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四十章 抢夺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四十章 抢夺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虽有马儿,但也只能简单做代步。

    马匹是逃脱出来的,饿着肚子呢,大冷的天也寻不到草料,哄着走上一两段就不错了,想叫它们撒开蹄子跑起来,它们可不乐意。

    施妈妈提议,这一路去,小庄子、村子也有一些,即便是人去楼空的,吃的用的多少都会留下来,他们就翻些能喂马的料,叫这两匹马填饱了肚子才好。

    “这一路走、一路寻,最后就寻到了这冯家庄,”卓荣媳妇道,“冯家庄里的人跑得差不多了,有一对老夫妻见了我们,说不认得路,求我们带上他们一起走。

    七姑娘心善,说两匹马儿驮不动这么多人,让我在庄子里找找,看还有没有牲口,能走便一道走了。

    我这厢去寻牲口,那厢,那对老夫妻突然生出歹念来,拿棒槌偷袭了七姑娘,直接就砸在脑袋上。

    伤了人,抢了马匹就跑,施妈妈又要管哥儿们,又要看着姑娘,等我听见动静赶过来,人都没影儿了。

    这事情说起来就憋得慌!

    又不是不管他们,怎么能这般、怎么能这般!”

    朱氏听得瞠目结舌。

    他们其实是设想过的,栋哥儿几个从密道离开,却又一直没有出现在裕门关,要么是已经赶赴京城,要么就是途中出了意外耽搁住了脚步。

    只是,朱氏没有想到,这意外竟然是这样的意外。

    施妈妈叹息道:“后来我们寻遍了庄子,其实也能明白那对老夫妻的想法。”

    冯家庄的人逃难时也是争抢过的,有人抢了马,有人抢了驴,而像老夫妻这样的,没有抢到代步的牲口,只能被留在这里。

    还有一些人也留下来了,或是一样没有马匹,或是舍不得离开。

    顾云映良善,若是发现还有这么十来号人,指不定要全带上。

    可两匹马儿带不走这么多的人,拿腿赶路,都是拖累,更有可能是在赶路途中,因着各种各样的缘由,把年迈的老人留下。

    老夫妻想逃出去,只能抢顾云映的马,不管其他人。

    顾云映对老人家毫无防备,被偷袭得手,受了重伤。

    “七姑娘自那天起就昏迷着,亏得是我们离开北地时,老太太拿了不少伤药给我们带上,这才能处理了七姑娘的伤口,没叫她送命。”卓荣媳妇叹气。

    冯家庄里其他庄户,对老夫妻的行径很是看不上,留了他们在庄里,分了些吃食。

    卓荣媳妇和施妈妈商议了,脑袋上的伤势可大可小,一直等下去不是个事儿,便由施妈妈守着孩子们,卓荣媳妇借了庄子里一头老得走路都打颤的驴,去裕门关里报信寻人。

    “我当时想,再是打颤,也能让我歇个脚,哪知道走了才一天,那头老驴打滑,它自个儿摔得半死不活,我这条腿也断了。”卓荣媳妇苦笑。

    而卓荣媳妇,就是拖着这么一条断腿,坚持到了裕门关。

    顾云齐一直没有打岔,等听卓荣媳妇她们说完,才又问道:“我们寻到了一些人,但大伯父的遗体没有寻到,也不曾见过二哥、二嫂、三哥和云初,还有族里的兄弟几个,你们可知道行踪?”

    卓荣媳妇和施妈妈对视一眼,道:“二爷、二奶奶留下栋哥儿后就去守城了,估摸着凶多吉少,至于三爷与四姑娘,当时乱糟糟的,想来也是冲出去守备了,与将军一样,还在北地的某一处吧。

    族里的人,就越发不晓得了,五姑娘彼时说去寻几个哥儿、姐儿,最终也没有回来。”

    顾云齐道:“我们在老太太身边寻到的云妙,屋里没有其他孩子了。”

    朱氏探了探顾云映的脸颊,确定她没有起烧,便与顾家兄弟道:“小心些,马车行慢些,应当能回裕门关。”

    毕竟,这冯家庄不是个养伤的好地方。

    为了挪动顾云映,马车垫了厚厚的皮毛、棉衣,朱氏扶着顾云映的脑袋,施妈妈把她抱到了马车上。

    栋哥儿牵着弟弟跟在后头,等顾云映被安顿好了,才被施妈妈抱上了马车。

    他们这里有动静,还留在冯家庄的十来号人探头探脑地看。

    突然间一个年轻娘子冲了出来,红着眼睛把怀里看着只七八个月大的孩子递到了朱氏跟前:“是个男孩子,吃喝都不要紧,只求贵人收留,让他能活下去。”

    朱氏一愣,问道:“你的孩子?那你呢?”

    娘子挤出笑容来:“府上能收留孩子,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狄人打到了北境,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抢不到马匹,又不敢在不认路的状况下,贸然去寻裕门关。

    庄子上其他两家走不脱的,把孩子交给了逃出去的人,娘子没舍得,那些为了逃命、拿着棍棒拼抢马车驴子的人,把孩子交托给他们,只怕半途就把孩子扔了。

    与其如此,不如她搏一把,赌狄人不会寻到这小小的冯家庄。

    可眼前的这一户人家不一样,娘子与施妈妈打过些交道,对方虽没有吐露身份,但她看得出来,这家人教养好、很是厚道。

    把孩子交托给他们,应当能平平安安活下去。

    朱氏到底心疼孩子,把襁褓中的婴孩抱在怀中,转头看向顾云熙和顾云齐。

    顾家兄弟两个简单商议了,顾云熙抬声道:“冯家庄里还有多少人,哪些是想走却没有法子走的,哪些是生死都不想离开的?”

    这话一说,不少躲在边上看的人都探出头来,最后一算,除了坚决不愿意走的四人之外,另有五个大人、三个孩子是想走却没有走脱的。

    三个孩子与勉哥儿差不多大,往车里一塞,并不占多少地方。

    五个大人,除了一个体弱的年轻男子,其余皆是瘦弱妇人。

    顾云熙道:“既是逃难,也不讲究宽敞不宽敞了,能挤就挤,或是共骑一马,虽是难行,但也会护着各位到裕门关的。”

    众人皆是感激,他们做不出那对老夫妇一般伤人夺车夺马的事儿,人家肯带上他们,已经是大恩典了,哪里还敢要求那般多。

    至于坚持不走的人,都是老人。

    顾云熙没有劝解,老人认故土,就如他的祖母,死也要死在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