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取道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取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十一月下旬的官道上,车马并不少。

    哪怕是雨雪封路,也阻挡不住游子们回乡的脚步,大伙儿都想赶在腊月前回到故土,不错过腊八的祭祖。

    若是有些家底的人家,随行了女眷,接连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也不少见。

    京郊附近的官道还算宽敞,即便两厢对行,顾云锦一行人的马匹也不用减缓速度,擦这边就能过去。

    如此飞奔,出了京畿,就没有这么好行的。

    这一日,直到天上没有一点儿光了,才在边上的一处村子里落脚,翌日天刚亮,便又出发。

    行至傍晚时分,天色却阴沉下来,眼看着又要落雪了。

    前方的车马行得不快,迎面又是数辆马车而来,蒋慕渊抬手示意后头跟着的人缓速慢行。

    顾云锦看到了,拽了缰绳,让追云缓了下来。

    顾云宴行至蒋慕渊身边,目光落在前头交错而过的车马上,道:“看这天,只怕夜里的风雪还不小。”

    蒋慕渊颔首,道:“再行一个时辰,不如取道明县,找客栈休整一晚,明日天明时再出发。”

    闻言,顾云宴不由思忖一番,觉得主意可行:“依小鲍爷说的。”

    京城去北地,山高路远。

    若是平素缓缓行马车,走上小两个月都是寻常的,去年长房入京时,便是中秋后启程,直到十月才抵京。

    而薛平回京报信,因着快马加鞭地赶,日夜都不停歇,坐骑又是千里快马,一人一马硬是撑着一口气,行了不到三日,冲进了京城。

    况且,薛平的运气不错,这几日没有遇上风雪拦路,算是一路顺畅。

    蒋慕渊一行人赶赴北地,他们计划的是十日左右抵达。

    一来,马儿需要喘息,夜里路况不清,不方便赶路,他们去北地是要做事的,不能人累马累,一行人弄得疲惫不堪,反倒是拖累了。

    二来,这几日会有风雪,往北去的路,越靠北,官道的状况也越差,雪小倒是无碍,若是狂风暴雪还坚持快马,那是平白添风险。

    最最要紧的是,等他们遇上灾民时,要费些时间在收集消息与寻人上。

    已然做好了要花费十日的准备,大伙儿也明白磨刀不误砍柴工,与其顶着风雪夜行,不如好好歇一晚,明日出发时赶快些。

    再者,昨儿借宿的村子也拥挤,最后是男女各一间大通铺,实在算不得睡得好。

    朱氏听了顾云宴的话,心里有些忐忑:“我们取道明县,会不会与回京城投奔的人错开了?”

    葛氏道:“这倒不怕。若家里人正在往京城赶的路上,算算时日,大抵还不曾到这一带,要是真赶到这儿了,这里又没有外敌,不会遇险,便是与我们擦身而过了,也能顺利抵京的。”

    这话有理,朱氏颔首应了。

    等前头车马过了,一行人重新扬鞭,往明县去。

    明县是叶城附近的小县,地方不大,因靠着叶城,相较于一般的小县,还算繁华。

    寒雷先行往明县寻落脚处,其余人后续跟上。

    待行到明县外,寒雷引他们进了一处民宅。

    顾云锦把马儿交给了惊雨,转头问蒋慕渊道:“不是住客栈吗?”

    蒋慕渊道:“寒雷说县城里的客栈都没有足够的空屋子了,就借了这宅子来。宅子是我一个好友的,他现如今不在明县,我们借住一晚而已,不用与他客气。”

    借宅子的人这般说了,顾家几人自不多言,简单转了转。

    宅子只一进,好在左右房间不少,大体的床被、碗筷都有,也没有沾灰。

    出门在外,谁都没有那么多讲究,稍稍收拾一番便得了。

    念夏做事主动,去柴房里寻了扫帚簸箕,把院子的积雪都扫到了墙根,又拿了抹布,四处都抹了一遍。

    庞娘子烧了热水,左右兑了兑,差不多能入口了,便送来给主子们。

    顾云锦搓着手在屋子里站了会儿,一碗热茶下肚,整个人舒坦多了。

    她的骑术不算出色,好在快马而行,不讲究姿态是否优美、能不能在马背上耍花样,只要稳当就行,顾云锦能跟上大伙儿的速度,只是一个白天下来,难免腰腿不适。

    朱氏看在眼中,笑着与她道:“我想你现在也坐不住,与其在这儿傻站着,不如与我一道在胡同里走一走?”

    顾云锦笑着应了。

    姑嫂两人与顾云宴招呼了一声,便出了院门,在胡同里从东走到西,又从西口转回来。

    天色越发阴沉了,顾云锦看了一眼边上陆陆续续亮起来的一丁点蜡烛光,道:“我们回去吧。”

    朱氏却没有应声。

    顾云锦转头看她,却见朱氏一瞬不瞬看着街上过去的车马,眼睛里满是沉闷。

    隔了好一会儿,朱氏才醒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冲顾云锦笑了笑,道:“刚刚那些人,我隐约听见,好像是送年礼去京中的。咱们家的年礼,是月初时从京里出发的,现在,大抵是返程了吧……”

    那里头,是顾家长房、四房给老太太与其余两房的年礼,也有朱氏和葛氏给娘家人挑选的礼物。

    还有不少像念夏这样亲人在北地的仆从,攒了一年的银钱的,采买些家里人喜欢的物什,写一封家书,连带着银子一块,托给送年礼的家丁,一并送回去。

    而今年,这一车车的礼物,终是到不了北地了。

    顾云锦挽住了朱氏的胳膊,柔声劝道:“三姐姐有一句说得很对,嫂嫂你想,你现在难过他们收不到年礼,可在北地出事的那一晚,起码他们不用为了你的安危而牵挂。”

    他们现在能为了遇到的事情难过,是因为他们还活着,人也只有活着,才会有无数的可能。

    朱氏抿着唇,轻轻笑了:“我这人呐,向来没心没肺的,这个情绪不适合我,我们回去吧,早些吃了东西睡了,明儿一早继续赶路。”

    顾云锦应了声,才迈进那院子里,就见念夏一脸古怪地来寻她。

    “你这是什么神情?”顾云锦伸手揉念夏的脸,“见到了长着两个鼻子的人了?”

    念夏没有笑,把手掌摊在顾云锦跟前,上头是一只耳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