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八十章 不对味儿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八十章 不对味儿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问题把袁二也难住了,他下意识地拿手搓着下颚。

    下巴上有刚刚冒出来的青渣,有点儿扎手,袁二搓着搓着,自个儿就皱眉头倒吸了一口气。

    “这事儿吧……”袁二斟酌着开口道,“我一直没想明白,问过五爷一回,他也没有直说……”

    “唉,会不会为了郡主呀?”施幺好似没有听见袁二的话,突然就冒出来了一句。

    袁二一愣:“哪位郡主?”

    “寿安郡主啊!”施幺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小鲍爷多疼妹妹,想做他的妹夫,当然要表示些诚意的。”

    不管施幺说得再胸有成竹,袁二都觉得不对,依他之见,五爷与郡主恐怕连一面之缘都没有,哪里来的那么多戏。

    前年开春,小鲍爷头一回到叶城拜访五爷,彼时能拿自个儿妹妹做文章?

    而几子对侧的施幺说着说着,突然就低落了:“我是觉得难,周家的爵位要是还在,永定侯府求娶国公府的郡主,门第上不会太被挑剔,况且我们五爷才俊,人品相貌都没得说,可爵位没了,总觉得气短了是不是?”

    袁二简直要被施幺说得笑倒在榻子上。

    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八字别说是半撇了,连笔尖都没落地的事儿,叫施幺这小子说得有模有样。

    偏施幺还说得一本正经,一会儿点头一会儿叹气,也难怪他去东街上说什么都有人信。

    实在是看起来太像那么一回事儿了。

    袁二打趣道:“五爷下巴上还有一道疤呢!有疤的相貌还好呀?”

    “疤怎么了?”施幺很是不平,忿忿道,“疤是男人的功勋,是荣耀,不仅不损相貌,还添色几分呢!”

    哪怕袁二是跟施幺说笑的,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你小子进京城时间不长,学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可以啊!有长进,五爷知道了肯定高兴。”

    施幺扬了扬眉:“我得了空就去听说书先生、茶博士们说故事,当然能学些东西。”

    袁二憋住笑,鼓励了一番后,怕施幺想岔了不算,还闹出不好的传言来,道:“我跟你说,五爷帮小鲍爷做事儿,肯定不是因为郡主,你别什么事儿都往男女上头想,这毛病不对。”

    施幺瞪大了眼睛:“真的不相干?”

    “真不相干。”袁二答道。

    施幺不甘心地撇了撇嘴:“我刚才问打仗的事儿,是袁哥你先说起夫人的丫鬟的,我就是顺着你的思路走,怎么能说我什么都往男女上头想呢。”

    袁二刚端起来的酒,险些都洒了。

    说了半天,竟然他才是那个由头?

    而且,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怎么叫施幺这臭小子一说,就不对味儿了呢。

    酒又喝了一壶,两人都有些上头,东拉西扯说着大小天下事,这才散了。

    袁二走出暖烘烘的屋子,迎面冰冷的寒风吹来,叫他一个激灵,酒气醒了大半。

    年节里的京城,此处离东街不远,一抬头就能看到二层铺面屋檐上悬着的灯笼,热闹非凡,与袁二亲眼见过的裕门关截然不同。

    他就这么想到了施幺的话。

    也不知道那个小丫鬟,有没有寻到家里人的哪怕是一丁半点的消息。

    初三的裕门关,天还未亮,又飘起了小雪。

    蒋慕渊醒得极早,刚轻手轻脚地掀了被角起身,边上的顾云锦就翻了个身,也醒了。

    “吵着你了?”蒋慕渊低声哄她,“再睡会儿吧。”

    顾云锦模模糊糊应了声,似是要再睡的意思,可下一瞬,又揉了揉眼睛,坚持起来了。

    哥哥们出兵的日子,她昨儿挂念了一夜,梦里都是金戈铁马,实在是惦得厉害。

    蒋慕渊见状,也就不多劝了,披好衣裳去院子里活动筋骨。

    出去了一看,才发现顾云骞比他还早,只一层单衣,在练拳脚。

    蒋慕渊失笑摇了摇头:“伤势未大好,不会让你入阵的。”

    顾云骞皱眉:“我倒觉得都好了,可不仅出兵没有我的份,连今日送行都不许我去,一定要再养着,这是什么道理?”

    之前是伤势所困,只能日日躺着,等能活动了,他是半点儿也闲不住。

    尤其是眼下,知道北地破城由自己的亲生父亲而起,顾云骞实在做不到跟没事人一样养伤,只让兄弟们上阵。

    蒋慕渊略思量了一番。

    各种理由,顾云宴他们应该都说了不少了,既如此……

    “此趟随军前压,以守为主,你就算跟着去了,待大举进攻之时,大抵也会被留下来殿后防御,”蒋慕渊笑着道,“不如再等一旬半月,等我与向大人出兵之时,那才是直指山口关,与驻守鹤城的狄人血战的。”

    这话戳中了顾云骞的心,他咧着嘴就笑了:“不是诓我的吧?”

    蒋慕渊笑着道:“诓你做什么?”

    顾云熙正好从屋里出来,把两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等蒋慕渊一走,对顾云骞直摇头:“你说说,哪有做舅哥的还要妹夫出言劝解宽慰,你的腰杆要比他还直!”

    朱氏端着洗脸水,装模作样要泼过来:“你别乱教他。”

    顾云熙张嘴要说他从前被几个舅哥撵着跑,话刚到嘴边,想到如今还躺在北地关帝庙里的那一位,以及不知所踪的几位,还是讪讪咽回了肚子里。

    巳时,蓄势待发。

    隘口城墙之上,肃宁伯穿着铠甲,红缨飞舞,也露出来他鬓角的些许白发,可他依旧意气奋发,手拄长剑,昂扬望着关外土地。

    他的身边,站在向威与蒋慕渊。

    蒋慕渊未着银甲,系着长长的披风,比起身材壮实的向威所表现出来的猛,他更透着几分儒雅。

    可所有人都知道,这儒雅之下,还有果敢和坚毅。

    肃宁伯挥手,示意守将打开了关口大门,调集前压的兵士们列队而行,骑兵打头、步兵缀后。

    他看到了写着“程”字的旗帜,旗下是他的儿子程晋之,肃宁伯沉沉看了两眼。

    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余下的,就看自家小子的应对了。

    队列之中,亦有顾家旗帜飘扬,这个被北境百姓们传承记忆的字,终究会重新插到北地的城墙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