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五十二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北风呼啸,吹得紧闭的窗户也咚咚作响,动静大的仿佛要把整间屋子都掀翻一般。

    可这样的狂风,比不上屋里的惊涛骇浪。

    房门紧紧闭着,除了被安排去看顾孩子念夏,薛平、施妈妈、庞娘子与卓荣家的守在屋子左右,以防万一。

    虽然,这等狂风之中,哪怕屋里人高声争吵,外头都不一定能听清楚。

    顾云熙和顾云齐被唤了来,进屋子时,正好听见顾云骞说的“通敌”二字,惊得险些一个踉跄。

    “大哥,这话不能胡说的,”顾云熙快步上前,几乎是凑到了顾云宴的眼前,“别说什么掉脑袋不掉脑袋的,这是给我们列祖列宗泼脏水!”

    顾云宴抬起双手,按在了顾云熙的肩膀上:“你不是一直都心存疑惑吗?

    你想知道母亲和我有什么事瞒着你,想知道为何云思请求了、母亲就答应长房进京,想知道为何祖母会毫无挽留地让我们走、一如当年让四房入京一般。

    云熙,这就是答案。”

    顾云熙的眼睛徒然瞪大,他当然质疑过那些,直到这一刻之前,他依旧不知道缘由,可顾云宴给他的答案太过惊心,让他想质疑、想反驳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而顾云齐与顾云锦亦是惊讶。

    有蒋慕渊那夜的猜测做铺垫,顾云锦对有人通敌并不是那么的毫无准备,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与几年前四房进京也会有联系。

    顾云宴搬过椅子坐下,抹了一把脸,道:“这要从顺德十四年秋天、四叔父受伤说起。”

    顾云锦拧眉。

    那年秋天,是她的父亲顾致渝最后一次征战。

    狄人犯境,一夜之间奇袭至山口关,山口关是要地,一旦失守,关口下的鹤城就是狄人的囊中之物。

    一如今年战局,狄人打下山口关后,就能驻军鹤城了。

    而顺德十四年,山口关之战很是惨烈。

    顾致渝作为先锋,领兵驰援山口关,最终打退了狄人,但自己坠马受了重伤,若不是卓荣冒死把他从战场上背回来,只怕当时就马革裹尸了。

    “四叔父回北地之后,曾告诉祖父、祖母,将军府内有人通敌。”顾云宴道。

    作为顾家将领,又常年与狄人打交道,顾家人多少都会些狄语,而顾致渝在语言上颇有天分,他的狄语学得很不错。

    当时,他们杀得狄人节节后退,顾致渝又是个敢与冲在最前面的,他听到了狄人将领在指挥撤军时从嘴里冲出来的骂骂咧咧的话,那几句骂语,就是在骂内应给与的帮助不够多。

    “只靠那些骂语,并不能确定内应到底是谁,祖父让四叔父不要声张,由他暗中调查,免得打草惊蛇,”顾云宴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顺德十五年开春,祖父战死,不久之后,四叔父病笔。”

    顾云齐蹭的站起身,刚要开口,手腕就被顾云锦死死抓住了。

    顾云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没有那么抖,一个字一个字道:“难道祖父和我父亲是……”

    “不是,”顾云宴打断了顾云锦的话,安慰道,“不是,祖父战死堂堂正正,四叔父的死因也毫无疑点。”

    顾云锦咬了咬下唇,按说这答案该叫她松一口气,可一时之间实在五味杂陈。

    “祖父活着的时候,并未查出来通敌之人,”顾云宴叹气,看着顾云锦和顾云齐,道,“因此,祖母与四婶娘谈了一次,让你们回京城。”

    作为守军家眷,没有个说得通的由头,一般都是留在驻守地的。

    内应的身份无法查明,谁也不知道他之后会做什么、又是在何时动手,一切都是未知。

    以及,内应是否存在,是不是狄人故意使出的挑拨离间之计,这些都无法断言。

    田老太太深思熟虑之后,最终决定能保一房是一房。

    四房只余顾云齐一个男丁,顾云锦又是年幼,若留在北地,一旦北地陷入困局,四房只怕凶险万分,那就由徐氏借此机会带回京城去,总归能留一支血脉。

    若是挑拨离间之计,顾家没有内忧,那自然最好。

    四房在京中总归是能安心生活,顾云齐是男儿,要历练也不是非在北地不可,其他军中亦可往,而顾云锦过几年要嫁出去,嫁在京中也是不错的选择。

    最诛心的想法,是顾致渝贼喊抓贼,只是人已经不在了,遗孀与子女皆不知情,不会掀起风浪,离开北地亦好。

    不管如何,哪怕北地厮杀,四房都能活着。

    顾云熙继续道:“最初两年,祖母一直相信是挑拨离间的可能性最大,直到顺德十七年,三姑婆过世。”

    顾微的死,看起来是意外。

    顾微住的院子离将军府不算远,这么多年,她没有嫁人,膝下无儿无女。

    顾云锦对这位三姑婆印象不深,还是顾云思与皇太后交谈时,她才稍稍回想起那位时不时给孩子们分糖吃的三姑婆。

    顾微杀过狄人、武艺出众,但也受过重伤,后几年身子骨一直不大好,可她最终的结局是摔到了脑袋过世了。

    “三姑婆的死有些蹊跷,她的死不是意外,也就是那一刻,祖母意识到四叔父留下来的话是对的,府里有人与狄人有往来,他害死了三姑婆,”顾云宴说得很慢,“彼时我和云熙跟着父亲在裕门关与向大人商议军务,并不在北地之中,祖母怀疑那内应是二叔父、或是三叔父。”

    这等要紧事,不能只靠怀疑,还要铁证。

    哪怕是二选一,也不能胡乱下定论。

    田老太太把事情告诉了顾謑uo浜偷ナ希盟墙魃餍⑾钢滦


    “后来,父亲与母亲说起这事儿时,意外叫云思听去了,云思一直耿耿于怀,在她与傅家定亲之后,她与祖母和母亲提出了让长房入京,”顾云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和祖母说的,祖母答应了,在确定长房搬入京城之后,父亲把我叫去,把来龙去脉交代给我。”

    顾云宴说完,重重抹了一把脸。

    不管如何,这是他身为长子长孙的责任,是他必须背负在身上,也是他必须在知道那内应是谁之后,告诉弟弟与妹妹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