下一软,根本不敢翻这句话,扭头看顾云熙,只见这顾家儿郎下颚紧绷着,眼睛瞪得比这狄人还大。

    顾云熙对狄语通七八分,除非骂人,否则他说得不利索,但他能听,哪怕这句话没有每一个词都听懂,但听到了关键的,前后一串就知道在说什么了。

    蒋慕渊看顾云熙的脸色,心里大抵也清楚了,他道:“说的什么,一字一字翻。”

    翻译只好说了一遍,引来所有人面面相觑。

    只有蒋慕渊笑了笑,笑过了,冷着脸道:“妖言惑众!”

    肃宁伯眯了眯眼睛。

    “就安苏汗那人,生了儿子还能让别人养?还交给顾家养,他怎么不怕顾家养出来的对着他就是一刀子?”蒋慕渊说完,偏头看向一位在裕门关驻军了十多年的副将,道,“骆大人,你与狄人交道打得多,他们以前也爱使这套?污蔑守将,挑拨离间。”

    骆副将讪讪:“倒是没有说过顾将军府上……”

    “那就是突然就说上了,”蒋慕渊挑眉,“是因为我娶了顾家女,又请缨来了北境,给顾家泼脏水不算,还想让圣上为此与我生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