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爱马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二十二章 爱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两夫妻听得目瞪口呆,老妇人更是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打、打仗了?”老妇人一把握住了顾云宴的手,急切道,“怎么这个时候打起来了?不是都说,狄人一道秋末就退回草原去了,不到第二天开春不会再南下吗?”

    邹老汉见老婆子失礼,赶忙劝道:“这不是还没有进裕门关吗?还在关外!”

    “北地都丢了,裕门关不就是近在眼前的事儿了?”老妇人转头过来,声音都发着颤,“不晓得大郎他们这会儿好不好,就算狄人进不了裕门关,但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受难百姓,不晓得家里存粮够不够,别到时候拿着银钱都买不着。”

    老妇人是个过日子的,喋喋不休与老汉商议起了沿途采买些粮食、日常家用的东西带去裕门关。

    邹老汉一面好言安慰,一面冲蒋慕渊等人讪讪笑着赔礼:“那你们还往北去?哦,是了,家里在北方,是担心家里人才赶回去的吧?哎,兵荒马乱,受苦的还是咱们老百姓,不耽搁你们了,希望你们家里人一切都好。”

    两厢拱手,各自散了。

    薛平抚了抚邹家的马匹,与车把式道:“养匹马不容易,好好待它,马草不会白喂的。”

    车把式这会儿把薛平看作高人,自是他说什么便应什么,哪怕他的马儿与高人一行的马匹,以肉眼看着就是天壤之别,车把式还是觉得,自家的马儿顺眼多了。

    顾云锦正欲翻身上马,就听身边的葛氏叹了一声。

    葛氏道:“薛平是个爱马的。”

    “不爱马,怎么养马?”朱氏苦笑摇了摇头,“养一匹好马,太难了。”

    顾云锦抿唇,揉了揉追云的鬃毛。

    她知道,两个嫂嫂是在感叹薛平赶路进京时骑着的那匹马。

    普通人家的马儿,在冬日里说不走就不走了,军马不是那样的,每一匹军马,皆是骑手说何时行何时停,决计不闹脾气。

    夜路、雪路,狂风暴雨,都是如此。

    而那匹进京的,更是千万里挑一的塞外良驹,自幼驯养,练就了速度与耐力。

    薛平当时奉命离开北地,来回路途颇远,顾謑uo涞P乃写笱┑⒏樵谕局校虐颜饴矶桓怂萌盟缛ピ缁亍


    不曾想,最后成了赶回京报信的传令兵。

    按说,如此距离,走上一程就该在驿站中换马的,可驿馆的马儿无论速度还是耐力,原就不及军马,又不是薛平自幼养的,怕摸不清脾性,反而耽搁事儿,愣是没有更换,只简单喂食,逼着它跑完了全程。

    听说,抵京之时,那马儿就不好了,倒在地上一阵抽搐。

    府里给寻了最好的马大夫,性命是护住了,但四条腿和心肺都伤着了,往后再也不能跟之前一样飞驰,只能如老迈的马匹一般,偶尔在草场上踏上几步。

    对于战争来说,无论是人口还是马匹,都是消耗品,罕有名姓。

    可对于他们的亲人、主人而言,意义又岂会相同?

    顾云锦紧了紧缰绳,跟在后头继续前行。

    她不认得其他人,但她知道,她的祖母、她的叔伯、她的兄弟姐妹,在她的心中,是不同的。

    之后的几日,大雪时落时止,一路向北,积雪更多了,而这一带远不及京畿或是江南繁华,官道都修得很一般,并不算好走。

    北地失守的消息,已经在这一片传递开了,沿途遇上的百姓,脸上都能看出几分忧愁来,全然不见腊月近前时的欢喜。

    这一种变化,在行到裕门关附近时更是明显。

    战时的守备比平时都严谨,裕门关下的镇子,出入都要查验仔细。

    蒋慕渊把通关文牒与宁国公府的令牌递上,官兵霎时间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看了几遍:“小、小鲍爷!”

    “向大人呢?”蒋慕渊问道。

    向威是裕门关的守将,自打北地出事起,这小半个月,他就没有睡过一天的踏实觉。

    听闻蒋慕渊和顾家兄弟来了,他半点不耽搁,急匆匆将人迎到了府中。

    向威驻守裕门关,自是认得顾謑uo涞模踩系霉思倚值埽笪宕值暮鹤蛹巳耍熳派溃骸敖诎А!


    顾云宴一把拍了拍顾云齐的肩膀,与向威道:“向叔,这是我家六弟,认得出来吗?”

    向威闻言,忙盯着顾云齐看,半晌一拍脑袋:“顾家老四的儿子!这都有五六年了吧?都长这么大了,瞧这身板壮实的,练得真不差!”

    说几句家常,也就是不想沉浸在悲伤之中,可毕竟,北地的战局与顾家人的状况,是眼下不能回避的问题。

    “十五夜里,狄人突然犯境,我是四更时收到消息的,当即点兵要往北地去救,”向威禀道,“刚出关口,遇见顾将军的传令兵,他说顾将军最后留的话是不需裕门关去救,那中了狄人调虎离山之际。

    一旦我带兵离开裕门关,若狄人突袭,以至裕门关失守,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只好退回来,只派了一小队骑兵奔赴北地,得到了狄人退守山口关的消息。

    顾家老三和云肃两小口,是他们寻到的,原是想留在北地,怕狄人再往北地抢夺时认出来了,死后都受辱,就带回了裕门关。

    如今收在郊外义庄之中,你们随时可以去看看。

    至于顾将军与老太太的遗体,没有寻到。

    狄人这半个月数次骚扰附近城池,也杀回过北地,我想使人再去寻,都怕出意外。”

    顾云宴重重抹了一把脸,忍下了眼泪,道:“只要没有落在狄人手里……”

    顾云锦的心亦是沉沉的。

    如顾謑uo湔庋慕囊盘迦羰锹湓诘胰耸种校际且昊氐模荒懿还懿晃剩灾劣诤吮吖亟棵堑男摹


    可朝廷赎了,交出去的就是实打实的金银,这些银子会变成狄人手中的武器,再一次犯境。

    顾云锦想,她的大伯父,是肯定不希望他战死后被狄人如此利用的。

    她也在心中暗暗地想:只要没有落在狄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