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城墙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四十七章 城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宴是土生土长的北地人,又是将军府长子,对于北地的军需防备十分清楚。

    每年冬天的初雪之后,在确定狄人退回草原了,北境的守备会比其余季节放松一些。

    这并非掉以轻心,而是依照状况的调整与变化。

    不仅是狄人要对抗狂风暴雪的恶劣气候,要休养生息,严防了一整年的北境官兵与百姓亦是如此。

    再者,大雪封境,封住的不单单是马匹和兵士们的行动力,封住的还有视线。

    时至今日,哪怕与向威和其他裕门关守军将领探讨了无数次,顾云宴依旧不清楚狄人是如何在这么暴烈的天气之中通过广阔草原的,但只要他们入了北境,快速攻至北地城下并不是难事。

    一来,这个季节的守备人数相对较少,二来,彼时已经入夜,黑漆漆的,大雪更加影响视线,差不多要等到听见哒哒马蹄声时,才会意识到大军到了跟前。

    可饶是如此,狄人攻破城池,该有的痕迹还是会有的。

    狄人来得神不知鬼不觉,想要迅速破城,定然少不得钩锁、云梯,当夜参与防守的顾云骞亦是这般说的。

    可从北城墙外的痕迹来看,狄人的确用上了钩锁、云梯,但数量远远不够让他们在一瞬间撕开北地防御,逼得顾謑uo洳坏貌淮蚩谐敲湃冒傩毡苣选


    北地守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只要狄人没有第一时间、大量爬上城墙,守军按说是可以守得住的。

    奇袭城池,也不会动用攻城车,这一点,也能够从城门痕迹来佐证。

    既如此,狄人到底如何大量攻入城内?

    与其说是狄人挖了一条密道入城,不如说北城门被打开了。

    顾云骞说过,狄人入城,堪堪是在城墙换防之时。

    能够这么做的,必然十分熟悉守备换防的时间,知道如何避开,能在漆黑的夜晚悄悄摸到城门下。

    他也不需要大开城门,里应外合之下,只要城门有一道缝,那后续奔袭到城外的狄人就能轻而易举地推开城门了。

    顾云宴的心沉入湖底一般。

    他仰着头,看着这座几百年的老城。

    从北地建城起,它就直面战火,数百年过去了,皇朝都更迭过,它依旧抵御狄人的入侵。

    守将官兵换了一代又一代,每隔几年,也会修缮城墙、加固城池,可它还是满目疮痍。

    与其他北境的城池一样,它伤痕累累。

    以前,只觉得这伤痕碍眼,恨不得每一次重修时,都把它修缮得坚固无比,什么刀枪、攻城车、投石车,别想打下一小块碎石,可现在,顾云宴却截然相反,他恨这北城墙上的痕迹为何如此之少!

    恨归恨,顾云宴心里明白,北地破城必然是有人通敌。

    他一点点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回了城内,把目光落在了蒋慕渊身上。

    顾云宴想,不止是他,蒋慕渊一定也看出来了。

    这一状况,蒋慕渊会如此禀报朝廷?

    正在顾云宴思忖着要不要探一探蒋慕渊的口风时,突然听见顾云熙呼叫的声音,他赶忙循声望去,见顾云熙用力扒拉着积雪,整个人都恨不得埋进积雪里。

    先前的念头自是抛到了脑后,顾云宴赶紧跑到顾云熙身边。

    顾云熙扒雪的地方,露出来了底下埋着的姑娘,脸上身上的血早就凝了,只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哪怕已经黯然无光,可顾云宴觉得,他还能从她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恨意和不甘。

    恨狄人犯境,伤害了无数的北地百姓,不甘心如此死去,明明还没有把狄人打退。

    这么倔强的性子,就是他们的四妹妹顾云初。

    顾家八个姑娘,不说早夭的顾云嘉,姐妹之间,武艺最高强的就是顾云初和顾云妙了。

    居中的这几个,年纪都差不多,顾云初、顾云妙能在姐妹之中占鳌头,凭借的不是什么天分,而是刻苦和好强。

    顾云宴蹲下来,轻轻地揉了揉顾云初的脑袋。

    他还记得,那年,顾云初抱着还裹着蜡的长枪来寻他,要他指点枪法。

    明明小泵娘的身量还比不上那杆长枪,却嫌弃顾云深与顾云肃只教她拳脚,不肯教她练枪。

    那年的小泵娘长大了,却是再也长不大了……

    顾云宴的嗓子堵得厉害,只能靠帮顾云熙一块扒雪来缓解一番。

    顾云熙一样不好受,嘴巴闲不住,东拉西扯说一堆,以图排解心中郁郁。

    “大哥刚才去城外做什么?是不是在城墙上发现了什么?”顾云熙问道。

    顾云宴紧紧咬了一下唇,看了不远处的蒋慕渊一眼,低声与弟弟道:“没什么。”

    在离顾云初不远的地方,葛氏寻到了顾云深与肖氏,朱氏去了南城口,只因那日在裕门关碰上的婆子说过,曾在这儿遇见过她的二哥。

    朱氏清楚,自家兄弟大抵都以身殉国了,可哪怕是碰运气,她也想找找看,找着一个是一个。

    她寻了好一阵,终于寻到了朱二哥的遗体。

    身上大小伤口无数,右腿几乎都断了,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地面积雪,又被后续的大雪叠了一层又一层,她扒出来的雪,是红色的。

    朱氏哇得一声哭了出来,撕心裂肺。

    庞娘子跟着朱氏,见了这场面,眼泪也簌簌往下落,她不劝朱氏,硬憋着没有任何好处,不如哭出来。

    两人一道哭了一刻钟,朱氏才抹了一把脸,拿布条扎住了朱二哥的断腿,一把将他的遗体架上了马背,送到了关帝庙。

    朱氏才把自家哥哥与顾家族亲安顿在一块,外头就传来脚步声,顾家兄弟们把顾云深夫妇、顾云初都挪了进来。

    顾云熙亦看到了朱二哥的遗体,微微一怔。

    他这个二舅哥,从来都是生龙活虎的。

    他与朱氏没有完婚之前,二舅哥看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礼成之后,每次遇上,但凡不是军务在身,必然要与他喝出个高低来。

    顾云熙清了清嗓子,低声安慰朱氏:“下回,我们给他带些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