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报信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三十四章 报信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最终,去陈家报信的活儿,还叫是听风揽了去。

    陈家住的胡同就在东街附近,大白天的,邻里们都去做活了,像陈家这样夫妻两人都在家里的,反倒是少数。

    陈三开了门,见听风手里拎了些东西,他憨憨笑了笑:“这是给我们送腊八的粥料吧,小鲍爷打仗去了,还劳小扮惦记着。”

    虎子丢了的这几个月,无论是听风,还是顾云熙那儿,都给了陈三不少帮助。

    陈三清楚,这些助力对贵人们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对他来说,恩情重如泰山。

    他起先还推托过几回,不肯老实收下,叫听风念叨了几句,也就不再多推辞。

    并非是陈三不知好歹,而是太担心自家媳妇出事儿了。

    他媳妇之前寻死过一回,运气好救回来了,劝说了不少,瞧着她也像是想开了,但陈三就怕一个不留神,她又钻进牛角尖里去,便不敢让她媳妇独自待着。

    为了看顾妻子,他摆摊也不似先前积极,也想过把媳妇一并带去东街上,又怕她对着街上瞧见的孩子难受,想到虎子就是在这儿丢的。

    生计压在身上,与其对贵人们的帮助一味推诿,不如接受了,好好过日子。

    陈三出去摆摊子时,要请邻居们帮忙看着些自家媳妇,只是眼下入了腊月,各家都忙得脚不沾地的,他也就不好意思叨扰了。

    听风也笑了,把粥料交给陈三,道:“今儿个来,这个东西是顺带的,我是来报喜的。”

    陈三一愣:“哪里来的喜事儿?”

    听风拍了拍他的双肩:“夫人在裕门关寻到个被人偷走的孩子,应当就是你们家虎子。”

    陈三的眼睛骤然间睁得老大,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声音却是梗住了,一个字都出不来。

    陈三媳妇在屋里收拾东西,听见虎子名字,推开门冲出来:“真的?真的找到虎子了?真的是我们虎子?别是诓我的,千万别是诓我的……”

    听风颔首,道:“夫人春天时不是见过虎子一面吗?当街认出来了。

    带着虎子那歹妇人很喜欢虎子,没叫孩子吃苦,养得白白胖胖的,跟春天比,就是长大了,没挨饿没生病。

    那些人不止拐了虎子,还抱走了夫人娘家姐姐的儿子,是顺着虎子寻回来的。

    将军府那儿都说,若不是发现了虎子,那哥儿也找不着了,是靠着虎子寻的。”

    陈三媳妇一听这话,一**坐倒在地上,捶胸大哭:“找着了,我的虎子找着了,我这几个月没白等,我的虎子能回来了……”

    陈三一个汉子也是眼泪鼻涕一块流,与媳妇抱头痛哭。

    靠虎子寻着隶哥儿,陈三不敢居功,要他说,他家受贵人帮助太多了,这不是功劳,而是报恩呐。

    陈家院子里哭得厉害,把邻居们都引来了,得知是虎子被找着了,大伙儿都高兴坏了。

    “老婆子就说,我们虎子不是寻常娃娃,哭起来能响彻胡同的,这辈子一看就会有大造化,”邻家的婆子跟着抹泪,“就算被抱走了,迟早也会找着家的。顾家四爷说得一点儿也不错,侄媳妇啊,你可要好好的,你若不好,虎子回来了可怎么找着娘啊!”

    陈三媳妇一面哭,一面点头,不住的后怕,要是当时她真的去了,那虎子就真的没娘了。

    此处离东街近,这消息传得飞快,没一会儿就长了翅膀似的,都传开了。

    城南富丰街也知道了,另两家丢了孩子的,纷纷赶过来,冲到陈家院子里。

    老妇人赶的上气不接下气:“虎子寻着了,那我家孙儿呢?是不是也找着了?”

    听风看她,她的眼睛里满是期盼,想相信又怕失望,他忙扶住她,道:“在裕门关寻到的只是虎子,但审过人贩子了,晓得孩子被卖去哪儿,有了方向,官府能查了,会找着的。”

    那两家人一下子低沉了下来。

    边上人帮着开解:“再等等,等着就有机会,陈家不是等着了吗?下回就轮到你们了。”

    “可不是,先前是没有一丝线索,出了京城,满天下无处找去,现在抓到了一个人贩子,顺藤摸瓜,还怕找不到呀。”

    两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跺脚,自己给自己打气:“说的是,顺藤摸瓜,准能寻着。”

    老妇人又问听风:“都卖去哪儿了?官府找孩子,可又没见过,只看画像,怕是不好认,我们自个儿也去寻。”

    听风道:“不瞒你说,这半年间,光这人贩子经手卖过去的就有二十几个,你们两家去寻了,打草惊蛇,人家把孩子都藏起来了,那可能就一个都找不着了。再等等,再等些时日。”

    一听说拐了二十几个,邻里们气愤不已,纷纷骂着那些挨千刀的。

    这两家人被劝住了,被趁着腊八,好好给祖宗大人们说说,护着孩子些,好叫他们寻回来。

    而陈家这儿,陈三媳妇哭痛快了,道:“那我什么时候能见着虎子?我们这就去裕门关把虎子接回来?”

    听风忙道:“天寒地冻的,你们不熟悉北去的道路,反而耽搁,虎子在夫人身边,有人看护着,总归是吃好穿好,与夫人娘家的哥儿一道耍,等天气好一些,两个孩子一并回京来,也是有个伴。”

    婆子也道:“你们就当虎子是叫亲戚抱回老家过年了,等天暖了就回家来。你们趁着这几个月,多做些虎头鞋虎头帽的,年节里卖出去,攒些银钱给虎子接风。”

    “对对对,大娘说得对,”陈三一抹脸,重重点头,“多赚些钱,给虎子买好吃的。”

    大伙儿劝了一通,陈三媳妇也想开了,与听风道谢,又说年节里去宁国公府与顾家外头磕头,至于进府,她这样的,是不敢的。

    这厢,陈三媳妇把粥料泡上,准备熬上一夜,明日分给邻里,陈三收拾了家什,要在祭祖时好好说一说。

    另一厢,西林胡同里,顾家亦在准备祭祖。

    除了丰哥儿、盛哥儿这样的小娃儿,并没有男丁在家中,这样的腊八,无论对长房还是四房而言,都是头一回。

    这还不是最叫人操心的,单氏和徐氏、吴氏对拿捏不准的,是自家堂中还要给谁添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