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够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够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裕门关下,从来都不乏商旅。

    走一趟关外,只要能带回来的,在京城与江南之地,都是重金吹捧的西域珍宝。

    旅途辛苦自不用说,赔上性命也绝非危言耸听,可丰厚的回报,还是让人趋之若鹜。

    就像他们在北地遇上的那位收殓了顾云婵与江毅兄弟的老汉,曾富贵一时,但也因商队被劫而失去兄弟、贫苦终老。

    这本《西行记事》的作者,也是这么一位商人。

    虽然不知道他如今状况,但只看这手抄本的破旧模样,就晓得他走商是在很多年前了。

    顾云锦抬眸看蒋慕渊:“从外头寻来的?”

    “是啊,”蒋慕渊笑了笑,道,“偶尔寻到的。”

    近些时日,蒋慕渊与肃宁伯、向威等人商谈,原本在脑海中出现过的点滴想法,越发清晰起来。

    无论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对草原、对沙漠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肃宁伯以前征战,去过蜀地、也打过南境,但最最熟悉的是东异。

    蒋慕渊前世时也在北境打过狄人,但他与向威一样,只是把狄人赶回草原,而没有追击深入。

    其中缘由很多,最主要的是当时各地都有大小战事,蒋慕渊分身乏术,也没有那么多的兵力、粮草、军需支撑着他与北境将士冲进陌生的草原。

    因而,北境三大城、五大关、大小镇子的事儿,向威能讲的明明白白,蒋慕渊能补充一些,肃宁伯则是对着地图能掌握住,但再往北去,都是两眼一抹黑。

    这一次,若仅仅是要把狄人赶出去,这些状况倒也足够,但若是想像四十年前一样,让北狄元气大伤,数年不敢犯境,眼下他们掌握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

    四十年前,顾栾杀入草原深处,奇袭了安苏汗大营,得来了那么一场胜利,但代价也沉重,同去的亲卫、家将不是死了就是伤重,顾栾自己也失去了双腿。

    这么多年过去了,北狄已经恢复,可朝廷如今找不到一个能带领兵士们穿过草原、直插北狄心脏的向导。

    不止如此,他们甚至至今不知道狄人到底是如何在这个冬天穿过大雪封境的草原、奇袭抵达北地城下的。

    没有见识、知之甚少,就像是“皇帝的金扁担”一样,连猜测的方向都是错的。

    这几日,除了安顿军务,蒋慕渊等人最看重的是掌握草原、沙漠上的情况,哪怕是道听途说的。

    他们向留在裕门关的商人请教西域各国,请教各种路线,事无巨细地打听。

    晓得军中在问,商人们自然也愿意来答,这战事不平定,赚钱的路子也就堵上了,他们也盼着能早日太平起来。

    蒋慕渊手上的这本书,正是一位商人送上的。

    裕门关下的镇子里,眼下关乎生计的东西都贵,而书籍笔墨却不值钱,甚至有些人家,把书籍烧了取暖。

    几家书摊子也没有生意了,只能忍痛,把破旧不堪的书册一并当“柴火”卖。

    那商人途经,正好发现了这书,赶紧收回来,才没有叫它成了灰烬。

    蒋慕渊说了书的来历,翻了几页,与顾云锦道:“可惜破损之处有些多。”

    “好些年的手抄本了,也是难免的。”顾云锦靠在蒋慕渊肩上,也认认真真看起了书上内容。

    这一页讲的是西北沙漠里的几处绿洲,插图上标注了大致位置,只可惜,图毁了一半。

    两人一块看,时不时交谈几句,直到油灯光暗下去了,才发现差不多三更过半了。

    蒋慕渊偏头看顾云锦,见她眉宇之间没有倦意,也就不催她歇息,起身下床拨亮了灯芯,继续守夜。

    这一上一下的动作,到底也带了不少凉意,顾云锦缩了缩脚,说起了顾云映。

    “祖母不让她说,”顾云锦垂着眼,“看她那反应,只怕真的关乎二伯父的出身,也许我们猜的是对的,二伯父的生母是狄人,只是不明白,祖父怎么会与狄人生下孩子……

    可是,哪怕生母是狄人,他的父亲难道不是祖父吗?他从小到大,不是祖母养育的吗?他怎么能因为生母而割舍下另一半的血缘?”

    蒋慕渊把顾云锦揽进怀中,道:“看今日云映的反应,我觉得内情会更复杂。”

    顾云锦挑眉,凝着蒋慕渊的眼睛,等他继续说下去。

    蒋慕渊道:“若只是云映的选择,她的年纪和经历摆在这儿,有些事情考量不周也很正常,‘二伯父的生母是狄人’这样的讯息是可能叫她迟疑不决、不知所措的。

    可这是祖母的选择,你说过,祖母为人慎重、严肃,不会因一时的好恶而影响决断,祖母临死前还让云映发誓隐瞒的事儿,必然是她觉得不能说的,哪怕是顾家人里头,也不能说。”

    顾云锦认真想了想,颔首认同蒋慕渊的话。

    十四岁的顾云映会因为冲动、迷茫或者旁的缘由做出不够周全的判断,但生性谨慎的田老太太不会。

    既然隐瞒是老太太的选择,那大抵是因为其中内情,是足够影响活下来的人的吧。

    蒋慕渊伸手蹭了蹭顾云锦的脸颊,道:“其实,只要三舅哥没有活着出现在狄人阵中、与我们对峙,那云映说与不说,在局面上都是一样的。”

    顾云锦微怔,但也很快明白了蒋慕渊的意思。

    从自家人的心境而言,自然是希望能弄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顾致泽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太太想隐瞒什么,顾云映明明记得却只能倔强地说都忘了的是什么。

    可这些会改变顾致泽开城门的这一结论吗?

    通敌之事,一旦被朝廷追究,无论内情,顾家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哪怕顾云映说出了花来,顾家人能在这花上在添上叶子、装饰得美轮美奂去应对朝廷吗?

    不可能的。

    面向朝廷,蒋慕渊会给出的唯一的答案只能是“不敌失守”,而不是“通敌沦陷”。

    为了这一个答案,他甚至托到了从不参与此类事情的孙恪身上,哪怕将来有俘虏、有流言,也一概要往狄人的离间之计上推。

    唯有如此,才能让顾家躲过这一劫,也不让圣上揪住蒋慕渊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