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动听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五十八章 动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他那个冒出来的媳妇儿是林琬,林琬要成他的媳妇儿了……

    这几个念头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在程晋之脑袋里滚来又滚去,滚到最后,把他彻底滚晕乎了。

    莫不是行军赶路,脑袋不清醒了?

    可蒋慕渊不至于拿这等事儿诓他。

    这也说不准。

    程晋之从小到大被两个哥哥诓多了,如此重要的事儿,还真不敢相信。

    倒不是怕中了蒋慕渊的“埋伏”、被笑话一通,而是,这消息太美好了,万一是假的,那他便是大心脏都吃不消。

    蒋慕渊见他又是欢喜又是谨慎,哪里不知道好友在琢磨些什么,便取出林琬给顾云锦的信,示意程晋之自己看。

    程晋之半信半疑地接过来,看到落款上的“林琬”二字,脑海里浮现的笑容越发明艳了。

    他其实不记得林琬的字迹。

    见自是见过的,可彼时他没有那等心思,在妹妹们那儿瞥见一眼也就抛却脑后了。

    这会儿一看,不曾升腾起熟悉,反倒是喜爱之意满满。

    打开信,程晋之快速看了,又着重读了林琬应下婚事的那一段,心绪就像是烧沸了的水,噗噗直冒泡。

    喜悦溢于言表,但很快,程晋之大梦方醒般把信放下,急道:“糊涂!她做什么应?哥哥们做什么去求娶?我都到裕门关了,我若几年不回去,她怎么办?”

    战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他随肃宁伯出征,不会躲在裕门关内,他要冲锋陷阵、奋勇杀敌的,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那不是害惨了林琬吗?

    程晋之越想越是着急,恨不能飞回去,义正言辞与林家退亲。

    蒋慕渊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道:“你先说说,你怎么突然就看上她了?”

    “我还想知道呢!”程晋之憋气,“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看上她,这样子不好。”

    蒋慕渊抱着手臂,道:“感情之事,哪有那么多的早知道。”

    程晋之抬起眼睛,看向蒋慕渊。

    “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罢,哪怕是突然间生出来的心思,喜欢就是喜欢,感情做不得假,”蒋慕渊语速不快,却极其认真,“你现在怕耽搁她、害了她,但你就放心把她交给其他人吗?

    你也是男人,男人混账起来有多混账,你难道不明白?

    你现在不把人定下,等你回京了,她嫁得如意郎君、日子美满,你心里酸,她嫁个混账、郁郁寡欢,你把牙齿崩断了都不能打上门去、救她出苦海。”

    程晋之听得一愣一愣的。

    男人能有多混账?

    他虽然是男人,但他不混账,他哪里知道!

    程晋之添了茶,仰头一口饮了,这才平息了几分。

    静下来想,他是知道的。

    世家子弟之中,有孙恪、蒋慕渊这样洁身自好的,也有乌烟瘴气的,程晋之不与那些人往来,但毕竟都是勋贵出身,多少还是听说过的。

    把林琬交托给旁人,他真的舍得吗?

    那个笑得他心都化了的小泵娘,若真有一日被旁人辜负,他真的能咽得下这口气吗?

    蒋慕渊见他神色沉重,便知他答案。

    若是旁人,蒋慕渊是不会如此开解的。

    可那人是程晋之,是他看重的好兄弟,他知程晋之前世结局,自然不愿看他再英年早逝。

    而且,程晋之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心动的姑娘。

    蒋慕渊自己经历过思慕而不得,后悔过、痛苦过,也就不想程晋之重蹈覆辙。

    等程晋之凯旋回京,林琬却已经嫁了他人,那程晋之的失落和遗憾,可想而知。

    “所以,你到底怎么看上林琬了?”蒋慕渊又问了一遍。

    程晋之苦笑,把那日状况说了一遍,叹道:“以前从没有觉得她让人挪不开眼睛,可那天,太好看了。可能与当时场面也有关系,鞭炮震耳欲聋,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我看哪儿都泛着红,你成亲那天,连边上的人都欢喜了。”

    蒋慕渊唇角微微一扬,而后是难以抑制的笑容。

    这话真是太动听了。

    除却顾云锦与他说的那些暖心暖肺的话,这一句,是他这一个多月里听到的最叫人高兴的话了。

    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蒋慕渊笑了一阵,而后缓缓收起笑容,正色道:“晋之,你若不想辜负她此时的勇气,就一定要活下来,建了功绩,回京娶她。”

    程晋之的心重重一沉,良久,应道:“好。”

    从酒楼出来时,天色微微发沉,眼看着又要落雪。

    此时已经是年关了,裕门关内却没有半点儿要过年的欢喜气氛,随着今日大军抵达,反而越发沉重起来。

    军阵之中,肃宁伯歇了一下午,精神好了不少,见程晋之与蒋慕渊一块回来,便使人去请向威。

    雪渐渐飘下来,不过片刻,已经是狂风卷着大雪,这样的天气,让从未来过北境的兵士们吃了一惊。

    程晋之亦是如此。

    饶是这一路来经历过风雪了,但那些还是比不得此刻激烈。

    蒋慕渊偏过头,低声道:“你若出了裕门关,再往北去,风雪更加吓人。”

    程晋之撇了撇嘴,道:“那狄人是如何顶着那样的风雪穿过草原、奇袭北地的?”

    这个答案,至今未明。

    军营之中在思考狄人如何穿过草原,京中亦在争论这个问题,不止如此,还要评说一番狄人是如何攻破北地城池的。

    百姓们议论纷纷,各有各的想法,渐渐的,也冒出了一个声音守军通敌。

    北地偌大的城池,不说前朝旧事,反正本朝之中从未有沦陷之事。

    北境的三大城、五大关,打得再惨烈,伤亡再惨重,北地和裕门这一城一关从未丢过,如今北地被破城了,还是一夜之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狄人有什么胆子在寒冬里穿过草原、直取北地?

    一旦失败,可不是无功而返的事儿。

    除非,他们对破城极有把握。

    能叫狄人如此自信,守军通敌的可能性最大,而这通敌之人,顾家最有可能!

    此言论一出,自是惹来一通围剿之声,顾家作为镇北将军,为北境付出无数鲜血,怎能有那样诛心的想法?

    可流言便是如此,有人不信,也会有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