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章 商讨的必要都没有

威武不能娶 第五百一十章 商讨的必要都没有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掌帅印、挂帅旗,需要的是军中的名望、是自身过硬的本事、是对战局的了然于心,却了哪怕一样,不是将士们不信任主帅、对军令质疑,便是主帅辨不清局面,带着众将士白白送死。

    这一些,需要累积与磨砺,也就意味着,需要时间。

    历史之中,并非没有少年挂帅,但圣上的意思明明白白的收复北地,他无法放心地把帅印交到几个年轻人手中。

    蒋慕渊明白圣上的考量。

    北地已经是两朝的交界了,再往南,只有裕门关为天险,若在夺北地的过程中,不慎反被狄人突破,一旦让他们入了裕门关,往京城便是一马平川。

    那样的风险,圣上不敢轻易赌。

    要么和谈,即便让出北地数城镇,也要守住裕门关;要么有把握地杀回去,把狄人赶回草原深处,让他们不敢进犯。

    虽然,蒋慕渊不惧挂帅,从前他也做过主帅,可那毕竟是前生,不能拿出来说。

    或许,他该主动立个军令状。

    毕竟,北地的战事一刻也拖不得。

    紧紧抿了抿唇,蒋慕渊恭谨地行了一礼:“我愿……”

    “圣上,那老臣呢?”

    蒋慕渊的话才刚刚出口,就被肃宁伯打断了。

    肃宁伯仿若是浑然没有察觉到蒋慕渊有话要说,他直直立在龙案之前,沉声道:“老臣这个岁数,挂帅出征,行否?”

    “你又凑哪门子热闹?”圣上拍了拍大案,气道,“你身上有多少旧伤,你当朕不知道吗?大冬天的,肃宁伯,你腰腿挨得住吗?你在京城都离不了火炉子,你再往北边去,你想找死,朕可不想看着你去送死!”

    只论年纪,肃宁伯实在算不得老迈,相反,在同龄的将士之中,比如与差不了几年的宁国公、成国公相比,他平素反倒是精神奕奕的那一个,人健朗、又笑口常开。

    除了冬日,一到冬天,肃宁伯的日子就不好过,他从前受过寒气,天一冷,腿脚痛得只能咬牙站立。

    今日在御书房里也是叫圣上赐座了的,可他太激动了,与大臣们相争,气得跳起来了。

    一听圣上这话,肃宁伯的热泪翻滚而出,扑通就跪下了:“圣上,老臣这条命就是用来给朝廷守江山的,北地破城、北境陷落,臣心急如焚呐,这不是缺人手挂帅嘛!您让臣在京里待着,那比让臣去北地冻着还让老臣难捱啊!”

    肃宁伯似是被圣上的关切之语给感动到了,在地上憾哭着表达心境,一副不让他去北地领兵就哭死在御书房里的模样。

    一众大臣叫他哭得面面相觑,与肃宁伯相熟的自是上前劝说宽慰,平日里能言善道,此刻又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劝起。

    肃宁伯捶胸了一阵,见他身边都围了人,圣上坐在大案后头看不到他的小动作,便悄悄地从人缝里伸出了手,用力拉了拉蒋慕渊的衣服下摆。

    蒋慕渊下意识地垂头,虽然没有看到肃宁伯给他递眼色,但还是心领神会,拱手与圣上道:“只因我们年轻子弟岁数不够、阅历不多、经验不足而不能挂帅,要让肃宁伯这样为朝廷征战了几十年、伤病累累的老将军上阵,实在汗颜。还请圣上给我一个机会。”

    肃宁伯唤道:“老臣还能打,老臣还能打!”

    这一老一少,你争我抢的,一定要争个帅印来,你说年轻人不够火候,我说老伯爷身体要紧,直说得圣上一个劲儿地揉眉心。

    兵部尚书尤大人劝了一通,不见成效,正头痛呢,却感到掌心一通,他暗暗抽了一口气,看到肃宁伯一个劲儿给他打眼色。

    尤尚书是精明人,也是个主战的,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这是把“战还是和”的选择,变成了“谁去挂帅”的问题,直接把和谈这个选项给删掉了,连商讨的必要都没有。

    尤尚书自然顺着这条路往前飞奔。

    他清了清嗓子,禀道:“圣上,臣有个主意,不知道……”

    “讲讲讲,赶紧讲!”圣上被那两人闹得烦乱,挥手道。

    “小鲍爷年轻气盛,挂帅不及肃宁伯稳妥,还是要由肃宁伯掌帅印,”尤尚书道,“圣上不放心肃宁伯身体,就让老伯爷驻守裕门关,在关内仔细些,总比行军时暖和多了,驻守裕门关,完全可以掌管北地事宜。

    小鲍爷做副将,带兵夺回北地城镇,有肃宁伯做后盾,不用担心一招错棋而坏了战事,也不用担心士兵们质疑。

    再者,小鲍爷不是说,镇北将军府的几个兄弟也要请缨回北地嘛!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北地兵,顾将军不在了,做儿子侄子的,难道还指挥不动坚持守着北地众镇的顾家军吗?”

    “尤大人这话很是在理,”肃宁伯连连点头,“圣上,老臣不是杀敌,老臣给您守裕门关去!”

    圣上沉沉盯着肃宁伯看了会儿,这才抬眸,以目光询问蒋慕渊。

    蒋慕渊道:“也请圣上给我一个受伯爷指点磨砺的机会。”

    圣上没有立刻回答,指尖点着扶手,若有所思般静了一阵,才缓缓勾了勾唇,笑道:“尤爱卿的提议的确有道理。阿渊是个有抱负的,若是朕的儿子、侄子、外甥,各个都跟阿渊一般心怀朝廷、百姓,那朕还愁什么呀?”

    众大臣忙附和着夸赞了蒋慕渊一通。

    蒋慕渊垂着头,只当没有听见,不应承,亦不谦虚。

    圣上摆了摆手,止了众人的话,从大案后走到了肃宁伯跟前,亲手把人扶起来,道:“程爱卿啊,朕就把阿渊交给你了,你好好带一带,让他也能早早的独当一面。

    都说成家立业,他成家了,是时候立业了。

    我们都会老的,这个天下,迟早是年轻人们的。”

    肃宁伯赶忙应下。

    “去把睿儿叫来,”圣上示意肃宁伯坐下,就转头吩咐韩公公,说了一句,又改了口,“今日都有谁在宫里?”

    韩公公禀道:“三殿下、七殿下都在贵妃娘娘那儿,二殿下也在宫里。”

    “那就都一块叫来吧,”圣上道,“都一块来听听。”