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贴心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五十四章 贴心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只有从心里萌发的关心,才会真正在意对方是否为难、是否踌躇,会在意她身边的人是不是也会为此举棋不定。

    所以会给她出主意,会给她平风波。

    顾云宴道:“因为二叔父,这几年间,四房吃苦了。”

    田老太太的本意是让四房远离北地纷争,徐氏哪怕与娘家不亲,但回京城去,四房总归生活在侍郎府边上,不会因为孤儿寡母的,就被人欺负,又或者惹一通拉扯不清的麻烦。

    几年间的书信往来,徐氏没有倒过苦水,而老太太为了表现“婆媳不和”,也不会把四房挂在嘴上,两地路远,彼此状况,其实都是只知道皮毛罢了。

    若不是长房进京,他们亲眼看亲耳听的,真不清楚四房遇上的事情。

    别的事儿都能过得去,唯独顾云锦的婚事被算计,叫顾云宴很不舒坦。

    得亏是没有与杨家结亲,就看杨家前几个月闹出来的事儿,谁家姑娘嫁过去都是受罪。

    顾云锦原还要再与顾云宴说几句,外头传禀说是蒋慕渊回来了,她也就没有耽搁,回自个儿屋子去了。

    蒋慕渊的眉宇之间满是疲惫,饶是他精力不差,这一日忙碌下来,还是有些倦。

    顾云锦端了一盏热茶给他。

    蒋慕渊一口饮了,拧了拧眉心,道:“我听说云映醒了?”

    “是,清醒了,”顾云锦答道,“就是那一夜的事情,她都忘了。”

    蒋慕渊挑眉,不置可否。

    重重抿了抿唇,顾云锦抬起头,望着蒋慕渊,道:“大哥都跟我们说了,为何我们四房会进京,为何长房也进京了,又为什么北地破城了……”

    顾云锦的声音压得很低,可语气之中的落寞和悲伤,还是落在了蒋慕渊的心中,沉甸甸的。

    蒋慕渊想都没有想,抬起手臂,把顾云锦搂进了怀中。

    依照他自己的想法,顾云宴若没有与弟弟妹妹们交代,他会寻一个合适的时机与顾云锦说内情。

    他知道这话题伤心,前回毫无证据的猜测已经叫顾云锦难过了,但蒋慕渊更清楚,顾云锦会想要知道,她也能够承受。

    一味的隐瞒,不是好法子。

    现在,既然顾云宴赶在了前头,那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宽慰她,让她更快的想通透。

    顾云锦把脑袋靠在蒋慕渊的肩膀上。

    他刚从外头回来,哪怕去了雪褂子,身上还留了些冬日积雪的清冷味道。

    与香料、皂角截然不同,却让顾云锦从骨子里觉得熟悉,仿佛闭上眼睛就能把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童年冬天的一幕幕给翻找出来。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半侧着头,眼睛从下而上看着蒋慕渊,道:“不把事情禀到御书房中,叫你为难了,以你的立场,隐瞒这等军情要事,不好处置吧……”

    蒋慕渊扬了扬眉。

    在他担心顾云锦,想要开解她、安慰她,让她走出阴霾的时候,顾云锦却是在全心全意地担心他。

    意识到这一点,蒋慕渊的心里有些酸,又有些甜,而这酸酸甜甜的冲破了最初的那一丝沉重和苦涩,让他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深邃的眸子猝然有了一丝笑意,而且,越来越深,连唇边也勾起了笑,他底下头,细细啄吻顾云锦的额头。

    他的小媳妇儿,实在太贴心,太招人喜欢了。

    叫人舍不得松开,恨不能紧紧箍在怀中。

    听见蒋慕渊的笑容,顾云锦越发疑惑,偏偏被他抱着,根本无法拉开距离看清他的神色,只能用力抬了抬头。

    原本落在额头上的吻,随着顾云锦的动作,落在了她的鼻尖唇角。

    蒋慕渊笑意更浓,牙齿轻轻碾着她的樱唇,虽不想松开,但还记着她心里挂念的事儿,柔声道:“也不算为难,我如此做,自有我的缘由……”

    他告诉顾云锦的,就是与顾云宴说的那一套。

    此时传出顾家通敌的消息,是打击阵前士气、有损军心。

    至于不让如此重大的把柄落在圣上手上,他要好好地活下去、与顾云锦携手赴老,蒋慕渊没有说。

    而现成的理由,已经足够说服顾云锦的了。

    哪怕对军政不甚熟悉,顾云锦也明白士气、军心的重要性,便没有再继续问,只是把顾云映的反应提了提。

    “我也说不准云映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她不肯说。”顾云锦道。

    “她清楚二伯父通敌,就不会忘了那夜的事情,”蒋慕渊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她不说,只能是因为她想隐瞒的事情,比通敌还严重。”

    还严重?

    “当时,密道口只有祖母、二伯父、云妙和薛家嬷嬷,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顾云锦理着思绪,道,“祖母挡住了密道口,她想护着密道里的云映?二伯父是背后中了匕首,下手的莫非是云妙?而云妙的内伤,是二伯父打的?”

    虽然一句、一句都是疑问的口气,但顾云锦自己明白,她提出来的时候,就认定了七八分了。

    必然是田老太太戳穿了顾致泽通敌,顾云妙大义灭亲、以匕首刺伤父亲,却被反手打伤。

    随后,屋梁落下来,顾致泽脱身不得,顾云妙伤重而忘,而老太太也因此受伤,满身是血,甚至染到了密道里的顾云映。

    可这些经过,在顾致泽的内应身份坐实之后,并没有哪一样是不能说的。

    哪怕是弑父,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说顾云妙的选择是错误的。

    蒋慕渊抱着顾云锦,伸手替她揉了揉眉心,道:“你们知道二伯父的生母是谁吗?”

    顾云锦的心咯噔一声。

    顾致泽是庶子,只是武门之中,嫡庶区别并没有那么分明,嫡子庶子,甚至是庶女,只要能提起长枪,只要能上阵杀敌,那就是铁骨铮铮的北地儿女。

    顾致泽小时候如何,长大了又如何,以顾云锦的年纪自然不可能知道,但就在北地生活的那几年来看,除了长子之外,田老太太更偏心庶出的顾致泽,对庶子比对顾致清、顾致渝都要好些。

    可要说顾致泽的生母,顾云锦一点都不清楚,也没有人议论过顾缜的妾室,好似府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