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族中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四十三章 族中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虽说把栋哥儿他们接回来了,也找着了顾云骞,可这一晚上,愣是没有哪一个睡踏实了。

    顾云锦迷迷糊糊着睡过了三更,就叫院子里的动静给弄醒了。

    蒋慕渊睡觉本就警醒,哄着顾云锦再歇会儿,自个儿披着衣裳出去看了眼。

    院子里,施妈妈急得团团转。

    伤情一直稳当的顾云映忽然间起烧了。

    按说脑袋受伤已经过了好久了,这些日子养得也算顺畅,偏偏如今安顿下来,突然就烧起来了。

    人的身体,实在是说不准的。

    谁也不清楚,是不是今儿个挪动了一番的缘由。

    顾云锦先前看她时,顾云映只是睡过去了,现在整个人迷糊得却像是要昏过去了一般。

    这个状况,汤药喂下去也不顶用,施妈妈和庞娘子一道,瞅着时间替顾云映擦身子。

    这厢顾云映还迷糊着,那厢本就起热的顾云骞的状况亦不好,虽说人手不少,但也闹得人仰马翻。

    顾云锦被蒋慕渊劝解了两句,到底是太过揪心睡不着,干脆爬起来看顾几个小的去。

    因着这一夜纠结,几个小的也睡不安稳,勉哥儿像是魇着了一般,抽抽搭搭哭了好一阵,把隶哥儿他们也闹起来了。

    如此折腾到了天亮,孩子们总算睡沉了,顾云锦轻手轻脚退出来,仔仔细细擦了把脸,去了疲惫,整个人清明了些。

    顾云映的状态也好了些,施妈妈喂了几口水,她老老实实咽了,便睡过去了。

    军议忙碌,蒋慕渊和顾家兄弟一早又去军中了,轮下几个孩子、两个伤者,一夜没有好好休息过的顾云锦等人也就是各自抽个空、眯一会儿就与其他人换手。

    叫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是,将将过了中午,顾云骞醒了。

    他的烧并未退去,整张脸烧得通红,倒是眼神还算清澈。

    担心夜里伤者又要起伏,施妈妈她们这会儿睡去了,葛氏和朱氏两妯娌看顾孩子,顾云锦和念夏两人守着顾云骞和顾云映。

    顾云骞刚睁开眼睛,顾云锦就发现了,让念夏去叫人,她自个儿上前:“七哥,人还晕乎吗?”

    顾云骞的皱了皱眉头,目光定定看着顾云锦:“这是哪里?你是谁?”

    毕竟伤了这么久,之前又没有好好养伤,他虚弱极了,声音喑哑,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

    刀伤在胸口上,顾云锦不敢把顾云骞扶着坐起来,只赶紧倒了茶,拿勺子一点点喂给他。

    “这是裕门关,”顾云锦一边喂,一边道,“七哥是认不得我了吧,我是云锦,四房的云锦,我小时候经常与云妙一道玩,后来跟着继母去了京城。”

    担心顾云骞的思绪没有完全清楚,顾云锦说得很慢,尽量把两人的关系说得简单些。

    说了一遍,顾云锦自己也反应过来,顾云骞虽然是她的“七哥”,但过继去了族里,他在族中兄弟里并不行七,这么称呼他,他怕是陌生极了。

    好在,提及了顾云妙,顾云骞还是对上了。

    葛氏和朱氏也进来了,见顾云骞醒着、能说话了,皆是长松了一口气。

    顾云骞能认得两位嫂嫂,自个儿缓了缓,叹道:“我活下来了啊……”

    葛氏颔首:“你活下来了,伤势虽重,但你活着。”

    顾云骞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若是手上有劲儿,他会拿手背遮住眼睛,不叫人看到他的泪光,可他实在太虚弱了,四肢有知觉却动弹不得,只能让眼泪沿着脸颊往下滑,没入了鬓角耳后。

    “再给我些水……”一面哭,顾云骞一面道。

    顾云锦忙点头,瓷碗里添了七八分的水,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喂给顾云骞。

    顾云骞舒服了一些,道:“族中,致字辈战死五人,云字辈战死七人,里头有两个是已经嫁出去的云臻、云眉……”

    葛氏的眸子骤然一紧。

    她明白,顾云骞所说的族中,并不包含顾缜的这一支。

    “你确定?”葛氏颤着声问。

    顾云骞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得很是艰难:“确定,都是我收敛的。

    当夜我受伤,靠躲在兵士们的遗体里,侥幸活下来。

    醒来后,包扎了伤口,把我能寻到的所有顾家子弟都收敛了,安顿在城南关帝庙的偏殿之中。

    若是没有被烧毁,应当都还在那里。

    逃出来多少人,我不知道。”

    伤情没有定数,虽然极度虚弱,顾云骞还是坚持着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了顾云锦等人,他怕现在不说,一旦他再昏昏沉沉睡过去,就没有再转达的机会了。

    葛氏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见过将军的遗体吗?”

    人人都知道顾謑uo湔剿懒耍词侵两衩挥醒暗焦囊盘濉


    旁的都不担心,就怕他落在了狄人手中。

    顾云骞瞪大了眼珠子,愣愣看着葛氏:“你们还没有找到大伯父?云康哥呢?”

    葛氏摇头:“也没有找到云康,不知他生死。”

    顾云骞原本还算平静的一个人,突然之间挣扎着要坐起来,叫顾云锦和葛氏一并拦住了,才老老实实躺着,大口喘气。

    “那夜,我看到狄人把大伯父的遗体带走,我想上去抢,胸口就挨了一刀子,没有撑住,是云康哥把我藏在官兵遗体中的,说赌命了,赌赢了我就能活下来,他去追大伯父……”

    这个消息,可谓是噩耗了。

    顾謑uo涞囊盘迓湓诹说胰耸掷铮嗽瓶等デ溃两窈廖抟粞叮峙乱彩切锥嗉伲饺艘盘褰月湓诘胰四嵌舻胰艘源俗鲆⒑笮卸质拧


    哪怕顾家所有活下来的子弟都说死拼到底,决计不拿朝廷的银钱做交换,可朝廷还是不得不为了官兵士气、百姓言论而交涉退让。

    “眼下毫无讯息,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却不能不抱希望,”葛氏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宽慰顾云骞的,还是替自己鼓劲儿的,她掏出帕子,替顾云骞擦拭眼泪,“你好好养伤,朝廷的援军快到了,你要养好了,才能打回北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