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八十六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相较于包裹了皮甲的厚实胸膛,五官显然是最薄弱之处。

    顾云锦的这一拳头,砸在胸口也许力道不足,但砸脸,绝对够劲儿了。

    “嗷”的,那狄人叫了起来,才刚出来一个音,就因为疼痛,后续的声音都又憋回去了,只剩下不住倒吸寒气。

    狄人痛得视线都模糊作了一团。

    原本因着夜色,看人就不清晰,他就只在靠的近的几人之中,挑了看起来最柔弱的顾云锦。

    哪里知道,软柿子没有捏到,还踢到了硬骨头。

    不对,是他想踢硬骨头,硬骨头侧身躲开了,反过头来给了他一个硬拳头。

    狄人痛得吸了好几口寒气,才啐了一口,伴着口中血沫子喷出来的,是一堆脏话。

    都是狄语里骂人的低俗用语。

    顾云锦哪怕不能听说狄语,但毕竟是北地出身,对邻族的语言,不用刻意学习就能记住的,就是骂人的话了,比各种问候都好记。

    因此,她知道自己被骂了。

    顾云锦冷笑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掂了掂,抬头与朱氏道:“嫂嫂告诉他,不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一下一下割他的肉。他们北狄人怎么宰了羊、把肉烤了一片片割下来吃的,我就怎么一片片割他的肉。”

    朱氏的唇角抽了抽。

    作为一个杀过北狄奸细的将门女人,朱氏一点也不怕多杀几个狄人兵士。

    可直接捅刀子下去,和一刀刀割肉放血,那是两码子事儿,饶是朱氏,她心里都有些发怵的。

    朱氏想,顾云锦大抵也是同样,毕竟自家这小泵子,手里不曾沾染过人命。

    也就是吓唬人。

    这个时候,不就是该吓唬吓唬这狄人吗?

    说得自个儿都怕了,朱氏倒要看看,这狄人的骨气是不是那么硬。

    朱氏阴沉了脸,冷言冷语把顾云锦的话说了一遍,又重新问了问题。

    狄人的嘴巴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全是咒骂之语,没有一句实话。

    顾云锦见状,也不客气,开刃的匕首银光闪闪,她抓过狄人的左手,割开了衣料,对着手腕就是一刀。

    鲜血喷出来,沾到了顾云锦的双手上,她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朱氏没有猜错,顾云锦真的不擅长这事儿。

    她练拳法,拳法在不想伤人性命时,是极好的打人的手段,一如她对付杨昔豫。

    她练枪法,平日是派不上用处,但一旦用上,便是近身对打时以克敌制胜为目的,比的是最快的速度干倒对手。

    可眼下做的事儿不同,如何吓唬人,如何逼对方说实话,这是审讯手段,她半点儿没学过。

    只是,大话说出去了,当然只能动手了。

    就是不知道这一匕首下去,这狄人是吓到比较多,还是恼怒比较多。

    而血液喷在手上的黏腻感,对顾云锦而言,委实不舒服,可一想到空城北地,想到为了抵御狄人而战死的亲人,这一些又不算什么了。

    “您这手法还欠了点,”袁二看出顾云锦是个新手,想了想,道,“您该割这儿,这个角度来一刀。”

    顾云锦抬眸看了袁二一眼,把匕首递给他:“给我示范一下。”

    袁二从善如流,接了匕首,一面给顾云锦解释,一面动手,鲜血涌出来,他浑不在意。

    “这样子一刀刀来,您下一刀割这儿。”袁二说完,又把匕首交换给顾云锦。

    顾云锦拿着匕首,没有立刻割,又询问了袁二两句,确定了之后,终是动手。

    而被他们如此对待的狄人,傻眼了。

    敢上阵打仗的,谁怕挨刀子?

    顾云锦最初那一匕首,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总归落在敌军手中,就是一个死字,谁怕谁呀!

    可他根本没有料到,人家不让他好好死,不止是一刀刀割,而且是一个教、一个学,拿他当练习用了。

    他两条胳膊被卸,但疼痛半点不减,这先生、学生比划来比划去的,不止让他痛,更是让他慌了。

    他一张嘴骂得更厉害了。

    站在一旁的朱氏也看出端倪来了,用狄语道:“要不是还等着让你说几句话,我先让他们割你舌头。我给你说说他们教到哪儿了,在说你这胳膊还能挨几下,如何割能避开经络,最后直接把经抽出来。”

    朱氏是怎么吓人怎么说,说得那狄人连骂人都骂不动了,只觉得自个儿成了被架在火上、捆住了四肢的羊。

    “我要是你,我就说实话了,早些说完早挨一刀,痛痛快快上路,”朱氏嗤笑一声,“反正都是死路,你撑到最后,能换安苏汗夸你一声英雄?你们这列行军,怕是连你死在哪儿都闹不明白吧?”

    袁二和顾云锦的一刀又一刀,伴着朱氏的冷嘲热讽,终是击垮了这狄人,大叫着说了计划。

    北狄注意到了这厢战线前压,已经回禀了大汗,大汗定下计策,在裕门关再次大肆出兵、围困山口关时,派他们奇袭裕门关。

    一能打个措手不及,二能暂解山口关的压力。

    他们的兵力,一万骑。

    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与他们猜测的差不多。

    袁二分析道:“听刚才的马踢声,一万骑是虚数,没有那么多。”

    “折半五千骑兵,就算真有一万,想电光火石打下裕门,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朱氏道,“真的是打一波就走?”

    顾云锦沉思,道:“以他们的速度,显然易见,狄人确实有神不知鬼不觉、迅速通过草原的办法。可因为气候和时间,他们只能靠骑兵突袭裕门来牵扯我们的兵力,只要拖到了开春,他们后续的兵力、粮草就能陆续跟上。”

    “看来,他们的路线,可以走马,却无法方便、快捷地运送物资,靠马匹驮运,不够应付。”老汉亦颔首。

    顾云锦看了眼狄人,道:“要知道狄人想法,只有后续慢慢审他,可现在不是时候。”

    几千骑兵突袭,裕门关虽有守备,但夜色深沉,又有大雪阻碍视线,被狄人打了先手是注定的了。

    哪怕他们现在往回赶,几个人也做不了什么。

    现在能做的,只有召集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