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二十章 耳坠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二十章 耳坠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念夏道:“您看看这只耳坠子,奴婢越看越眼熟。”

    “眼熟?”顾云锦闻言,从念夏手中接过了耳坠子,仔细看了起来。

    他们这一趟赶路,谁都没有带首饰,这断断不可能是她们之中谁的物什,可若不是她们的,怎么连顾云锦瞧着都似是在哪儿见过呢。

    耳坠子很是细巧,看着是大铺子的做工。

    念夏皱着眉头,道:“这是在柴房里寻到的,奴婢扫了院子,把扫帚放回柴房时,顺手就整了整,没想到在墙角上发现了这么一个,原琢磨着大抵是宅子的东家的,可越看越觉得,真的见过的。”

    朱氏也凑上来,来回看了看,道:“这掐丝的手艺还真不赖,我们北地不兴这种精细的,我也就是到了京城之后见人戴这种。前回我给巧姐儿的奶娘一颗金luo子,她说要给她小泵子打一对这样子的。”

    顾云锦捏着耳坠子,回忆了好一阵,脑海里突然间划过了一张脸,她倒吸了一口气,问念夏道:“石瑛是不是有一对这样子的耳坠子?”

    念夏的眼睛霎时间睁大了,不住点头:“是是是,就是石瑛的,奴婢见她戴过。”

    顾云锦的心一下一下擂鼓。

    这真是石瑛的东西,还是旁人有一对看起来差不多的?

    彼时听风告诉过她,石瑛已经被寻着了,也处置干净了,顾云锦相信以蒋慕渊做事的谨慎而言,听风说处置了就一定不会有差错。

    当时的细节,听风没有讲过,顾云锦也没有仔细询问过蒋慕渊,所以她并不清楚石瑛最后是被谁寻到,又是在哪里。

    眼下发现这耳坠子,是不是就意味着,石瑛最后是被抓来了这儿?

    蒋慕渊说这间宅子是他的友人的,也许帮着揪住石瑛的正是那位友人吧。

    顾云锦把耳坠子又交换到念夏手中,道:“就算真是她的,人也不在了,还是放回柴房里吧,她的东西,我是不想拿着。”

    念夏也一点儿都不想拿着,听了顾云锦的,二话不说,又往柴房去了。

    朱氏在一边云里雾里,石瑛这名字,她好似有些印象,又记不清楚,大抵是听谁听过那么一两句,想拉着顾云锦再问问,见对方神色沉沉,想了想,又作罢了。

    顾云锦舒了一口气,把石瑛抛到脑后,正要与朱氏一道回屋子里去,就听见脚步声从外头传进来。

    她扭头一看,是寒雷采买晚饭回来了。

    顾云锦心思一动,问道:“小鲍爷说的友人,是何人呀?”

    寒雷答道:“是周五爷。”

    只一个姓数和排行,顾云锦还真弄不明白,她正要再问一句,却见寒雷的视线越过她,落在了她的身后。

    顾云锦忙转过身,果不其然,蒋慕渊站在后头廊下。

    “你要问什么,等吃过晚饭再问,”蒋慕渊笑着道,“你不嫌外头冷,寒雷手上的食盒可是很嫌弃的。”

    顾云锦莞尔。

    一行人用过饭,也就各自散了。

    顾云锦也早早梳洗,蒋慕渊吹了灯,两人一道躺下了。

    外头已经落雪了,洋洋洒洒的,就算关紧了窗户,也能听见北风的呼啸声。

    蒋慕渊把顾云锦箍在怀中,问道:“这床板睡着是不是不大舒服?”

    顾云锦略挪了挪身子,道:“自是比不得家中,但比起昨晚的大通铺,已然是舒坦多了。”

    蒋慕渊失笑。

    身体因赶路而疲惫,但精神却还清醒,顾云锦并不困,想到问了一半的问题,便又提出来问蒋慕渊:“周五爷是谁?我好似从未听你说过。”

    蒋慕渊道:“知道叶城周家吗?原先的永定侯府,袭到了他曾祖父的那一代,现在没了封号,外头都只叫叶城周家了。”

    这么一说,顾云锦倒还有些了解。

    蒋慕渊又道:“他与我同年,关系也不错,周家的爵位没了,家底还是攒下了不少的,他在叶城边上有不少宅子田产,这院子是其中一处,平素都空着,有人洒扫。”

    顾云锦微微点头,皆是世家子,蒋慕渊又是满天下的跑,认得周家人也不奇怪。

    只是……

    那耳坠子……

    顾云锦不想憋着事儿,想到了也就问了:“念夏在柴房里寻到一只耳坠子,我看着似是石瑛的,石瑛当时是不是来了明县?”

    蒋慕渊挑眉,既然顾云锦问到了这事儿上头,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便道:“当时我让人到处找她看看,最后是周五爷给我递信,说是人在明县寻到了,也处置了,我只是没想到,他在明县有三四处宅子,我们今儿借宿的正好是这一处,也是巧了。”

    顾云锦笑道:“这么听起来,周五爷的人手还不少?”

    “是有那么些,”蒋慕渊一手轻轻拍着顾云锦的背,一手抚着她的长发,道,“石瑛的事儿,已然过去了,当日牵连了阮馨,也非你本意,你切莫在搁在心里。”

    顾云锦眨了眨眼睛。

    刚出事时,她的确很是不安,倒不是害怕,而是对阮馨过意不去,彼时她若是跟上去看一眼,石瑛大抵就无法得逞了。

    蒋慕渊当时就宽慰过她,一言一语,顾云锦都还记得。

    一年多过去了,她也看开了,反倒是蒋慕渊,听他这口气,还在担心她一直挂念着。

    顾云锦不由笑了起来,整个脑袋挨到蒋慕渊的颈侧,道:“我没有搁在心里。”

    蒋慕渊啄了啄她的额头,道:“那就好。”

    两人拥着说了会儿话,东一句西一句的,顾云锦渐渐犯起了迷糊,终是沉沉睡去。

    蒋慕渊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替她放松着骑了一日马儿而绷紧的腿,直到他也睡着了。

    翌日天明时,雪并未停下,依旧遮天蔽日地飘着。

    蒋慕渊起来后看了会儿天空,与顾家兄弟商议:“估摸着一时三刻晴不了,我们也不能一直耽搁,走一段是一段吧,今日能赶到梅山脚下,那一带有不少农家可以借宿。”

    顾云宴颔首,道:“过了梅山就是岳家庄,那儿也能落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